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381章被罰睡書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1章被罰睡書房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洋洋最近很乖,也沒再跟寶國吵架了,兄弟倆感情比之前好很多,這事兒應該不難辦。

才掛了王青林的電話,朱琴就再打了一個電話給朱老:「喂,爸,是我。有這麼個情況,跟你說一下,你跟我哥提一提。那些人也不知道怎麼辦事的,拿著國家開的工資,光拿錢不幹活。要是耽誤了我們家青林的事兒,我肯定不能就這麼算了。」

這個項目,朱琴聽王青林提了很久,王青林很有野心,也很有把握,說幹完這個項目,政績好看了,今年就能再往上升一升。

朱琴嫁給王青林,算是下嫁。

當年,王家的條件跟朱家完全沒法兒比,朱琴就是看上王青林這個人,圖王青林對自己好才嫁的。

朱琴也已經習慣了,一旦王青林要幹什麼事,總會找朱家的人幫忙,所以朱琴壓根兒不覺得,這樣的做法有什麼問題。

「這樣嗎?這些事我知道得不多,我跟你哥提一提,成不成你哥說了算。」難得接到女兒的電話,一聽又是為了女婿的事,朱老心裡不是不煩。

電話另一頭的朱琴笑了:「爸,你跟我開玩笑,有我哥在,什麼事不成的?」

朱老揉了揉額頭:「那也得你哥願意改,你哥最近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心向著王家,我管不了,你哥怎麼做,我也管不了。你們兄妹倆都長大了,我老了。以後有事,自己解決,讓我安安心,好好養老成不成?」

朱琴心虛地說道:「爸,你這是怎麼了,一下子發這麼大的脾氣,這對你的身體不好。」

「怎麼了怎麼了,就光會問,不會自己想想?每次王青林有什麼事情,你都打電話給我。琴兒,你不會直接打電話給你哥?琴兒,你是不是覺得爸老了,是個老糊塗了,真的什麼也不明白?」給女兒當了那麼久的傳話筒,朱老心裡是怎麼想的,只有朱老自己知道。

朱琴縮了縮脖子:「爸,你今天心情不好?」明明以前都這樣,也沒什麼問題,今天她爸怎麼一下子就發火生氣了?

「行了,這次的事,我還是幫你在你哥面前提一提,但結果怎麼樣,你最好別抱太大的希望。」朱老嘆氣,兒女都是他前世欠下的債:「你長大了,一顆心向著夫家,我管不了。你哥也長大了,你哥想做的事,爸同樣也攔不祝這事兒就是這樣,你自己看著辦吧。」

朱琴還沒來得及說一句,只要她爸開口,她哥怎麼可能不答應,電話另一頭就掛了,發出「嘟嘟嘟」的盲音:「喂,爸?喂?!掛了?」

朱琴把電話掛了之後,看著電話,發了一會兒小呆。

她爸剛才那麼說,到底是答應了還沒答應經,她爸這是怎麼了?

朱琴想不明白,等王青林晚上回來問的時候,朱琴也只是老實地把事實跟經過跟王青林說了一遍。

王青林脫了衣服,坐在床鎖眉深思:「爸不是讓你打個電話給哥嗎,你要不去問問看?」所以說,事情的關係還是在朱成祺的身上。他就奇怪,明明那筆款子已經幫他預留好了,要不了多久就到賬,他也能大幹一常

怎麼好端端的,那筆款子就下不來了,別告訴他,這筆款子是被朱成祺給壓住的。

「行吧,現在太晚了,要不明天我打電話給我哥?」

「成,就明天。」

王家的人休息了,難得待在翟家的翟耀輝給翟升打了一個電話:「翟升。」

「爸?有事?」翟升一邊看資料,一邊接聽翟耀輝的電話。

「聽說,你在管王青林的事情,為什麼?」他們翟家跟王家一向沒什麼往來。

「爺爺曾教過我,身為軍人,就該為國家和人民辦實事,絕不弄虛作假。王青林敢耍花樣,我讓人扣一扣款子,沒什麼問題。我看過報賬了,王青林的這本報賬,水得厲害。我沒道理看著他拿著人民的錢,搞這種不實的項目。王青林弄不好,我們國家地大物博,最不缺陷的是人才,而是這些人才沒有機會。王青林不行,我就把權力交給行的人,爸,你覺得有問題?」

翟耀輝一開始聽說這事兒,還以為王青林怎麼惹到了翟升。可是翟升說起話來,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翟耀輝愣是找不到一句反駁的話來。

身為翟升的父親,翟耀輝怎麼可能分不出來,翟升哪句話是真,哪句話是假。

翟升說是那麼多都是為這事兒找的借口。

翟耀輝把老花眼鏡從鼻樑上拿了下來:「行了,你不願意說,我也不逼你,少拿這些應付別人的話來堵我。這事兒,沒多大的問題,你自己把握分寸就好。」

王青林的報賬有水分,幾乎是個人就知道。

現在替國家人民辦事的人,實報實銷幾乎已經沒有了,唯一的區別是留下多少,和留錢的不同方式。

王青林算是收斂有尺度的,就算有朱成祺做大舅子,做事也從來沒有太過分過,所以,知道有點小問題,也沒什麼人去管,畢竟還得賣朱家一個面子。

「嗯,很晚了,爸,你可以睡了。」翟升並不意外翟耀輝會說這話。

「……」翟耀輝遲疑了一下,半晌才憋出兩個字:「還早……」

「……」翟升翻資料的動作停了停,眼裡露出了笑意:「媽還在生你的氣,讓你睡書房?」

翟升才說完,電話另一頭就傳來打翻茶杯的叮噹聲:「咳,瞎說什麼呢,就是想看點東西。行了,不聊了,掛了1

掛了電話之後,翟耀輝略帶狼狽地把打翻的東西收拾好,沒勞煩家裡的阿姨,這個時候到底晚了,阿姨也休息了,翟耀輝不想把阿姨叫起來。

看著打翻的茶杯,翟耀輝嘆了一口氣。

再房裡自己鋪好的床,翟耀輝的臉黑了黑。自打他娶了苗靚之後,他都記不清楚,自己有多少年沒自己鋪過床,疊過被子了。剛碰被子的時候,翟耀輝差點不知道怎麼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