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彪悍的人生>第0218章 大實話不好聽(第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18章 大實話不好聽(第一

小說:彪悍的人生| 作者:新豐| 類別:同人競技

「老孫,林大師都說了,還是別說了。」吳雲剛感覺現場這事變的有些不對勁了,他想大家都是朋友,別弄得這麼尷尬,他現在又有些後悔,當時來魔都,怎麼就會同意帶著老孫過來呢,他知道王明陽不喜歡自己這個朋友,這帶過來不是沒事找事嗎?

「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林大師你說,我孫連民絕對受得祝」孫連民笑道,絲毫沒有將其放在心上,他對這算命還是抱有懷疑態度的,至於吳雲剛這件事情,在他看來,更多的或許是運氣,被他說中了而已。

如果真什麼都知道,那不成為神人了?還能窩在這種小店面內?早就成為權貴的座上賓,享受各種待遇,就算他這種富豪,在其眼中都是小蝦米,當然這前提就是得有這能耐,至於現在還待在這小地方,顯然是沒多大的本事了。

這只是孫連民自己的想法,他逐利,將所有人都想的跟他一樣,追逐財富名利。

王明陽看了一眼孫連民,他是相信林凡的,尤其是自家兄弟都這樣說了,自然是表示這傢伙不是什麼好鳥,原本還想給點面子不說了,現在竟然還不舍的追問,簡直就是自取其辱。

就算林凡說這孫連民等會出去被人毆打一頓,他都相信,因為他無比的相信林凡。

這信任,不經過一些事情,永遠都不會擁有的。

林凡目光看向吳天河,「你看看,這人命格怎麼樣?」

孫連民笑道;「林大師,我這可是讓你算的,怎麼問他呢?」

林凡沒有理睬,而是看看吳天河怎麼說。

吳天河仔細的看著孫連民,他卻是不怕得罪人,畢竟吳天河可是隱藏的權勢人物,如果還像以前一般追逐名利的話,莫說這孫連民了,就算王明陽,吳雲剛他們加在一起,也入不了吳天河的眼。

「這從面相上,過剛了,大富大貴之相略淺,會有變數,只是具體的情況,還得好好斟酌一番。」吳天河說道。

孫連民聽聞頓時笑了,「老先生恐怕還不知道我是誰吧?這網上一搜就能搜出來,我孫連民雖然算不上頂尖富豪,但在首都還是有點能力的,這身價不多,但也有百億,這大富大貴之相怎麼就會略淺呢。」

他這話雖然沒有挑刺,但是語氣中充斥著一種不屑,彷彿是在說,睜著眼睛說瞎話,一天到晚瞎忽悠人。

吳天河沒有多說什麼,隨後看向林凡,「林大師,還是你來吧,我在面相上的造詣沒你這麼高,無法看的太多。」

林凡笑著點了點頭,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看著孫連民說道:「你既然想知道,那我就說了,畢竟聽的進去是你的造化,聽不進去那就是命。」

孫連民笑了,說的跟真的似的,來來,好好吹捧你一下,讓你繼續吹,能把我吹怕了,算你贏,這輩子大風大浪什麼沒見過,還能被幾句話給左右了人生不成?

如果真是這樣,這人生也真的太沒意思了。

「林大師,請說,只要說的准,說的對,我孫連民一定聽。」孫連民說道。

林凡心中暗笑,聽的進去才怪,不過這人他不喜歡,隨後開口道,「你的命格還算不錯,能有現在這樣的地位,跟你前半生的貴人有很大的關係,不過可惜礙…。」

孫連民一聽,頓時笑了,「這什麼貴人不貴人的,這人就得靠自己,不過可惜什麼?林大師,你還是一次性說完吧。」

林凡笑了笑,接著道:「可惜你這人剛愎自用,聽不進跟你意見不合的話,而且為人兩面三刀,屬於笑裡藏刀一類,對朋友觀念不重,屬於利益至高,朋友可賣的類型,你這輩子貴人只有一個,就是你前妻,你能有今天這等地步,她有一半功勞,不過啊,糟糠之妻自然已經入不了你的眼了……。」

林凡滔滔不絕的說著,孫連民的臉色一開始還算正常,但是此刻卻是越來越差了,眼中閃爍著憤怒之色,他感覺眼前這什麼林大師是在詆毀他。

什麼叫做朋友觀念不重,利益至高,朋友可賣的類型?

這是在挑撥離間不成?

站在一旁的王明陽笑了,他早就看出這孫連民不是好東西,吳天河跟他在一起,就是在身邊弄了個定時炸彈,這孫連明的手段可是狠呢,就據他所知,跟他合作做生意的,沒有幾個有好下場的。

不是中盤就被踢出去,就是項目失敗,這孫連民為了減少自身損失,直接將合伙人坑的半死,屬於明面上當好人,暗地裡使勁手段自保的類型。

吳雲剛聽著林大師所講的這些,頓時愣住了,他沒想林大師對自己的朋友的評價如此之低,簡直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林大師,這是不是說的有些重了。」吳雲剛尷尬的問道,不管怎麼說,這孫連民也是他的朋友,如今被林大師說的一文不值,這他的面子也托不住埃

林凡看著臉色異常不好的孫連民,倒是沒有放在心上,是你自己讓我說,我肯定得好好說,現在又不高興了,這有錢人啊,真是太難伺候了,隨後看向吳雲剛笑道:「你的面相跟我第一次看的時候有了很大的變化,以前面相雖福祿俱全,但是有飄散的跡象,現在就好多了,平平穩穩,富貴之相凝聚,但以後也得注意,良師益友可給你帶來好運,如果結交損友,這面相還是會改變的,不過以目前的情況,你的情況還是不錯的,穩紮穩打,慢慢前行,切不可手高眼低,邁大步子,只要切記這些,可富貴一生。」

吳雲剛聽到林大師這些忠告,也是點頭應道,他以前不信算命的,但是現在信了,當然,他只信林大師,別的人他不信。

王明陽拍了拍吳雲剛的肩膀,「林大師都這麼說了,自然是很準的,以後可得聽我兄弟的,良師益友有好處,這什麼損友還是少交為妙,當斷則斷,可別被坑了。」

吳雲剛自然知道王老弟說的是誰,臉上也是尷尬的很啊,畢竟老孫也是自己的朋友,這一時半會還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這時,林凡又將目光看向了孫連民,今天不將你說崩潰了,我這還能被稱為林大師嘛?

不過這孫連民要是聽進了自己的話,從現在改變,這面相還是可以改變的,正所謂相由心生,心如何,就能夠在面相上體驗出來。

當然這『相』指的不是一時的面貌,而是整體的精氣神所在。

就比如那王深,面容所表現出來的溫文爾雅,可要不是仔細的看一下,還真難以發現,這王深就是人販子。

這一刻,林凡淺笑一聲,「孫總,你得需要心平氣和,實話有時候傷人,但有時候就是良藥,就看你如何看待了。」

孫連民冷笑了連連,喜怒於色,不再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