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都市俠警>第329章、莫名其妙了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29章、莫名其妙了結

小說:都市俠警| 作者:金玉公子| 類別:同人競技

蕭偉用手輕輕往旁邊一撥,伸手直探對方的胸口。

誰知對方這一腳是虛招,並未用力,看見蕭偉的右手沖著自己的胸口,連忙紮好馬步,用雙臂阻擋。

當兵的學的都是擒敵拳,招數都是一板一眼的,雖說技巧性差一點,但力道確實十足。

蕭偉用手輕輕往旁邊一撥,伸手直探對方的胸口。

誰知對方這一腳是虛招,並未用力,看見蕭偉的右手沖著自己的胸口,連忙紮好馬步,用雙臂阻擋。

當兵的學的都是擒敵拳,招數都是一板一眼的,雖說技巧性差一點,但力道卻是十足。

剛應付完這個,另外兩個的拳腳也都到了,同樣的剛猛,同樣的力量十足,蕭偉只得身形一縮,往後回撤了一大步,這才躲開三人的聯手進攻。

誰知蕭偉剛站穩身子,那三人就又到了,佔據正三角形的三點位置,將蕭偉團團圍在中間。

三人配合默契,一招一式雖說姿勢不一定都是那麼舒展好看,但卻都是招法沉著有力,相互呼應,一時讓蕭偉有些應接不暇,疲於應付。

蕭偉暗想:這樣下去肯定是要吃虧的,這三人平時在一起朝夕相處,訓練的招法雖然單調卻早已是異常純熟,相互配合也是心有靈犀,如果不能迅速將其中一個擊倒,那時間一長,自己肯定要落下風。

想到這,蕭偉決定先要打破三人的這種默契,然後再各個擊破。

正巧其中一個是一個馬步沖拳,蕭偉閃身躲過,不過這人站的位置有些靠前,正好有可乘之機。

說時遲那時快,蕭偉敏銳的抓住了這個破綻,抓住那人的手腕「啪」的往下一磕,那人把持不住,只得單膝跪地,這正是蕭偉所希望的。

隨即蕭偉一擰身往上一跳,身體騰空而起,越過那人的頭頂,右腳順勢在那人肩膀上一蹬,自己已然跳出了三人的包圍圈。

這一腳的力量很大,那人承受不住,身體自然前沖,撲倒在地。不過到底是訓練有素,身體素質也好,那人順勢一個前滾翻,又站起身來。

這個回合,雙方算是半斤八兩打了個平手,雙方心裡都是暗暗對對方的表現表示贊同,尤其是那三個士官,見到蕭偉居然在一對三的情況下不落下風,都覺得今天是碰上了一個硬茬子,沒想到夢工裡面居然有如此高人。

但想歸想,事已至此,卻只能硬著頭皮打下去。三人位置稍作調整,就又撲了上來。

這次,蕭偉有了準備,不讓三人對自己形成包圍之勢,而是將三人都放在自己的對面,只要誰想越過那天交界線,第一時間就講他打回去。

一時間你來我往,拳腳紛飛,但對於蕭偉來說卻是輕鬆了許多。

雙方又纏鬥了又十幾分鐘,雙方各有勝負,但都沒有形成壓倒對方的優勢,蕭偉心中漸漸焦急,這要形成了消耗戰,可是對自己是大大的不利。

就在這時,有人喊道:「保衛科的來了。」

只見有人從旁邊走了過來,邊走邊喊道:「都給我住手。」,旁邊圍觀的人也都閃開了空檔,保衛科的徐科長還帶著幾個保衛科的人出現在面前。

徐科長看見打架的人裡面居然有蕭偉,雖說是老熟人了,可當著眾人的面也不好說什麼,只是大聲喝道:「都散了都散了。把他們都帶到保衛科去處理。」

徐科長走到蕭偉跟前,伸手看似是要推他,其實是在蕭偉的肩頭輕輕拍了兩下。蕭偉明白是讓他配合工作,自然也就很順從的跟著往保衛科走去。

蕭東冬有些不服氣,在後面邊走邊喊道:「怎麼是他們有錯在先,怎麼還帶我們?他們三個打一個,大家可都看見了」

那三個士官對蕭東冬可是惱怒至極,可現在是在夢工,人家的地盤,旁邊還有不少夢工的學生,現在只能是敢怒不敢言,萬一弄不好再挨了亂錘,就得不償失了。

來到保衛科,徐科長讓蕭偉和那三個士官先到會議室等著,自己要一個一個問情況。還沒等徐科長問,蕭東冬就急著先去說情況。

會議室里,在燈光下,蕭偉看了看雙方的情況。那三個士官,一個鼻子出血了,正用手帕塞著鼻孔,一個臉上在地上戧了一塊。蕭偉倒是沒受什麼明傷,只是身上被對方腳蹬的都是泥印,看著都甚是狼狽。

蕭偉看著自己,有看了看對方,不由得笑了出來,說道:「三位兄弟,我蕭偉也是個愛交朋友之人,今天算是不打不相識。」

其中一個人說道:「今天我們認栽,在你們地盤,我們就啥也不說了,咱們來日方長。不過,哥們你的功夫確實了得,看來是專門練過吧。」

蕭偉說道:「鬧到保衛科實非我所希望的,今天算是點到為止,如有興趣改日再切磋如何?」

那人說道:「我看處理你們學校也處理不出什麼,不處理我們也就算是好的了,只是我這兩位兄弟掛了彩,就這麼回去,可不好看。」

「好辦,我來賠償你們醫藥費怎麼樣?」

大家定睛一看說話的是剛進門的蕭東冬,後面跟著徐科長。

徐科長說道:「剛才這位女同學說了一下事情的來龍去脈,你們三個確實有錯在先,怎麼能去摸人家女生呢?這可不單純是違紀的問題,是違法的行為。」

那個士官喊道:「我發誓我絕對沒有對這位女士不尊的行為,簡直莫名其妙,我看就是惡意的栽贓陷害。」

徐科長接著說道:「你說是陷害,那目的呢?總不能無緣無故的就用這事陷害你吧,這可是關乎人家的名譽呢。這事我看一是半會也說不清楚,我代表學校有個建議。

一是這事就此打住,互不追究。關於受傷醫療費可以做適當補償。

二就是學校選擇報警,讓警察來進一步調查,到時候該是誰的責任,就追究誰的責任,你們大家意下如何?」

蕭偉還沒開口,蕭東冬接話道:「我們同意第一種,我就不追究了,看你們都受了點傷,本人確實也於心不忍,這樣給你們五百醫藥費怎麼樣,可是不少了,也就是擦點紫藥水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