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361章喬楠給我做女兒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1章喬楠給我做女兒吧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女生小說

可為什麼他爸每次看到小喬的時候,對小喬輕聲細語,態度那麼好,對他就兇巴巴的?

虧得他把小喬當成妹妹,要不然的話,換作別人,比如說像王洋這樣的人給他爸當兒子,一看到這個情況,王洋指定會恨死他爸的。

哎,也就他倒霉,當了他爸的兒子,換別人,沒一個人能當得祝

「哈哈哈。」喬棟樑樂了,他聽得出來,朱寶國是在開玩笑,並不是認真的。跟一年多前,朱寶國見到朱成都懶得喊一聲爸,到現在,能跟朱成開這樣的玩笑,看來他們父子倆的感情增進了不少。

想著這一切,都是喬楠的功勞,喬棟樑就特別驕傲,大有與有榮焉的意思。

「喬叔的確是要把你爸關在外面,你爸每次來,都給楠楠帶禮物,再這麼下去,喬叔都要擔心自己的女兒會不會被你爸給拐走了。」說著,喬棟樑微微嘆息了一聲。

次數多了,喬棟樑也看得出來,但凡是朱成祺送給喬楠的東西,不但貴,而且難找,最難能可貴的是,這些都是喬楠最需要的。

明明自己才是喬楠的父親,可是喬楠有什麼需要,都是靠別人的爸爸解決的。

有時候想想,喬棟樑越發覺得,自己這個父親實在是太失職了。

「喬叔,不怕,我爸拐你一個女兒,你拐我爸一個兒子唄。」朱寶國混不在意地說道:「我就喜歡喬叔你這樣的。」他爸冷冰冰的,有什麼事從來不說,總跟他玩兒「你猜猜猜」的遊戲,沒勁兒。

就只有小喬跟他爸溝通起來不費勁,就連王洋見了他爸,在他爸面前向來都是小心翼翼的。

「行啊,我認楠楠做乾女兒,你可以認你喬叔做乾爸爸。」朱成的眸光一亮,非常贊同地說了一句。

「……」

「……」

「……」

朱成一句狀似玩笑,又透著一股認真的話,讓在場的其他三個人,皆是愣住了。

朱寶國傻愣地看著朱成:「爸,你是在開玩笑還是認真的?你看都冷場了。」

要是他爸真的收小喬為乾女兒,那小喬就真的是他妹妹了?

明明這該是朱寶國一直以來想見到的一幕,可是當這個情況真的要發生了,朱寶國也不明白自己這是怎麼了,心裡本能地產生一股排斥感,哪怕這股排斥感明顯不是因為不喜歡喬楠才產生的。

他喜歡小喬,卻又不願意小喬真的當自己妹妹,他這到底是怎麼了?

「認真的,不行嗎?你平時不是總說,楠楠是你妹妹。現在給你一個機會,你又不想當楠楠的哥哥了?」朱成的語氣依舊是平平淡淡,正常到讓所有人都懷疑自己剛剛是不是幻聽了。

可一旦接觸到朱成今天格外矍鑠的眼神,看著朱成泛著紅光的臉,所有人又忍不住覺得,朱成祺不是在開玩笑,而是認真的。

「喬棟樑,你要不要考慮一下?我聽說,當年你也是當兵的,為了生兒子,才有喬楠這個二胎的。你想要兒子,現在讓你多一個乾兒子,你要不要?」朱寶國看向了喬棟樑,大膽又不客氣地問了一句。

喬棟樑尷尬得不行:「寶國是個好孩子,不過我沒這麼大的臉。」

是,他是挺想要兒子的,可是真的有人把「兒子」送到他面前時,喬棟樑才發現兒子不過如此。

想著朱寶國以前多混啊,平時不好好學習,整天在外面混,成績一塌糊塗,花錢倒是利索得不行。性子比牛還,脾氣火爆得不行。

要是他真有這麼一個兒子,一來,他肯定管不住;二來,他也沒那個能力賺那麼多錢供朱寶國揮霍;三來,不提從來讓他省心省力的楠楠,就算是子衿,也沒讓他費心到這個地步。

最近,越是發現喬子衿的缺點,喬棟樑就越是鬱悶,都失眠了兩個晚上了。

有喬子衿這樣的女兒,喬棟樑都這麼折騰。

喬棟樑表示,萬一朱寶國真成了他的兒子,那他還有活路嗎?

虧得他有的都是女兒,虧得楠楠從小就懂事體貼,讓他輕鬆了許多。

有朱寶國這個反面例子做對比,喬棟樑才真正明白,以前的自己到底有多幸福。

兒子?

有個兒子,也沒想象中那麼幸福。

真要幸福的話,朱成會跟他搶楠楠,再把朱寶國送給他當兒子?!

朱成無所謂地笑笑,然後對朱寶國說:「看到沒有,把你白送給別人,都沒人要。就你這情況,以後你能給我找個兒媳婦回來,讓我抱上孫子嗎?招人嫌。」

「爸,這叫什麼話。信不信我現在勾勾手指,一年後,我能讓你抱上三個孫子?」朱寶國不服氣,願意被他睡的女人多了去了,兩年前就有女人脫光了站在他面前,是他沒興趣。

要不然的話,他爸今天不但有孫子了,而且這個孫子都可以滿地跑,打醬油了。

朱寶國以前的脾性一暴露出來,讓其他三個人都是皺了皺眉毛。

朱成是軍人,最不喜歡的就是這種輕浮和不負責任的態度:「寶國,我平時是怎麼教你的?這種話,不但不能凸顯出你很有本事,只會讓別人看輕你。」

「寶國,你是大人了,別一時衝動就亂說話,剛那些話不好。難怪你爸說,擔心以後沒孫子抱。你爸要的兒媳婦,可不是那種隨隨便便的姑娘。不隨便的好姑娘,就沖你那句話,人家家長就不會點頭。」

喬棟樑是有女兒的人,感觸最大。

跟浮躁的朱寶國比起來,他寧可把楠楠嫁給像翟升那種年紀大一點,但正直的人,也不要讓楠楠嫁一個像朱寶國這種年紀相當,但是沒有擔當又胡來的人。

被兩個爸爸聯手起來訓了一頓,朱寶國就跟打了霜的茄子似的,蔫兒了:「行了,就別教訓我了,大過年的,給我留點面子唄。我是那種亂來的人嗎,我那就是說說的。爸,喬叔,我可是正經得不能再正經的人了,從來沒做過那些亂七八糟的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