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331章翟升大傻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31章翟升大傻叉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女生小說

指不定要不了一年,只是半年,或者是一個月,翟大哥遇到一個真正喜歡的人,然後才發現對她只是一種出於對親人和妹妹的照顧和疼愛。

翟大哥幫了她那麼多忙,要是翟大哥真的找到幸福,她當然願意放手,希望翟大哥可以跟真正喜歡的人在一起。

但她是人,她也有感情,會受傷,她能放手,但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能做到笑著放手。

翟升跟喬楠同一個表情,也皺著眉毛:「楠楠,你似乎非常不信任我,一直在懷疑我的話。或者,你說的不合適,其實是你有喜歡的人,而那個人不是我?楠楠,做人要誠實,更要兌現自己的承諾,做到說過的話。你是怎麼寫信告訴我的,你向我保證,絕對不早戀,不在那會兒跟人談戀愛,楠楠,我對你太失望了。」

「」喬楠抱了抱肚子,表示肝疼:「翟大哥,你到底是在跟我開玩笑啊,還是認真的。你讓我不要跟人談戀愛,不要早戀,現在又跟我表白,還要打結婚報告。我要答應了,豈不是真的沒做到對你的承諾,早戀了?」

「第一,我說的是別人。第二,我沒讓你跟我談戀愛,我讓你跟我定婚。」

「」聽到翟升的話,喬楠竟然覺得有道理到讓她快要無言以對了。

「好了,之前的兩個不合適,都已經解決了,你還有其他不合適嗎?」

「有1喬楠揉了一下自己的肚子:「你媽不喜歡我!翟大哥,你也知道,我跟我媽之間的關係。我跟我媽沒緣份,就跟仇人尋仇似地纏在了一起,可我想找一個能夠把我當成親生女兒一樣疼愛的婆婆。翟大哥,你可能不知道,苗阿姨不怎麼喜歡我,或者說非常不喜歡我。我也不是覺得苗阿姨勢力,的確,你們翟家太優秀了,你對我來說,那就是高不可攀。我沒想過要飛上枝頭變鳳凰,我怕飛得太高會摔死。翟大哥,咱倆身份不合適。」

「楠楠,作為一個年輕人,作為一個學生,你的思想怎麼可以這麼封建落後。現在講究的是人人平等,黨和主席說了,勞動人民最光榮。早二十年,農民在社會的地位有多高,你應該也知道。但作為一個現代人,你怎麼可以有這種階級觀念。楠楠,你的思想覺悟果然不行。越是這樣,你越應該跟我在一起,讓我好好熏陶熏陶你。」

「」喬楠再次啞然,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翟大哥,你這是在跟我開辯論賽呢?你應該知道,我、我不是那個意思。」

是她有階級觀念嗎,是這個世界,是這個社會依舊存在著階級觀念。

苗阿姨的確不喜歡她,上次她看苗阿姨的鞋子壞了,想替苗阿姨買一雙,苗阿姨硬是以為她要貪小便宜吃回扣。

如果苗阿姨不是翟大哥的親媽,遇到這樣的事情,她是有多傻還要親自把自己的臉放在別人的腳下,讓人踩?

「那是什麼意思,我還是這個態度,你有什麼問題可以說出來,我跟你一塊兒解決。」再難的問題,都被他解決了,他就不信,這個小媳婦兒,他會攻克不下來。

「我、我」喬楠捂著肚子,頭一昏,還沒說一句完整的話,就暈倒在了翟升的懷裡。

「楠楠?」看到喬楠暈倒了,翟升二話沒說直接攔腰抱起了喬楠,然後想以最快的速度,沖向醫院。但是當他的手不當心碰到喬楠的屁股,發現那邊有一塊布濕乎乎的時候,翟升低頭一看,苦笑不已,這來的真不是時候。

「」當喬楠醒過來的時候,只覺得自己躺在一個暖暖的被窩裡,尤其是肚子上的溫度,讓她特別得舒服。但在暖洋洋的觸感之中,喬楠卻沒有忽略自己小腹時不時來一下的抽痛。尤其是下身那似洪水一般的潮湧感,讓喬楠的臉立馬紅了。

她來大姨媽了!

等等,不對啊,她不是在跟翟大哥討論合不合適的問題,怎麼就躺在床上了?

「醒了?喝杯熱糖水吧。」翟華坐在床邊,把喬楠扶了起來。

喬楠困惑地看著翟華:「翟華姐,你怎麼來了,現在是?」不要告訴她,她一睜眼,現在已經是大年初一的大早上了。

「現在是凌晨著,翟華翻了一個大白眼,順便打了一個哈欠。在部隊那會兒,除了執行任務,她還沒有過二點還不睡的:「要不是我在這兒,你指望翟升給你換那什麼,給你墊那什麼?」

一想到自己已經睡著,被一頭大汗,悶聲不響站在黑影之中偏連燈都不開一下的翟升一把從被窩裡拽起來,翟華那叫一個氣埃

有個弟弟有什麼用,盡氣她,一點都不知道要照顧姐姐,好歹她也是個女的!

過分,太過分了!

「兩點了?」喬楠猛地坐起來,突然下身又嘩啦啦的一下,讓喬楠鬱悶得把臉埋在了被子里。

尷尬死她了,她第一次初潮的時候,似乎也是跟翟大哥在一起,而且還是翟大哥先發現的。這大年夜的,又來了一回。

就沖這份尷尬感,她怎麼可能嫁給翟大哥,她時時刻刻都能把自己給活埋了,實在是沒臉見翟大哥。

「怎麼了,是不是肚子還疼啊?痛經可是個毛病,得治,女人要更重視自己的身體,天亮了,我送你去一個老中醫那兒看下吧。那個老中醫挺好的,我跟我媽有什麼問題,全找他看的。」她將來的小侄子、小侄女還要靠喬楠呢,喬楠千萬得保重身體。

「不用去了,其實我沒痛經的毛病,今天是特殊情況。」喬楠挪了挪屁股:「翟華姐,我想去一下廁所。」要再不去廁所,她怕要血流成河了。

「啥特殊情況,都痛得暈倒了,你可是沒看到翟升當時的臉,黑得跟鬼似的,大半夜的,差點沒把我嚇死1最讓翟華服氣的是,冷靜自持如翟升也會做這種大傻叉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