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339章拐人家兒子的報應(加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39章拐人家兒子的報應(加更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女生小說

就算她不想翟升跟翟升走了她和翟耀輝的老路子,痛苦一輩子,但除了丘晨曦,她還可以給兒子介紹別的好姑娘。

她兒子那麼優秀,丘晨曦真要急著嫁人,那是丘晨曦的損失。她敢打包票,只要她兒子願意娶,世上多的是好姑娘肯嫁,她急個什麼勁兒?

丘晨曦受歡迎,她兒子就不搶手了?

想明白之後,苗靚舒舒服服地往後一靠:「我餓了,你家有什麼吃的,趕緊拿出來。」

喬楠仰著腦袋,手扶著自己的脖子,越來越鬱悶了。

這位苗阿姨是幾個意思啊,把她當成心理諮詢師似的問了一堆問題之後,也沒給點報酬,現在還要讓她伺候她吃喝。難道這就是她拐了苗阿姨兒子的報應?

一個小時前,她才剛剛點頭拐了人家的兒子,這報應來得是不是太快了點?

喬楠暗暗運氣,沒辦法,只能繼續伺候苗靚。

「就只有白粥?」苗靚癟癟嘴,一副嫌棄的表情。

「苗阿姨,我相信翟家啥都有,要不你讓司機送你回去,愛吃什麼吃什麼?」

「算了,客隨主便,白粥就白粥吧。」苗靚從喬楠手裡接過白粥,喝了起來。白粥熬得偏稀,但極是濃稠,尤其是上面的一層米湯喝下肚子,養胃又特別舒服:「還行。」

「呵呵。」當然還行,這可是翟大哥的手藝,苗阿姨吃不出來,這是自己兒子煮的?

喬楠哪裡知道,整個翟家,除了翟華一次生病發高燒,吃過翟升熬的粥之外,就連翟老爺子也沒這個福氣,更別提翟耀輝和苗靚了。

別說是嘗自己兒子的手藝,翟升會煮東西,苗靚都不知道。

心結已解,早上空著出來的肚子又飽了,苗靚眉眼一松,很是柔和:「行了,時間不早了,我該回去了。看你一臉憔悴的樣子,身體不舒服,就在家好好休息,別仗著自己年輕,就不把身體當回事兒。年輕人啊,就是不懂得愛惜自己。」

喬楠的心裡飄過無數個省略號,心裡大罵一句,我勒個大草。

是誰把她從被窩裡挖出來的,是誰逮著她,把她當成知心姐姐,抓著她聊天的?

喬楠的情緒一波動,下身那叫一個洶湧澎湃。

「不用送我了,我自己出去就行了,你去休息吧。」苗靚揮了揮手,不帶著一片雲彩,只留下氣得滿臉通紅的喬楠,瀟洒地離開了。

苗靚好不容易走了,喬楠踩著鴨子步,夾著腿一點一點往廁所走。

看到姨媽巾果然如自己所料,又透透的,喬楠悲憤不已。

昨天大半夜的,她被翟大哥的一番話嚇到痛經暈倒,今天又被苗阿姨的幾個問題,問得「血流不止」。

她從來不知道,自己的姨媽量竟然會隨著自己情緒變化而加大這麼多的量,要命了

她拐了人家的兒子,所以遭「報應」了,敢問,翟大哥還拐了人家的女兒,是不是日子過得太逍遙了?

喬楠打了一個呵欠,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次姨媽量比以往的都多,所以人特別容易疲累。苗靚一走,喬楠就眯起眼睛,直往床上鑽,被子一蓋上,之前的暖氣還有,不出三分鐘,喬楠就睡得呼呼的。

「苗苗,回來了?」見到苗靚出去不過才一個多小時就回來了,翟老爺子的反應驚訝極了,他還以為苗苗下午才回來呢。

幾乎翟家的人都習慣了,只要苗靚的心情不好,就喜歡往家外跑,而且一待就是一整天,天不黑,都不可能回家。但是天一黑,苗靚就似家燕一般,一定會回家,從不在外過夜。

「苗苗,心情好了?」瞧見苗靚是陰著一張臉出去,晴著一張臉回來,翟老爺子更吃驚了。苗苗這是去哪兒了,心情就好起來了?

苗靚坐了下來,應了一句:「嗯,都好了,爸,讓你擔心了。」

「大家都是一家人,這麼客氣幹什麼。」翟老爺子不好意思應這句話,因為作孽的兒子是他生的,苗苗這個兒媳婦更是他挑的。

「鈴鈴」苗靚旁邊的電話這個時候響了起來,苗靚直接拿起來聽:「喂,嗯,是丘晨曦啊,有事嗎?今天是大年初一,不方便出門。改天?改天再看吧,嗯,再見。」

「」

「」

「」

翟家的人聽到這個電話,一個個都驚呆了。

翟耀輝意外地連手裡的報紙都拿反了,翟華則是不敢相信地眨眨眼睛,以前每次丘晨曦約她媽出去「聯絡聯絡」感情,她媽次次都應,也不看是什麼時間,搞得丘晨曦才是長輩一樣,今天她媽竟然拒了,拒了,拒了!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這怎麼可能!

「翟升,你過來1翟華對翟升勾了勾手指,翟升雖然不喜歡這個動作,但還是走了過去:「我怎麼覺得,媽最近怪怪的埃現在她每次心情不好出去,都不用待一天,沒兩個小時就回來了,而且次次回來心情都變好了。什麼情況?」

最重要的是,她媽出去一次,就轉性一次。

爸送給媽的高跟鞋,明明不合適,媽不但把它當成寶貝一樣,只要有機會就要穿,再保養。那天回來,高跟鞋的兩鞋跟不但通通斷了,她媽也沒再找人修,說要鎖起來,打那天以後,她就真的再也沒有見過那雙高跟鞋。

媽明明不喜歡丘晨曦,可就跟著了魔似的,認準了丘晨曦是她的兒媳婦,她怎麼勸,她媽是一個字都聽不進去,對丘晨曦好的就跟供成祖宗似的。

真的是「謎之出去走走」。

「翟升,你說媽下次再要出去走走我們要不要跟一跟啊?」

「你自己一個人蠢就好了,別拉著我一起犯蠢。」翟升刺了一句。

「靠,別以為我真的不敢揍你埃有爺爺在,爺爺還是會幫我的。」翟華吐血:「我就不相信,你不好奇?萬一情況不對,我有點擔心。」擔心能對她媽產生這麼大影響的人事物,有極大的問題,會對他們翟家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