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389章意外撞破(加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9章意外撞破(加更)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這麼想著,喬楠的心情變得糟糕起來,聲音都變得有氣無力:「翟大哥,我是說如果。w?w?w·1kanshu如果你沒認識我,沒遇見我,你會不會喜歡丘晨曦,或者是找一個部隊里的女兵結婚?」

翟大哥的生活很簡單,就是部隊、部隊、部隊。

所以,除了女兵跟丘晨曦之外,翟大哥估計不可能再有機會,也不願意再浪費那個時間去認識別的女人,經歷談戀愛再到結婚的複雜過程。

翟升沉默了一下,許久才道:「會,如果沒有你,我應該會娶丘晨曦。」

丘晨曦是他爸媽看上的,兩人也算是打小認識,只要他點頭,他跟丘晨曦馬上就可以領證,比跟其他女人結婚還要簡單容易多了。翟升清楚自己的脾氣,他不願意浪費那個時間,所以選擇丘晨曦是最省時省力的。

「翟大哥,你要不要這麼耿直,你是耿直boy嗎?你不怕你這麼說,我會生氣,跟你分手?」喬楠氣到了,她就知道,如果沒有她,翟大哥早娶別的女人了。

翟大哥這麼肯定,只說了丘晨曦一個人的名字,所以說,其實翟大哥心裡對丘晨曦多少還是有點好感的?

真要這樣……

喬楠咬了咬牙,她的眼裡揉不了沙,吃過陳軍的虧了,她就不可能再犯第二次這樣的錯誤。

她可以不是翟大哥心裡的最愛,但必須是只愛,程度不夠,唯一來湊。

喬楠一生氣,翟升心裡反而踏實了,只有在乎、在意,才會生氣,所以,至少哪怕是他先表的白,強硬地把楠楠留在自己的身邊,在兩人的感情里,他從來不是在唱獨角戲:「你不會生氣,也不會跟我分手。w?ww·1kanshu因為我娶丘晨曦的原因很簡單,就圖方便。我跟丘晨曦認識很多年,她和丘家知道我的脾氣,我不會哄她,也不會費心討好她。丘家以後不能拿這個來找我的麻煩,丘晨曦必須做到有這個自覺。娶丘晨曦,只是扯個證,給我爸媽一個交待,跟我沒有半點關係。」

「……翟大哥,你萬一要跟丘晨曦結婚,是這樣的?」這,這也太隨便,太敷衍,太假了吧?翟大哥這不是替自己娶個老婆回去,是替首長和苗阿姨娶個兒媳婦回去。

這,這到底是誰要討老婆?

從翟升的語氣里,喬楠聽出了一個事實,那就是翟升就算真的娶了丘晨曦,那也不是出自於他對丘晨曦的感情,只是在中國老式的思想之中,要給家裡的人一個交待。

「不用難過,沒有你的話,我會覺得,這樣挺好的,很方便。但很感謝的是,你出現了。婚姻有感情,才能真正的長長久久。」不知道喜歡人的滋味兒,娶丘晨曦是好,知道了感情的滋味兒,遇到楠楠才是他最大的幸運。

喜歡一個人想娶她,跟不喜歡一個人娶她,真的是完全兩種不同的感覺。

面對丘晨曦的時候,翟升在部隊里常常想不起丘晨曦的存在。

相反,和喬楠確定關係之後,翟升經常會想到喬楠,他不覺得煩,不堪其擾,反而每次想到喬楠,心裡就暖暖的,渾身有充滿了一股使不完的勁兒和精力。

再沒有比這更棒的狀態了!

「楠楠,你可能不知道,我媽其實一點都不喜歡丘晨曦。至於她為什麼總跟我爸一起胡鬧,我還不清楚。不過上幾次,你跟我媽聊了之後,丘晨曦已經完全不是問題了。楠楠,你挺厲害的,悶不吭聲就幹掉了一個情敵,果然有當軍嫂的風範。」說完,翟升笑了。

楠楠影響他媽的時候,他跟楠楠還沒有確定關係呢。

這就叫無心插柳柳成蔭。

「意外,純粹是意外。」其實直到現在,喬楠也沒明白,她之前跟苗靚說的話,是哪一句刺激到苗靚的神筋了。

尤其是據翟升的說法,在她那次扶苗靚起來,替苗靚擦泥水的那一次,就已經開始啟作用了。

喬楠左思右想,那一天,明明這位苗阿姨還一臉怕她佔便宜,她怎麼就影響到苗阿姨對丘晨曦的態度了,真是不可思議。

「對了,最近你那邊可能會有點動靜,不管王家什麼反應,王洋什麼態度,你不用理。」翟升把話題轉回來,說了一件正事兒。

「王家,王洋?他們還想幹什麼?」都替她爸把老婆女兒給養了,王家真的閑得發慌,還想鬧出什麼動靜來不成?

翟升輕笑了一句:「不用著急,這次不是王家來找你的麻煩,是他們被找麻煩了。」

「誰找王家的麻煩,你?」

「嗯。」

翟昇平平淡淡的一個「嗯」字,讓喬楠的嗓子眼堵了一下:「翟大哥,這事兒會不會對你有什麼不好的影響?」

想著剛剛喬棟樑是怎麼幫著喬子衿的,喬楠的心裡就又酸又甜。

對於她爸來說,她跟喬子衿是手心手背都是肉,但是對於翟大哥來,只有她才是唯一。

「你放心,不會。」得到喬楠的關心,翟升眉眼一松,戾氣盡消。但凡有人在這個時候進來,不難猜出翟升電話的另一頭,一定是個女生,而且這個女生肯定是翟升喜歡的姑娘,倆人這是在談戀愛呢。

「翟大哥,那你當心一點。其實王家的事,你不出手也沒事兒,朱叔叔應該忍不祝就算大家都是親戚,王家盯上的是朱寶國,朱叔叔就只有朱寶國一個兒子,他不護著誰護著。」護著朱寶國是朱成祺的責任。

「這與我無關,我只知道王洋想用喬子衿對付你,我要讓王家太過安逸,我就不是個男人。」翟升固執地說了一句。

朱成祺無論做什麼,那是護著兒子所做的,他做的一切,是為了保護楠楠去的。

翟升正跟喬楠聊得熱絡,他辦會室的門「卡」的一下,被人給打開了:「翟升,你在幹什麼呢,我敲了那麼久的門,你也不應一句。公事很多,很忙嗎?」苗靚皺著眉毛:「你們姐弟倆,真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脾氣,華華也這樣。你在跟人打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