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362章朱叔叔你是認真的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2章朱叔叔你是認真的嗎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女生小說

「有人沖著我們家的條件貼上來,可我不會要,我又不傻。」

朱寶國聲音一揚,確定在場的所有人,都能清楚地聽到他的話。說的時候,一雙眼睛更是不斷往喬楠那個方向瞟,觀察喬楠的反應。

他可是正經男人,就算有女人自動送上門來,他不亂來的,直到現在,他還是處男呢!

「還算你聰明。」朱成冷哼了一聲:「你要敢亂來,以後你媽肯不肯認你,就是個問題了。」想到李淑在世時,對感情有潔癖,朱成祺可不希望自己的兒子成了那種喜歡跟人亂來、不負責任的男人。

「哎喲喂,這說的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話,歪樓了歪樓了。我們之前討論的,是這個嗎?」朱寶國鬧了個大紅臉。

「是你自己先提的。」朱成陳述事實。

「得,那我閉嘴還不行嗎,餓了,嘗嘗我爸的手藝。」確定喬楠看自己的眼神並沒有異樣,朱寶國連夾了幾筷子菜放在自己的碗里。就他這情況,還是多吃少說,更保險一點。

「朱叔,我有點事想問你。」吃完飯,喬楠拿了一本書:「是關於學習上的,能單獨請教你嗎?」

「可以。」

「我也要聽,指不定以後高考的時候,我也用得上。」

朱成甩了一本書罩在朱寶國的臉上:「聽什麼聽,楠楠問我的是英語知識,早就超綱了,等你到了大學,你也未必能聽得懂。看你該看的。」

進了房間后,朱成的臉色正了不少:「楠楠,你想跟我說什麼?」

「關於王洋。」

「他又怎麼了?」朱成眉毛一擰:「據我所知,他最近沒什麼動作,老實了不少。」

喬楠笑了:「要是他能老實,他就不是王洋了。不過這次王洋學聰明了,有什麼事情,不是自己出手,而且也不是對朱寶國直接出手。」

「他算計到你頭上了,他什麼?」

「朱叔叔,這也是我今天要跟你說的情況。去年,一個姓陳叫陳軍的學長,突然來我們學校,之後,還一直給我寫信,追我的意思,挺明顯的。朱叔叔,你說我要是談戀愛了,還有多少心思會幫著你們管朱寶國。朱寶國的自律性又差,真那樣,你說朱寶國會變成什麼樣?」

「」朱成祺眼帘一垂,要是楠楠真的戀愛了,情況不單單隻像楠楠說的那樣。

寶國很在乎、看重楠楠。

李淑死的早,寶國從小就缺少安全感,性格又霸道,獨佔欲很強。寶國之所以討厭王洋,就是因為王洋在他跟他爸的面前表現得很乖,討人喜歡,寶國覺得爸爸跟爺爺被人搶走了,因此脾氣就更壞了。

楠楠是寶國除了家人以外,唯一重視跟要好的朋友。

要是楠楠這個時候談戀愛,不理寶國,只怕寶國的情況會比以前更嚴重,自暴自棄百倍。

朱成做了幾個深呼吸:「你為什麼會把這個陳軍的出現,直接算在王洋的頭上?楠楠,你是個優秀的姑娘,有人喜歡你,要追你,其實並不奇怪。」

「直覺,陳軍出現得太巧合了,追我追得太莫明其妙。我只跟他見過兩次面,陳軍的家世不錯,他爸好像是警察局的副局長,也算是公子哥一個。半年裡,他給我寫了不少信,我唯一回寄他的一封,就是把他所有寫給我的信,又寄了回去。今年大年初一,他來我們家了,還跟王洋撞上了。我看著他們倆個怪怪的,就隨口問了一句,他們倆是不是認識。當時陳軍跟王洋挺逗的一起回答我,說不認識。陳軍在我家的整個過程,沒跟王洋有過一個眼神交流,甚至也沒說過一句話。朱叔叔,你雖然一直待在部隊里,但你察言觀色,看人的本事肯定也不低,你覺得這個情況,合理嗎?」

「不合理。」朱成祺非常肯定地說了一句。

「還有一點,朱叔叔,你可以注意一下。我們班有女生對陳軍挺有興趣的,所以我聽說了一點情況。陳軍的爸現在只是副局長。」

「你是說,陳軍想幫他爸往上爬?」朱成祺是聰明人,喬楠說半句,他就聽得懂喬楠話里的意思。

「這只是我的猜測,事實怎麼樣,要靠朱叔叔你自己去查。兒子是你的,我就只是朱寶國的朋友。」要是朱成祺真的保證不了朱寶國,她再小心也沒有用。

「為什麼不直接跟寶國說,他不小了,應該學著自己處理這些事情。一有事情,你從來沒有想過要跟寶國說,都是跟我商量,你是不是太小看寶國了?」朱成祺有興趣地看著喬楠,喬楠的表現就跟長輩在護著小輩一樣。

非常不幸的是,那個被護著的「小輩」是他的兒子。

「王洋的算計太深,朱寶國還不夠成熟,太衝動。想要磨練朱寶國,也得有一個過程和階段。很明顯,朱寶國不適合做跳級生。」一下子跟王洋扛上,以朱寶國的智商,直接被炮灰成渣渣:「最重要的一點,訓練朱寶國,這是你的事情,不是我的。我把情況反應給你,到底該怎麼安排朱寶國去處理,就看你的了。我就是一個孩子,沒那麼大的能耐。」

「你是個孩子,但你的能耐比你想得大。」朱成祺笑了。

楠楠向他反應問題,等於是在這盤棋局上落下第一個子,擺下陣勢,布好局套。

「朱叔叔,我能不能再問你一個問題?」喬楠緊張地手握成了拳頭,手心更是一直冒汗。

或許接下來,朱成祺的回答,可以解釋她這幾天一直想不明白的問題。

「問。」

「你剛剛說,要認我做乾女兒,你是開玩笑的,還是認真的?」

「認真的。」

「1喬楠拳頭一緊,並不長的指甲直接在掌心戳出了幾個半月形的印子:「為什麼?就因為我對朱寶國好?」

如果是,那麼她的猜想還有可能是錯的。

如果不是

王洋啊王洋,原來我們倆的孽緣還挺深的,不止這一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