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340章母子對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0章母子對弈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有個人可以正確引導苗靚,對於翟家的人來說,肯定是一件好事,就怕對方別有居心,這對翟家來說,就是一個大問題。

「你覺得媽連這點判斷力都沒有嗎?」

「這個不好說埃」翟華皺起眉毛,她媽理智的時候,絕對是一個聰明的女人,可當她進死胡同時,智商完全不在線。

「什麼不好說?」正好進來的苗靚聽到了最後一句話:「你們爺爺還在外面呢,你們倆小躲在房間里聊天,像話嗎?留你爸跟你們爺爺在外面大眼瞪小眼,好嗎?」

翟華小小心虛了一下,看到苗靚似乎真的只聽到最後一句話,才鬆了一口氣:「我陪爺爺去下棋1

「你陪爺爺下棋,是你陪爺爺啊,還是爺爺陪你?」苗靚直接樂了,公公下象棋有點水平,但華華就是個臭棋簍子,走一步毀三步。

「就是我陪爺爺。」翟華梗著脖子:「媽,我不跟你說了,我找爺爺去了。」

才說完親媽的壞話,親媽就出現了。

哪怕苗靚可能什麼都沒有聽到,翟華還是忍不住心虛,直接跑了,把這個爛攤子丟給翟升。

「翟升,媽有話想跟你說。」

「說。」

「你現在還其他多的問題,媽不會問,也不想問。媽只想告訴你,你現在還年輕,給自己和那個姑娘多一點了解彼此的時間和機會。你才二十二,那姑娘肯定比你還校**的話總記得吧?媽絕對相信你是一個負責,懂得剋制自己的男人。」

苗靚不怕別的,就怕她還沒弄清楚那個小姑娘到底是誰呢,兒子跟那姑娘就忍不住偷嘗了禁果,最後鬧出了個未婚先孕。

真這樣一來,以翟家人的脾氣,那姑娘必須進家門。

這樣衝動而匆促的結合,將來幸福的可能性很校

她不想兒子的一輩子誤了,還讓兒子害了人家小姑娘一輩子。

「好,我跟她再處兩年,兩年後,我把她領回家給你們看。」

「兩年?行。」苗靚非常痛快地點頭了,她以為自己拖延了時間,多爭取到兩年,她不清楚的是,喬楠現在才上高一,別說是兩年了,至少兩年半,她才可能跟翟升提及結不結婚的事情。

所以,不是翟升真的妥協了,是現實讓翟升不得不讓步。

自以為目的達成的苗靚心情極好地笑了:「兒子,那我們可說好了。你們兩年處著,媽不攔著你們。不過,你是男人,更是一個軍人,是翟家的人。在部隊里,你一定要像以前一樣,要不然的話,就算媽同意了,你爸、你爺爺也不會同意。翟家的男人最在意什麼,最重視什麼,不用我說,你也應該明白。要是你為了那個姑娘,在部隊里出了什麼岔子。到時候,可就不是媽給你們填添,是你自己斷了你們的後路,明白嗎?」

「明白。」翟升眸色微斂,蓋過眼底閃過的精銳光芒,他媽跟他來這一招?

「行,那就這麼說定了。」小目標、大目標先後完成,苗靚的心情越發晴朗了。

作為一名軍嫂,苗靚非常清楚當軍嫂的辛苦,辛苦還算是小事,更重要的是軍嫂得耐得住寂寞。只要國家和人民需要,軍人總是要衝在第一線。

這樣的情況往往就導致了家裡人需要他的時候,他往往不在他們的身邊。

不是每個女人都能受得住自己需要丈夫的時候,丈夫卻次次永遠都不在自己的身邊的這種孤單寂寞冷。

翟升才二十二歲,苗靚算著翟升現在處著的小姑娘,估計二十歲左右。

如花一般的年紀,又被她兒子看上了,這姑娘長得肯定也不差。

兒子一年能跟人家姑娘見面的次數,不會超過十根手指頭,追姑娘的人多了,她不信姑娘能一直對她兒子不變心。不是她對翟升沒信心,只是事實就是如此傷人。

這還只是談戀愛,要是那姑娘就受不住的話,自然是趁早分了好,免得大家都痛苦,因為成為一名真正的軍嫂所要忍受的一切,只會比以前多,不會少。

苗靚自己就是那樣子一年一年熬過來的,她太清楚其中的辛酸了。

苗靚以為,想要解決兒子的事情會很難,沒想到這麼容易,苗靚放鬆身體:「你知道喬楠現在住哪兒嗎?」

「知道。」

「那剛好,我看喬楠這小姑娘的身體似乎有點虛,你爺爺一回來,家裡的那些東西就又堆起來了,你等一下挑點合適的給喬楠送過去。」

翟升眉毛一挑,嘴角一勾,微微一笑:「媽,你怎麼知道喬楠的身體不太好?」楠楠昨天才來那個,所以他媽是今天才見過楠楠:「媽,你剛去了喬楠那兒?」

「喬楠一個人在家,我過去陪她聊會兒天不行嗎?」兒子太聰明,當媽的真發愁。

「行1翟升人抿著的嘴角閃過一抹狡猾的偷笑,這使得他正氣凜然的臉上多了一點軍痞的味道:「那我現在給她送過去?」

「成。」早點吃,早點補啊:「你知道挑什麼送過去,比較合適嗎?也是我傻了,讓你挑還不如讓你姐挑呢,好歹你姐是姑娘,會清楚喬楠的情況一點。」苗靚站起來:「對了,還有一件事情,我差點又忘了。鑰匙收好,喬楠這孩子的確是還不錯,但以後可別再把家裡的鑰匙亂給別人,不是每個人的心思都跟喬楠一樣單純。」

「不會。」拿著鑰匙,翟升頭一次不覺得生氣。

他怎麼可能把自家的鑰匙交給外人,他只會交給自己人。

「爺爺,等等,我不走這一步,我,我走這一步,剛才的那一步不算數。」母子倆才從書房裡出來,就聽到翟華又在悔棋了。

「怎麼又不走這一步了?好吧好吧,再讓你一次。」翟老爺子無奈地把棋子放回原來的位置,等翟華走下一步。翟華才落子,翟老你子的臉都黑了:「跟我下了那麼久的棋,一點進步都沒有,這步棋還不如剛才那一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