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346章爸,我姐沒你想的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6章爸,我姐沒你想的好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玄幻魔法

「我姐到底是因為緊張我,才跟媽一塊兒認定我是小偷,還是她也見不得我好,跟著媽一起瞎胡鬧,陷害我?」

「這」一提這事兒,喬棟樑是真的沒辦法為丁佳怡和喬子衿解釋。

這兩個糊塗的女人,一個是自己的親女兒沒認出來,一個是自己的親妹妹沒認出來。

連喬楠這個人都認不出來了,要說丁佳怡和喬子衿心裡頭多有喬楠的存在,喬棟樑真沒那個臉替兩人洗白。

「爸,當年的事兒,我不太清楚。可從我姐的嘴裡,我大概了解到,我媽剛懷我的時候,以為我是個兒子。那個時候,媽對姐一點都不好,你似乎也挺忽略我姐的。爸,我姐心裡有怨。」

喬子衿對爸媽,向來只是嘴好,沒有半點實際行動。

上輩子,喬子衿搭她的橋過河,嫁給了陳軍,成了不用上班只需要打扮好自己的少姐姐。

喬子衿這麼好的條件,也沒見喬子衿為爸媽做什麼事情,為這個家帶來半點好處。相反,喬子衿總是找這樣、那樣的借口,從爸媽的口袋裡挖錢。

爸媽沒有,尤其是她媽,就只有剝削她,來滿足喬子衿的要求。

那時,人人都羨慕她爸媽養的大女兒嫁得那麼好,喬家風光無限,肯定個個都能靠著陳家的關係,有好日子過。

但只有喬家的人知道,有了陳家這個親家之後,家裡的生活不但沒有得到絲毫的改善,除了面子上好看之外,反而變得越發拮据了。

「不、不可能吧?」喬棟樑徹底傻眼了,他一心想把子衿留在家裡招婿,從小到大,他對這個女兒算得上好了。看著楠楠,他心裡有無限的虧欠,因為他這個爸做得不好。

但一家四口,他除了對不起楠楠之外,他對丁佳怡跟子衿,可真算得上是用盡了心思地對她們好埃

「不可能?」看到喬棟樑傻乎乎,依舊一點都沒有看穿喬子衿的意思,為了自己的將來,喬楠必須點醒喬棟樑:「別的我不知道,除非上次周軍大哥跟我說的事是假的,要不然的話,我姐對你們沒怨言,她能這麼看不起你這個親爸?」

「那是因為」他真的沒有本事,沒辦法讓子衿過上好的生活,子衿要求太高,這才對他這個爸有埋怨,難道不是這樣嗎?

「別人還都說金窩銀窩不如自家的狗窩。窩尚且如此,更何況是親爸親媽。子不嫌母醜,犬不嫌家貧。」說白了,喬子衿之前埋怨的話,連只犬都比不上。

「爸,姐不是因為無奈的現實而嫌棄你,她是為了嫌棄而嫌棄你。」一個得了尿毒症,非要住院看病,鬧著老父老母掏出他們的老本,讓她有機會活下來,偏手裡還抓著不少的資產,一點都不肯放。

喬子衿就跟只貔貅似的,只進不出。

如果爸媽沒有她,爸媽怎麼經得起喬子衿這種折騰,賣血賣肉賣器官,他們倆老也滿足不了喬子衿。

「不會的,不可能的。你、你姐是被你媽給慣壞了,性子自私了點,不懂理體貼大人。但她不會這麼壞,這麼沒良心的。」他不信!

「真要不會,我媽為了賺她的學費,天天做手工做到深夜,她自己卻能呼呼大睡。爸,當初你是為了給媽一個教訓,所以一點忙也不幫媽,但你看看我姐,她連手都不願意搭一把,她有什麼目的?」以前她是不想跟喬子衿計較,爸媽又不是她一個人的,爸媽樂意為喬子衿付出,做牛當馬,只要別來煩到她,她真的無所謂。

但現在真的不行了。

喬楠怕萬一自己將來以後有機會跟翟升走到最後,以她媽跟喬子衿那個脾氣,一定會粘上來,通過她向翟家提要求。

這個時候,他們家就必須要有一個清醒的人,管著她媽和喬子衿,無疑,她爸就是最合適的人眩

在此之前,她必須讓她爸清楚地了解知道,喬子衿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他的大女兒到底是個什麼性子。

自私?這遠遠不足矣形容喬子衿,喬子衿那是涼薄,冷漠!

「你,你讓我想想,讓我好好想想。」喬棟樑就跟被人悶頭打了一棍似的,腦袋「嗡嗡」作響不說,大腦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想著喬子衿這一年裡所做過的事情,喬棟樑不是完全沒有記憶的。

當初丁佳怡為了湊齊喬子衿的學費,一宿一宿地熬夜做手工活。

喬棟樑表面上睡在小書房裡,不理會丁佳怡,由著丁佳怡做,事實上,喬棟樑那幾晚從來沒睡踏實過,半夜至少要醒來四、五回,看看丁佳怡的情況怎麼樣了,到底有沒有去睡。

直到丁佳怡放下手工活,關了燈回房睡,喬棟樑才能睡得踏實。

相比較而言,喬子衿那幾天可是一點都沒受到影響,晚上睡得早,早上起得晚。只有在白天那麼點功夫里,喬子衿才願意動動自己的手指,幫忙做幾個手工製品,但是喬子衿的速度慢得不行,一天也不能做幾個。百分之九十五的錢,都是丁佳怡一點一點做出來的。

從那個時候起,喬棟樑就知道,喬子衿這個女兒的確是自私了點,性子冷了點,不懂得疼人。

不過,喬棟樑以為,喬子衿那是還沒開竅,沒當過父母,所以不知道父母的辛苦。等喬子衿開大了,開竅了,肯定不會再這樣的。

這是每個人的成長必經的過程,作為父母,他要做的就是給喬子衿時間和機會。

但喬楠現在告訴喬棟樑,事實不是這樣的,喬子衿不是真的不懂,而是懶得去懂,更不願意善待他和丁佳怡。

這樣殘酷、無情的事實,讓喬棟樑怎麼接受得了。

「爸,你自己慢慢想吧。爸,你不覺得奇怪嗎?那天晚上,你跟我媽都回房睡了,只剩下我跟我姐,我怎麼就離開了?」喬楠暗暗又加了一把柴,讓這把火燒得更旺一些。

「」喬棟樑雙手捂著臉,閉起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