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372章離婚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72章離婚吧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玄幻魔法

「不成。」

「為什麼?1

喬棟樑睨看著丁佳怡:「我記得子衿可比楠楠喜歡看電視多了,楠楠平時住校,這電視都是我在用。楠楠回了家,也是看書的時間多,這電視有了和沒有之前,楠楠都一個樣。子衿就不同了,子衿本來就容易分神,成績跟楠楠的沒法兒比。要是把這電視帶回去,子衿難得回家的兩天,就天天盯著電視機了。我不能害楠楠,也不能害子衿埃」

「那還不容易,我管著子衿不讓她看,這電視,給我看埃」要是他們家多了這麼一台大彩電,臉上多有光埃

「不給。」喬棟樑冷笑:「說了半天,你就是為了自己。我告訴你,但凡這屋子裡的東西,都是楠楠的,別說電視機,你連一塊木頭都別想碰。」

翟升花那麼多的錢,給這個家裝了那麼多的東西,不是沖著他這個叔的面子,為的是楠楠。

他以前賺的一切,都給子衿,已經對不起楠楠了。

丁佳怡還想幫著子衿搶楠楠的東西,只要有他在的一天,這事兒就不成!

「你1丁佳怡氣結,在錢財的面前,丁佳怡完全不怕喬棟樑,更不顧忌喬棟樑剛才的「離婚說」了:「子衿說過,我們倆結婚,還沒離婚呢,你賺到的所有,都叫做婚內財產。我有一半的支配權,我說要就要。不但電視機跟電話機我要拿走,而且剛剛那屋裡的東西,我至少也要拿走一半1

不講情是吧,那她就只能跟老喬講法了。

喬棟樑臉冷心更冷:「婚內財產?看來最近子衿教你挺多的埃」

丁佳怡咽了咽口水,為自己壯膽:「如果你實在是不願意讓我把電視機跟電話機拿走,也成,你花多少錢買來的這些東西,你給我一半的錢,我就不管了。」

老喬的心完全偏向了死丫頭,死丫頭的成績又是真的比子衿好太多了。

萬一老喬供不起兩個女兒念書,到時候,老喬會不會為了死丫頭而犧牲子衿?要真這樣的話,她得趁著老喬有動作之前,先替子衿多攢點學費才成。

喬棟樑吐了一口氣:「你要拿一半,跟我分清楚是吧?不是不行,明天民政局的人就上班了,我們把婚離了,才好分財產。你去不去?你要去,就算這電視機跟電話機不是我買的,只屬於楠楠一個人的,不算在我們倆婚內財產上,我就算是賣血,也湊這兩樣東西一半的錢給你,成不成?1

「離婚之後,子衿歸你,楠楠歸我。喬家小院,通通歸你,我不拿一半,楠楠也不稀罕。我帶著楠楠,自然會想辦法養活楠楠。子衿上大學,的確是要花不少錢,可我也得養楠楠。這樣吧,辦妥了離婚,我每個月再給你們母女倆一百塊錢的撫養費,直到子衿畢業為止。」

「老、老喬,今天才初七,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你不要我了?」丁佳怡嚇傻了,明明在說電視機的問題,她不明白,喬棟樑怎麼就把話題扯到了離婚上。

一直以來,丁佳怡從來沒有想過要離婚,她還是非常捨不得喬棟樑的。

想著大年夜那一天晚上,喬棟樑還跟她你濃我濃的,怎麼才七天,這個男人就翻臉不認人了?

「不是我不要你了,是你不要我了。一說到錢,你眼睛都紅了,不是要跟我分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嗎?這婚沒離,就說不清楚,分不明白。離了婚,才能弄清楚這個。你不想跟我過日子,也成,我不勉強你,咱倆早散,指不定你還能趁著年輕,再找一個。到時候,你可得擦亮眼睛,得找個你真正想要的。這次,沒人再逼著你嫁人,你也不需要再匆匆忙忙挑錯人了。」

喬棟樑覺得自己累得慌,尤其是跟丁佳怡在一起的時候,比幹活的時候還要累得多。

「不,我沒想離婚,我不離婚。」

「那電視和電話機的一半,你還要不要?」

「我……」說不要,丁佳怡捨不得這麼一大筆錢,說要,但她又真的不想離婚。她能不能想個辦法,先把這筆錢拿到手,然後再賴了離婚這個話題?

「老喬,你說話別這麼氣人,你就氣我見錢眼開,你也不想想你自己,你現在心裡就只有喬楠一個女兒。是,我是女人,我的確沒你會賺錢,要是我只靠自己一個人,根本就養活不了子衿,也沒法兒供子衿念書。越是這樣,我肯定要多替子衿打算,免得子衿吃虧。」丁佳怡不服氣,如果不是老喬偏心,她用得著費這個心思,把夫妻情份都鬧沒了?

「我偏心楠楠,我為楠楠付出的多?丁佳怡,也虧得你有臉說這話。我十幾年的積蓄,全用在誰的身上了,你說,你說!積蓄花完了不說,整個喬家,我都留給你和子衿了,我到底是在偏心楠楠,還是偏心子衿?你有沒有良心?這個家是我們的嗎,是借來的1喬棟樑心寒了,大女兒是個自私的,丁佳怡這個老婆根本就是個眼盲心盲的。

「每次想到我為楠楠做的事情,我這個當爸的,老臉都掛不住1喬棟樑用力地颳了刮自己的臉,臉上都出現一條條的紅痕了。

「老喬,我都不記得這是你第幾次跟我說離婚了,老喬,你是認真的?」丁佳怡磨牙,老喬對子衿好,那是應該的,老喬每花在死丫頭身上的一分錢,那都是浪費,花的是子衿的錢。

「認真的。」喬棟樑露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

離婚。

這兩個字,一般都是女人掛在嘴邊,尤其是出於威脅的目的。但在他們家,情況正好反了一下,是他一直掛在嘴邊威脅丁佳怡,希望丁佳怡可以把自己的脾氣改一改,收斂一點。

悲哀,這是他跟楠楠的悲哀。

「老喬,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有別的心思了。你的心要真不在我身上了,我攔也攔不住,想離婚,可以,但我有一個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