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383章實力派拒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3章實力派拒絕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就如鄭玲玲說的那樣,喬楠那天拒絕了一個高二的學長之後,沒幾天,又來一個高三的學長約喬楠一起去「看書」:「喬楠,我讀高三了,懂得比你多一點,其實有什麼問題,我們可以在一起探討探討。??w?w?w·1?ka?n?shu一個人閉門造車,未必就好。」

這個學長聰明多了,知道喬楠重視學習,還從學習入手,想要說動喬楠。

以前喬楠那是沒在意,所以很多情況忽略了。

可自從上次被唐夢然幾個提醒之後,喬楠這次就敏感多了。

這個高三生一出現,喬楠很明顯的感覺到,班裡不少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尤其是他們一班的教室門口,暗暗還圍了不少來看好戲的人。

「你念高三了?」喬楠筆頭在課桌上敲了敲。

這個高三男生露出了自信的微笑,雪白雪白的牙齒也露了出來:「不錯,我念高三了。我跟你一樣,對學習很有興趣和自信,一直以來,成績也不差,沒掉出過年級前十。所以,我們倆一塊兒看書,應該有很多關於學習上的問題能夠一起討論。」

唐夢然碰了碰鄭玲玲的肩膀:「這個學長,我有點印象,家裡『灰常』有錢。他手上那塊手錶,四位數。你說,這個會不會成功?」

鄭玲玲喝了口水:「肯定失望,沒看到楠楠對他一點印象都沒有,他就跟個路人甲似的,要成功才奇怪呢。我好奇的是,這次楠楠會怎麼拒絕這個高三學長,來個一勞永逸。壹看書w?w?w?·1?k?a?nshu」

喬楠挑了挑眉毛,瞥了一眼旁邊朱寶國空的位置。

經過上次唐夢然的提醒,喬楠慢慢也摸出規律來了。

這些來約她一起去圖書館「看書」的男生,通常都會挑朱寶國不在教室的時候來:「學長來得剛剛好,我正好遇到一個難題,有點困惑,是道數學題,要不學長給我看看?」

「可以。」男生笑了,最擔心的就是喬楠沒反應,只要喬楠開口,他有的是辦法讓喬楠點頭。

聽到高三生同意了,喬楠二話不說,從本子上撕下了一張乾淨的紙,然後寫了一道數學題,再把筆和草稿紙交給高三生:「學長,幫忙解一下唄。」

「沒問題。」高三生信心滿滿地拿過題。

他可是高三的前十名,高三的題目,他都不在話下,更何況是區區高一的題目,小兒科!

「那就麻煩學長了。」喬楠往朱寶國的位置靠了靠,給高三生留了足夠的空間。

很快,高三生就從剛開始的自信變成了疑慮,接著是困擾,然後就開始愁眉深鎖,眼露沉思,然後手裡的筆在字上唰唰地不斷寫著。沒一會兒的功夫,整張草稿紙上寫滿了運算過程,問題是,這道題的答案還沒有出來。

等男生髮現草稿紙上已經沒有可以再讓他落筆的地方時,高三生猶豫了一下:「能不能再給我一張草稿紙?」

「沒問題。」喬楠大方地給了高三生一整本草稿紙:「隨便用。」

有了草稿紙,高三生就有了發揮的空間。

只見高三生趴在喬楠的桌子前面,做了大概整整有一刻鐘,寫滿了三張草稿紙,可答案就跟難產兒似的,遲遲沒有出來:「這道題……」

「要是學長做不出來的話,也沒關係……」

「不,我會做,就是在你們教室做,不是我熟悉的環境,我不習慣。要不這樣吧,這道題我先拿回去,等我做出答案了再來找你,然後教你怎麼做?」高三生的臉紅了紅,給自己找的借口要多蹩腳就有多蹩腳。

不是在自己的教室里、不熟悉的環境下,做題目的思路就不順暢。

要真這樣的話,那這個男生以後都不用考試了,更不用高考了。

高考的時候,換教室是輕的,換學校的都有的是。

「成啊,絕對沒問題。」喬楠點點頭,非常大方地說了一句。

得到喬楠的同意,高三生二話不說,拿著題目就離開了。

方芳抿了抿嘴角:「楠楠,是什麼樣的題目,我也想做做看,可不可以?」

「可以。」喬楠笑了:「這樣吧,我把題目寫在黑板上,只要有興趣的都可以做。大家也可以討論討論,這才是學校存在的意義。」

說完,喬楠就大大方方地走到黑板面前。

很少在黑板上寫字的喬楠,粉筆頭一落在黑板上,一手漂亮的板書躍然跳入眼前,讓人為之一亮。

「靠,楠楠的黑板字也這麼漂亮?我可是聽說,很多人紙上的字好看,剛開始寫黑板字不習慣,那字老丑了。」何雲驚訝極了,就喬楠這一手黑板字,比老師的還漂亮,就跟書上的印刷體又跑到了黑板上似的。

「早該習慣了,楠楠這種全才,簡直是不肯給我們一條活路。」陶珍琴磨了磨牙,對喬楠又愛又恨。

「題目寫完了,趕緊做做看。」何雲拿起筆,她倒是,能讓高三生都怯步的題是一道怎樣的題。

就在高一一班的大部分同學都在解這道題的時候,好幾個其他班級甚至是其他年級的學生,都抄了喬楠的這道題走,四處擴散。

似乎就為了剛才那一幕,所有人都覺得,只有能解開這道題的人,才有資格跟喬楠去圖書館「看書」一樣。

「我的天吶,不做了不做了,我的腦細胞都快死完了,這道題太難了。楠楠,你出的什麼鬼題目,想做死人埃」

唐夢然是最早放棄的。

唐夢然清楚自己的實力,像這種難度的題目,別說是給她一天了,就算十天,十年,她也未必做得出來。

這種極別的難題,她不信會在高中三年裡出現。

陶珍琴是第二個放棄的,而方芳是最後一個放棄的。

不管放棄的先後順序是什麼,最後的結果就是,高一一班的學生,一節自修課的時間還沒結束,通通放棄了。

大家又不是不小朋友,不清楚自己的實力。

這道題能不能解得出來,肚子里轉幾圈,其實心裡就明白了。

這麼難的題,鬼才能做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