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380章翟升出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0章翟升出手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

「你們倆家還真是世交啊,喬楠,你認識朱寶國的爸爸?」鄭玲玲驚訝地問了一句,她以為以前喬楠是開玩笑的,或者是撇清她跟朱寶國之間關係的推脫之詞,沒想到是真的,兩家的關係真的不錯。

「本來就是。」喬楠把書包放下來:「你們回過寢室了沒?」

「回過了。」

「今天何雲回來的最早,太陽好,她把我們的被子全抱出去曬了。」

「何雲,謝謝埃」喬楠聽到被子都曬過了,挺高興的。寢室里的被子放了一個月沒動,要是不晒晒,睡起來夠嗆。

「沒關係。」何雲大方地笑了:「平時你幫我這麼多,難得我能幫上忙,大家一個寢室的,下次我回來晚了,你們自己自覺點,幫我曬被子埃」

「那等一下,我一個人回去把被子收了吧。」喬楠上道地說了一句。

「我就知道,楠楠最好了。」何雲豎了豎大姆指,等一下吃完晚飯,她實在是不想再回寢室了。

平城高中的校園生活節奏挺緊湊的,學生剛交了學費,每班的班長安排好人去領書發書,今天晚上就開始自習,明天上課。

看天上的太陽不大,差不多了,喬楠把收拾自己書桌的任務交給朱寶國,自己則回了趟寢室,把寢室里的被子全給收了回來。

等把被子收好,喬楠才拆了朱寶國帶給自己的那封信。

看到信上的內容,喬楠才算是明白,為什麼她媽願意跟她爸拖一年半再離婚,就算她爸真的以後不再給她們錢,她媽跟喬子衿也不在乎,合著其中又是王洋在搗鬼。

有王洋給喬子衿撐腰,喬子衿當然就看不上窮爸爸了。

看完信上的內容,喬楠一言不發,把信撕了個粉碎,然後衝到了下水道里,直到確定一片碎紙都沒有留下為止。

王洋肯幫她爸養喬子衿和她媽,沒什麼不好的,就是王家的條件是不是太好了,好到家裡錢多到發慌,都幫著養別人家的老婆和女兒了。

不單喬楠是這麼想的,剛收到消息的朱成祺也是這麼想的:「王家的錢那麼多,上次要的那筆款子就不必發給王家了,讓王青林自己慢慢想辦法解決吧。想要政績,又不肯付出,這可不行。」

「朱首長,王青林的那筆款子,已經被扣住了。」

「扣住了,誰幹的?」朱成祺意外地抬起頭。敢扣王青林款子的人還真不多,畢竟那些人還要賣他們朱家三分面子。

「是翟家的人乾的,確切地說,應該是翟升做的。」

「翟升?」朱成祺停下手頭上的工作:「知道是什麼原因嗎?」王青林不是挺八面玲瓏的,怎麼得罪了翟升?他要沒記錯的話,他還讓王洋跟翟升交好過,但會裝乖的王洋在翟升的面前也不知道怎麼了,從來沒成功過。

想到自己的兒子被王洋耍了那麼多年,翟升卻能叫王洋次次栽跟頭,朱成祺嘆息,這兒子跟兒子之間的區別可真大。

「不太清楚。要是我掌握的消息沒有錯的話,翟升不但扣了林青林的款子,似乎還在查陳家的事情。」

「陳家,哪個陳軍?」不會是他知道的那個陳軍吧?

「在平城當副局的那個陳家。」

朱成祺手裡的筆,在桌面上輕輕敲了敲:「行了,這個情況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那王青林那邊?」朱首長還要不要動手,給王青林一個教訓?

「暫時不用了。」已經有人出手教訓王青林了,他就不急著有動作。朱成祺只是想教訓王青林,不是想玩兒死王青林,好歹王青林還是他妹夫,妹妹朱琴依舊是王青林的老婆。

「團長,那我先出去了。」

王青林一心想往上爬,之所以能有今天的位置,全是借了朱成祺這個大舅子的光。所有人看到王青林是朱成祺的妹夫,無論王青林做什麼,一般人都給王青林三分面子,能給的方便,也絕對不敢扣著王青林不給的。

有了朱成祺這個大舅子之後,王青林得了多少方便,也只有王青林自己知道。他有時候辦事,往往都是事半功倍。

可是無往不利的他,這次卻遇到了麻煩。

王青林想趁著自己年輕,多干出點成績來,到時候,再借一借朱成祺的風,往上升的速度肯定不算慢。

最近王青林看上了一個工程,覺得有搞頭,只要把這個項目搞下來,他這一屆的政績,又非常能看了。其他都好辦,最大的問題就是項目款子。

為了這事兒,王青林從年前起就開始著手跑了,基本上的情況,七七八八全確定了,就等著年後,款子一撥下來,他就可以動工了。

但是,王青林突然接到一個電話:「什麼,那筆款子下不來了,說審核的項目部分內容有問題?你確定了沒有?年前你不是還告訴我,最遲今年三月,款子一定會到賬嗎?」

「……」

「不可能的,是不是有人弄錯了,要不你再幫我問問?」

「……」

「……是這樣嗎,如果我找我大舅子,這事兒是不是好辦一點?」

「……」

「行,我大舅子那邊,我自己處理。要是搞定了,你手腳快點,就當幫我個忙,趕緊把款子弄下來。下一次,我請你吃飯。哎,好,就這麼說定了,麻煩你了埃」王青林笑呵呵地把電話給掛了,電話聲音一停,王青林的臉唰的一下黑了。

這事兒本來已經是板上釘釘了,竟然有人這個時候給他使絆子。

在辦公室里踱步了一會兒,王青林直接拿起電話,打回家:「朱琴,是我。我有事要跟你說,年前我不是跟你說,要搞個項目嗎?本來已經確定了,不過今天才有人告訴我,款子又被人給扣了。你看,你是不是打個電話回一趟朱家,跟爸說一聲?」

「誰那麼大的膽子,敢扣你的款子?」朱琴吃驚不已:「行,這項目本來都定了,還搞這麼多事。我跟爸說一聲,爸跟哥提一提,哥再跟人通通氣,估計就沒什麼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