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395章一家有女百家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5章一家有女百家求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玄幻魔法

「跟我有關,楊叔叔跟你聊了什麼?」喬楠挑了挑眉毛,好端端的,她爸跟楊叔叔聊她幹什麼?

「哈哈哈……」喬棟樑拍著自己的大腿笑了:「你楊叔叔不是有個兒子嗎,你楊叔叔上次來我們家,幫我們搬東西,看你覺得好,他今天才告訴我,那個時候,他還想過讓你給他做兒媳婦呢1

都說一家有女,百家求。

喬棟樑在喬楠的身上,真的知道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了。

之前是周家,現在又是同事,作為被「求」的那一個,喬棟樑心裡叫一個爽字。

「……」就為了這事兒,她爸這麼高興。

喬棟樑喝了口水:「不過你楊叔叔很快放棄了,他想早點抱孫子,可等不了那麼久。他那個兒媳婦,我見過,跟你比起來,當然是差了不止一點點,但跟其他人比起來,其實挺不錯的。」

喬楠又給喬棟樑倒了一杯水:「爸,就為了這事兒,你高興成這樣?」

「哎……」喬棟樑嘆了一口氣:「不是我想馬後炮,現在想想,其實生女兒比生兒子好多了。就我們家這個情況,要是你跟你姐其中一個是兒子的話,我以後都不知道要拿什麼給這個兒子娶媳婦。你是不知道,你楊叔叔為了這個兒媳婦,砸了多少錢進去。」

他生的兩個都是女兒,以後都是別人求到他們家的門口,而不是他反去求。

現在有個兒子,真是不容易,娶媳婦兒,什麼都要花錢。

喬棟樑只有兩個女兒,所以,他從來不去了解這方面的情況,可今天跟老楊一談,他才知道,原來生一個兒子的負擔這麼重。

當下的年輕人似乎不喜歡跟長輩住在一塊兒,想要一個單獨的家,當家長的,自然就得出錢給小倆口另外買房。

老楊之所以那麼急著給兒子趕緊娶個媳婦回來,也是因為怕以後兒子娶媳婦要付出的錢更多。

有老楊的兒子作對比,喬棟樑忍不住想到了他娶丁佳怡的那個時候。

當年,他們倆在一起也是真的不容易,根本就沒有什麼儀式,隨便請了幾個人吃頓飯,扯個證,就算是結婚了。

那時候結婚,已經講究三大件了。

丁佳怡跟丁家的人鬧翻了,喬棟樑甚至也沒給丁家多少東西,等於是白撿了一個老婆。當然,喬棟樑沒出聘禮,丁佳怡也沒有任何嫁妝帶到喬家的。

喬楠坐下來,笑了:「爸,你可別說得這麼輕鬆。養兒子,以後娶媳婦兒的確是要花不少錢,但是生女R膊槐壬兒子輕多少。你別忘了,姑娘嫁人還要有嫁妝呢。不說我,你覺得,我姐要多少,才肯點頭?」

喬子衿的眼光好,在房價還沒有大漲之前,就通過她媽剝削她,陪嫁了一套房子到陳家。

陳家只需要喬子衿嫁過來的時候,別太寒磣,給他們陳家丟臉就行,至於喬子衿帶嫁進陳家的東西,陳家的人根本就看不上,一直都在喬子衿的手裡。

喬子衿不但要房子陪嫁,還要存款,電視機。

虧得喬子衿嫁給陳軍,不過是零零年初的那段時間。

2000年後,中國的經濟發展了,所有人的生活水平都大大提高,可是四個輪子在那個時候,不是家家戶戶都有的。不像2010一年後,幾乎一戶一輛,多的甚至已經開始有兩三輛了。

所以,二千年那會兒,喬子衿嫁給陳軍,唯一沒有跟喬家提的要求就是再陪嫁一部四個輪子的車子。

一句話,喬子衿可沒那麼好打發。

一提喬子衿,喬棟樑的臉色就變了變:「你姐,你姐跟你提過,她嫁人的時候,要多少陪嫁嗎?」

說到喬子衿的性子,喬棟樑還真吃不準,但平時的時候,喬子衿對吃穿用的要求的確是挺高的,說句不好聽的,就是那種很會享福的人,一點都不肯虧待自己。

「我姐跟我的關係還沒好到那個地步。不過我聽我姐跟我媽提過,她以後要麼不嫁,要嫁的話,對方家裡一定要條件非常好。我姐又是那種喜歡爭面子的人。你說她真的找到這樣的人家,她可能會不想多帶點嫁妝嫁過去,免得被婆家的人看輕嗎?」

「……」喬棟樑沉默了一下,這次他完全沒有反駁喬楠的話,因為他知道喬子衿還真是這樣的人。

喬楠所描述的那句話,絕對是出自於喬子衿之口。

可以說,喬子衿所說的要找的那種男人,正好是跟他完全相反的那一種。

握著手裡的杯子,喬棟樑淡淡地笑了笑:「不管你姐提多高的要求,我跟你媽分居兩年後,就該離婚了。你姐歸你媽,你姐就算是提再高的要求,也跟我沒關係,這些以後都是你媽的事了。」

想到老楊今天勸自己的話,喬棟樑的心情已經平靜了不少。

老楊說得對,要是子衿真的把他當成爸爸,對他好,關心他,孝順他,他多在子衿的身上費些心思跟精力,那都是應該的。

相反,要是子衿根本就不需要他這個爸爸,他何必再拿熱臉貼大女兒的冷屁股。

喬棟樑不得不承認,就目前的情況看來,他這個爸爸是不被喬子衿需要的。他對喬子衿的關心,指不定在喬子衿的心裡,不但是多餘的,還覺得他煩人呢。

想著年前去朱家吃的那一頓飯,喬子衿有多巴結著王洋,喬棟樑深吸了一口氣。

他覺得王洋是個大坑,子衿一定會在王洋的身上栽一個大跟頭,可是在子衿的眼裡,王洋估計就是一個她尋找了很久的金礦,怎麼捨得放棄。

就連老楊都知道吾之砒霜,彼之蜜糖的道理,他要再想不明白,真是白活那麼多年了。

聽到這些話,喬楠猶豫了一下:「爸,你是真的想通了,還是一時想通了?」要不了多久,就又會跟這之前一樣,舊病複發,一顆心全撲在喬子衿的身上,還想難為她?

「不是完全想通了,也不是一時想通了。你姐跟你媽的性子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