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363章太招人喜歡也是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3章太招人喜歡也是禍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不,當年寶國他媽懷著他的時候,她就常常跟我說,只想生一胎,想要生個女兒,問我的意見。我告訴她,我也喜歡女兒,就是我爸會有點失望。楠楠,你很符合我跟李淑想象中女兒的樣子。」

乖巧,懂事,聽話,上進。

想象中的女兒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對於朱成祺來說,喬楠完美到零缺點。

喬楠臉一白,勉強笑了笑:「原來是這樣嗎?」

原來是這樣嗎!!!

「怎麼,有什麼問題?」朱成祺不明白,為什麼喬楠在聽到了自己的回答之後,臉色會這麼難看。

「沒問題,原本有問題,現在問題也已經沒有了。」喬楠長長地吐了一口氣:「朱叔叔,謝謝你給我一個答案。」好歹讓她上輩子,總算是死個明白。

在懷疑王洋跟陳軍是認識的,這輩子陳軍的出現極有可能是受命於王洋,喬楠這四、五天的時間裡,天天只想著一個問題,那就是上輩子,陳軍為什麼會出現在她的面前,又為什麼追她,還想娶她當老婆。

上輩子,朱寶國早就被那些混混打死,根本就沒有人再攔著王洋的路,王洋沒必要為了對付她,出動陳軍這張王牌。陳軍到底是不是跟這輩子一樣,跟她在一起,只是因為王洋的關係。

直到剛剛,朱成祺半是玩笑半是認真的一句話,讓喬楠靈光閃現,醍醐灌頂,一下子就想明白了所有的問題。

在聽到朱成祺的答案后,喬楠越發肯定,兩輩子陳軍的出現,都是王洋安排好了來對付她的。

朱寶國還活著,朱成祺都想認她做乾女兒,這段時間裡,但凡是她需要的學習資料,朱成祺都很努力地幫她找來。哪怕她並不是朱成祺的乾女兒,但喬楠摸著自己的良心敢說一句,朱成祺這段時間裡在她身上花的心思,都不比她那個親爸少!

喬棟樑有錢的時候,沒關心過喬楠,等關心喬楠的時候,沒錢了,頂多只能是在精神上關心一下,偏偏作為一個父親,他的心偶爾還要動搖一下,替喬子衿打算打算,不能完全放在喬楠一個人的身上。

相反,朱成祺對喬楠用的心思就多多了,還經常告訴朱寶國,在學校里要保護好喬楠,朱寶國首先第一個不能欺負喬楠。要是朱寶國做錯事情,喬楠可以直接教訓朱寶國,不管什麼事,都有他替喬楠撐腰。

跟喬棟樑比起來,朱成祺更像是喬楠的爸爸。

所以喬楠完全可以想象得出來,上輩子,朱寶國死了,李淑留給朱成祺唯一的念想沒有了,朱成祺是多麼絕望和頹廢。

萬一,上輩子朱成祺依舊覺得她是他跟李淑心中那個女兒最相近的人,朱成祺一旦認她做乾女兒,只怕朱成祺會把原本給朱寶國的重視和愛護,也通通一併給了她。

真這樣,王洋好不容易弄死了朱寶國,最後不就變成了白忙一場,替他有做嫁衣裳?

因此,王洋容不下她!

喬楠依舊想不明白的是,為什麼她答應跟陳軍在一起,朱成祺就會打消收她做乾女兒,對她好的念頭。可她能肯定的是,她剛才所有的猜測,估計**不離十。

「真的沒事?」朱成祺不信:「你的臉色不太好,要不要去醫院?」

「不用,我真的沒事。我們出去吧,再不出去,朱寶國估計就要找過來了。」喬楠長長地深了一口氣,又沉沉地把肺里的廢氣都吐出來。

朱成祺再三確定,喬楠除了臉色有點難看之外,並沒有異樣:「行吧,不過我說的話,你跟你爸可以考慮考慮。寶國很喜歡你,一直把你當成他的妹妹。你要成了我的乾女兒,寶國一定會很高興的。」

「這事兒,還得看我爸,不管怎麼樣,謝謝你,朱叔叔。」喬楠苦笑了一下,這句「謝」,她差一點就說不出口。

上輩子,她之所以一直沒有結婚,一直沒有離開那個家,被欺負到死,陳軍背叛她的事情,有很大的關係和影響。

換句話說,沒有朱成祺對她的抬愛,她根本就不會碰到陳軍這個人渣,遇到那場劫難。

「爸,楠楠問你什麼問題,這麼難回答,你們倆都聊了老半天了,還不出來?」果然,朱寶國那吵嚷嚷的聲音,一下子就打破了喬楠跟朱成祺之間的尷尬和凝滯。

看到朱成祺和喬楠出現,一直伸長脖子的喬棟樑才把腦袋扭回來,一副他一直都把心思放在報紙上的樣子。

朱成祺說要收喬楠為乾女兒,喬棟樑不是沒有完全把這句話放在心上。

喬棟樑可以聽得出朱成祺話里的認真,越是這樣,喬棟樑越是認識到,女婿還沒出現呢,就已經有別的男人跟自己搶女兒了,這怎麼行!

想到朱成祺對喬楠的好,再想到一直以來自己的失職,喬棟樑心虛得厲害,真怕自己這個好女兒被朱成祺給拐走了。

「說了,你能聽得懂?」朱成祺也不怕拆朱寶國的台,說話的時候,嘴毒得不行。

「你別囂張,我還年輕,我還小,只要我有心,我什麼聽不懂1朱寶國覺得在喬楠的面前丟臉了,臉一紅,脖子一粗,熊熊地看著朱成祺。

這也算是他的親爹嗎,每次在楠楠的面前,一點面子都不給他,太過分了!

「總有一天,我要做到,我說的,你聽不懂,你等著瞧1輸人不輸仗,他爸不會以為他會一直乖乖地被欺負吧。別想仗著是他老子的身份,他就會一直讓,不可能!

朱成祺坐了下來:「成啊,我等著那一天呢。」

真有那一天,他跟楠楠也不用再為這個傻小子費那麼劑恕

想到喬楠為朱寶國做的,朱成祺再一次懷疑,到底朱寶國是哥哥,還是喬楠是姐姐。

這一天,朱成祺帶著朱寶國在喬家賴得挺晚的。

等到了下午四點的時候,原本什麼都沒有的小院里,不但裝上了電話機,而且還按上了電視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