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彪悍的人生>第0275章 不表現一下也不行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75章 不表現一下也不行了

小說:彪悍的人生| 作者:新豐| 類別:同人競技

「金總,你們這是幹什麼呢?是不是有什麼開心的事情,不如跟我們。」

「看你們一群人圍在這裡,好像很開心啊,是有什麼事情沒?」

參加沙龍的人,各自之間都很熟悉,這有開心的事情就應該一起分享一下,他們一開始聊著天,發現這裡圍繞了這麼多人,一時之間也都好奇的很,這麼嗨,這麼開心,肯定要來湊一下熱鬧埃

朱珠對林大師信任的很,同時也準備聽從林大師的意見去醫院看看,至於以後的生活,那就稍微節制一下好了,那麼多鮮肉在面前飄來飄去,這忍住不勾搭,倒是有些可惜了。

林凡對著朱珠倒是沒有一點歧視,這能夠把男的當衣服甩來甩去,這也是有本事,甚至有的鮮肉,竟然對朱珠死心塌地,當這妹子要分手的時候,竟然有鮮肉要自殺,這割草的魅力,實在是太大,簡直令人心驚。

人家敢這麼玩,那是人家有資本。

「沒什麼事情,林大師再給我們算命呢,這一次運氣實在是太好了,明陽哥竟然帶來這麼牛逼的朋友,對我們實在是太好了。」朱珠笑著道,嫵媚的臉上,對以後的沙龍充滿的期待。

後來的人一愣,彷彿是愣住了一般。

算命?

這特么的也能信?

咱們可都是受過九年義務教育的,接受過高等教育的,這種事情怎麼能信。

朱珠瞧著對方,「你們不會是不信吧?不過你們不信也沒事,我們信就行了,金哥你對不對。」

年過四十的金總,笑著點頭,「對,對,我是真的信了。」

眾人驚呆了,邪門了,這群人也太瘋狂了吧。

「金總,你們也太迷信了吧,這種事情還是少信為妙啊,這位哥不定也是跟你們開玩笑的。」何承翰笑著道,他是知道這人是王明陽的朋友,倒也沒有得罪,只是從側面了一下自己的見解。

在他看來,這位哥肯定也會接一句,玩笑話,不得信,可是讓他略微驚愕的便是,這哥竟然一點都不謙虛。

「何總,我跟他們可沒開玩笑,這可是真才實學,我林凡在雲里街,赫赫有名,人稱林大師,從不忽悠人。」林凡淡定的道。

槽!

金總他們驚呆了,林大師一開始還很謙虛,現在竟然直接這麼高調,這變化也太大了吧。

不過他們哪裡知道,林大師那是自我表現出自己牛逼的能力,既然已經被大夥認可了,那還謙虛啥,連自己對自己都不自信,那還得了。

何承翰一愣,「你認識我?」

林凡笑道;「算命看出來的,你這人站在我面前,不吹噓的話,我能算你一生。」

當然還有一句話,外加祖宗十八代,都能一一的算出來。

這算以前容易,算未來就難的多了。

何承翰笑了,「我不信,這是真不信,我知道了,一定是朱珠提出來的遊戲,來引我們上鉤的,現在我們都在這了,你們想跟我們玩什麼遊戲。」

朱珠有些無奈,「何哥,我沒玩遊戲,這的都是真的,林大師很厲害的,我們都被算出來了。」

就算朱珠這樣,何承翰還是不信,「好了,好了,不跟你們玩這遊戲了,就連影帝的演技都不如你,我們就不湊合了,防止又被你們坑一把。」

後來圍過來的人,也都笑了起來。

林凡是王明陽的朋友,他們自然不會什麼讓對方丟臉的話,當然現在這情況,他們也不揭穿,讓他們繼續玩去。

朱珠無奈,「真的埃」

金雲民接道:「何老哥,你還不信我?這位林大師是真有本事,明陽的沒錯,這運氣好,被點撥兩句,可就是賺大發了,我對林大師深信不疑,如果一周后,事情成真了,我那是更加深信不疑了。」

林凡此時心裡倒是有了一些想法了,自己來這沙龍,根本沒啥事情,不過自己是這麼有愛的人,不如給兒童福利院拉點贊助也不錯。

「何總,你是做玩具起家的,不如咱們打個賭?」林凡笑道。

何承翰頓時來了興趣,「好,今天是高興的日子,要是別的,我就不參合了,不過要是打賭,那就來一把,你,怎麼賭?」

林凡笑了,「很簡單,你你不相信,這我肯定不怪你,不過我現在如果能將你的服服帖帖,你給我指定的兒童福利院每個兒童送一件玩具,我要是沒服你,我也給大夥熱鬧一下,我在屋裡裸奔一圈。」

這話剛完,何承翰還沒開口,周圍的人卻是起鬨了。

「這賭法有意思,我也來參一腳,要是何老哥服氣了,我給兒童福利院每個兒童送一套衣服。」

「我是做電腦行業的,我送一百台聯想電腦。」

「我也來參加一把,我送一百套智能學習機,有了我的智能學習機,學習那是,。」

朱珠也是開口了,「你們都站在何哥這邊,那我就站在林大師這邊,要是林大師輸了,我陪林大師一起裸奔。」

金總笑著,「我也中年了,不過我的心可是年輕人的心,我也站在林大師這邊,我也裸奔。」

李浩也給林凡捧場,「我也來,要是林大師輸了,我把外面那輛我才買的跑車,送給何哥。」

何承翰笑道:「我要你車幹什麼埃」

李浩笑道:「何哥,的你好像能贏似的。」

何承翰大笑著,「這位林大師,你就不怕我死不認賬?就不服?」

林凡淺笑一聲,「我相信何總不是那種人,願賭服輸,對了,為啥不認賬?」

「好,好,有意思,你放心,我何承翰這輩子什麼都不願意認,但打賭,自然願賭服輸,只要你能讓我服氣,我保證不耍賴。」何承翰道。

遠方一些交談的人,也都圍了過來。

「你們這是幹什麼呢?帶我一個。」

「我也參加。」

「哎呀,這兄弟要跟何總打賭?我賭何總贏。」

「算命讓何哥服氣?這我不信這些,我也賭何哥贏。」

站在何承翰這邊的人越來越多了,何承翰笑道:「林大師,這信你的人,可不多啊,要是想後悔可還來得及。」

林凡笑著擺手,「不後悔,只希望各位可都得承認自己的賭注啊,別到時候都不認賬。」

「放心吧,我們能賴賬?」

林凡無奈,「你們我倒是不擔心,只是這位老哥,你一千萬,是不是太誇張了,要不少點?」

「沒事,我不信你能贏,一千萬賭金總裸奔,我看值。」

林凡笑道,「好,那就開始了,不過何總,要是到什麼不開心的事情,可別生氣。」

何承翰擺手,「不生氣,大家聚在一起,就是熱鬧,你要是能讓我服氣,我以後喊你為哥。」

好吧。

話都到這程度了。

這不表現一下,也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