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333章都是誰洗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33章都是誰洗的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喬楠咬咬牙,用熱水擦了擦身體,折騰了一會兒,一身清爽后,才從廁所里出來。

只是當喬楠從廁所里出來的時候,立馬傻眼了,床上的床單,被套,全特么換了!!!

她爸還在喬家小院兒呢,這個家裡家外,除了她之外,就只有一個翟大哥,所以說,幫她換床單和被套的人,是翟大哥,翟大哥之所以要換,是知道她那啥了

喬楠捂著自己的臉,仰頭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什麼。

本來已經不疼的肚子,似乎又有點隱隱作痛的感覺,已經夠泛濫的紅潮似乎越發洶湧了,喬楠覺得自己已經快要不住了。

喬楠用自己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褲子,奔到了外面去:「翟大哥,你」

喬楠想問翟升剛剛換下來的被套和床單在哪兒,只要放著就好。

但是,喬楠的話還沒說完,就看到翟升正在擰已經洗乾淨床單上多餘的水份,嘩啦啦,嘩啦啦

「翟、翟大哥,你、你洗了?」洗了,洗了,洗了

「嗯。」翟升擰完水,甩了甩:「現在太陽出來了,曬出去,應該不太會結冰了。外面冷,你先別出去,我把床單和被套晾了。你肚子餓的話,吃吧,東西都是熱乎的。」

半天反應不過來的喬楠看著翟升端著盆兒出去晾,然後猛地跳了一下:「昨、昨天」

喬楠急得就跟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在家裡的大小房間,一個個地找了起來。

她弄髒的床單和被套,翟大哥全幫忙洗了,那昨天她弄髒的小和褲子呢?

如果是翟華洗的,哪怕喬楠會不好意思,但大家都是女的,喬楠心裡還是比較好接受一點的。但這個時候,喬楠心裡有一種可怕的想法,讓她特別執著於把昨天的臟褲子找出來。

她心裡默默祈禱,她寧可看到自己的臟褲子被翟華丟在盆里,也絕對不願意看到兩條被洗得乾乾淨淨,晾起來的褲子。

可惜,老天爺表示,今天是大年初一,好多人「找」它,它都忙不過來了,所以沒聽到喬楠的話。

等喬楠看到大廁所間里果然晾著自己昨天穿過的小和褲子時,喬楠二話不說,身子一側,腦袋往牆上「咚」的一聲撞了一下。

為什麼大姨媽非得在昨天半夜來,還非得被翟大哥給碰上了。

要是小褲褲是翟華姐給自己洗的,那還好,丟人就丟人,好歹還能做人。

要是小褲褲是翟大哥給她洗的,一想到這個可能,喬楠尷尬得想死的心都有了。

「楠楠,趕緊出來吃飯,吃完,我帶你去看中醫。」翟升清冷的聲音在靜無聲響的小院兒里響起,聲音特別清晰,清晰到喬楠不但能夠聽清翟升說的每一個字,就連翟升的發音和呼吸,喬楠都能感受到似的。

低著腦袋吃完早飯,喬楠才悶悶地說道:「翟大哥,我的身體真的挺好的,沒毛病,就別去醫院了。我跟你發誓,這真的是我的第一次。」第一次痛經,還痛到暈過去。

「不行。」翟升吃完后,利索地把碗筷收拾好:「走吧。」

「」翟大哥真的要為了那種原因帶她去看醫生?難道就她一個人尷尬,覺得這合適嗎?

「鍾醫生,楠楠的身體怎麼樣?」坐在滿是中草藥味道的醫館,翟升關心地問道。

「小姑娘的身體挺好的,沒毛玻像有些好習慣,還是要保持的,小姑娘以後冷的東西盡量少吃,尤其是身上來的時候。洗澡,也要洗熱水澡。」鍾醫生跟翟升說了一些喬楠平時生活中要注意的一堆小習慣:「大概情況就是這樣。現在什麼棒冰、冰淇林多,小姑娘吃了沒好處,容易宮寒。她倒是挺好的,這個毛病,一點都沒有。」

一個說得認真,另一個聽得認真,喬楠張張嘴,特別想打斷兩人的交待,然後跟這位鍾醫生說一句,來看病的人是她,這些情況鍾醫生可以跟她說,單獨跟她一個人說!

「要不要吃什麼葯,補一補之類的。她量比較多,這樣身體會不會太過虛弱?要是什麼問題都沒有,她怎麼暈了?」想著女生每個月要來一次,加上楠楠的量似乎特別多,翟升很擔心。

一個人身上的血就那麼多,楠楠流掉那麼多,會不會有貧血的問題,補個血之類的要吧?

「」看著翟升頂著一張正經八百,正氣凜然的臉,跟醫生討論自己量多不量多的問題,喬楠一下子有種世界都幻滅的錯覺。

翟大哥能不能別用這種討論國家大事一般嚴肅的表情,來跟醫生聊她來大姨媽的情況?

喬楠一激動,下身呼啦一下,原本就紅通通的小臉越發紅了。

「剛剛我給小姑娘把了脈,小姑娘以前估計營養不良過,但小姑娘年紀能補得回來,身體好。不過就因為這個情況,小姑娘的身子骨還不夠紮實,有點發虛埃小姑娘之所以會暈倒,估計是受了什麼刺激。這來得量多少,有時候跟心情很有關係的。」

對,她就是受刺激了!

喬楠心裡默默吶喊。

「是葯三分毒,能食補就別用藥。這樣吧,我給你開幾張食補的方子,你給小姑娘好好補補,養養身子。」鍾醫生推了推自己的眼睛,非常認真地給翟升滿滿當當,寫了整整三大頁的食譜,看的喬楠直接傻眼。

今天大年初一,醫生不過年,不用陪親人嗎?還寫這麼多字,都快趕上她寫的千字作文了。

「大概就是這個情況。」鍾醫生收筆,二話不說,把寫好的食譜交給翟升,喬楠已經伸出來的手,愣是接了個空。

喬楠就不明白了,明明她才是當事人,明明這些都是她的事,鍾醫生不跟她聊,不把食譜給她,怎麼盡交待給了翟大哥,就跟翟大哥是她監護人似的。

「鍾醫生,謝謝你。」

「不用謝,誰讓我是醫生。」鍾醫生苦笑了一下:「不過翟升,我給你提個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