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彪悍的人生>第0276章 我服……。(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76章 我服……。(第三更

小說:彪悍的人生| 作者:新豐| 類別:玄幻魔法

小板凳搬好,一個個吃瓜群眾圍坐在一旁,參加沙龍的人都圍聚了過來。

現在這情況可就有意思多了。

朱珠,「林大師加油,我們可是很信任你的。」

林凡淡然一笑,現在這情況倒是吸引了足夠的眼球,所有人都圍了過來,帶著好奇的目光,見證這一場賭約的結局。

何承翰氣定神閑,絲毫不慌,他本就不信,這場賭注,最後的勝利者自然是自己。

一些聽聞是算命的時候,忍不住的笑了起來,他們沒別的意思,就是想笑,這不是開玩笑嘛?這裡雖然有一些沒有受過高等教育的,但自從事業有成后,可是狂補知識的,對這些迷信東西,選擇了避讓。

而金總信任這林大師,倒是讓他們驚訝,這金總什麼時候也開始信任迷信了。

何承翰開口道:「好,開始吧,等會可就有好戲看了。」

林凡笑了,仔細的看著何承翰,這一次倒是認認真真的看了起來,從百科全書中得到知識后,他還沒有好好的研究一下呢。

「何承翰,四十五,金塘楊山鎮河田鄉……。」林凡開口道。

何承翰一直保持著笑容,「這沒什麼,有很多人知道我的老家在哪。」

林凡說道:「別急,慢慢來,這只是開始而已。」

「好,慢慢來。」何承翰笑道,氣定神閑,面對這種情況倒是一點都不急,讓這位大師慢慢說,能夠讓自己服氣,那就是真本事。

朱珠等人,屏住呼吸,為林大師打氣,他們可都看好林大師的,他們相信林大師一定能贏。

周圍的人,頗有興趣的聽著,這種打賭方式還真沒遇到過,倒是很好玩,要不站在那裡,要不就坐在那裡,慢慢等待著最後的結果。

此時,林凡繼續說著,讓眾人驚奇的是,這什麼林大師,竟然從何哥小時候說起了,

「一歲的時候,患有腦炎,家庭條件不好,看你面相,有斷斷續續之意,顯然是家中有人要放棄,但還是堅持下來,治癒了。」

「臉上這道若隱若現的傷疤,應該是二歲的時候爬樹掉下來,遺留的傷痕。」

隨著林凡不斷說下去,眾人的表情也都有些驚愕了,這說的跟真的似的,也太會編故事了吧。

何承翰原本一臉笑意,可是隨著林凡不斷深說下去,這臉色竟然微微的有些變化了。

「四歲的時候有過一劫,農村廁所後面便是便池,你應該是不小心掉下去,幸好被發現及時,給拉了上來。」

噗嗤!

說到這裡的時候,所有人都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這特么的的也太搞笑了吧。

聽過被水淹死的,卻還真沒聽過掉進茅坑中,被那些東西差點給埋掉的。

不過眾人還是有些好奇,這說的真假的,怎麼感覺有點虛幻?

而且這何哥的命也太苦了吧,怎麼會有這麼多破事。

不過當他們看向何哥的臉色時,卻發現何哥的臉色有些凝重,好像是有些不開心?

莫非是這人說的太過分,讓何哥不開心了?不過不應該啊,何哥是最放得開的人,一般遇到開玩笑的,都會一笑而過,從不放在心上。

林凡仔細的瞧著何承翰的臉,從其臉上的每一個部位的變化,得到有用的信息。

「轉折是在十七歲的時候,家庭條件太差,你去青海那邊當兵,看樣子應該是在炊事班,而且有能耐,當了炊事班的班長。」

「二十歲退伍,在社會上混了幾年,打過架,進過局子……。」

何承翰的面色變化更加的劇烈了,瞳孔微微的縮放,有種驚恐的感覺,他突然感覺自己的內心,猛烈的跳動了起來,而且跳動的還很快速。

周圍眾人笑了起來。

「原來何哥的經歷如此豐富。」

「這真假的,說的也太玄乎了,何哥這麼好的人,怎麼會混過,竟然還開過紅燈區……。」

「越說越迷了,我都不敢置信了。」

「你們看何哥的臉色,好像真的生氣了,要不勸勸別玩了吧,這要是鬧出矛盾可不好。」

……。

眾人感覺何哥的臉色太沉重了,隨後開口道:「何哥,要不……。」

何承翰擺手,「繼續。」

林凡氣定神閑,繼續說道;「這轉折有時候來的也很快啊,二十五歲看中了兒童玩具市場,從別人那裡借了一些錢,投入進去,不過一年後,因為被人詐騙,事業消停,一無所有。」

「二十七歲……。」

「二十八歲……。」

「二十九歲。」

……。

「四十五歲……。」

這一刻,現場一片安靜,只有林凡一人在那裡說話。

周圍的吃瓜群眾,一個個,不是他們相信了林大師,而是這人生故事也太特么的曲折了吧,簡直可以寫成一部血淚史了,有過凄慘,有過好運,這簡直不是人能夠堅持下來的。

尤其是那三十歲的時候,這林大師竟然說何哥差點從大橋上跳下去自殺,這特么的也太假了,何哥心態這麼好,能是那種尋死的人嘛。

「恆幹了。」林凡拿起飲料喝了一口,隨後看著何承翰,「服不服?」

何承翰現在不是驚喜或者是暴怒,而是驚恐。

他突然發現,眼前這年輕人實在是太讓人驚恐了,尤其是那淡定的神色,讓他感覺,這面對的根本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從開始到現在,一直秘密隱藏在自己身邊,窺視自己的黑暗人。

眾人看了看林大師,又看了看何哥,他們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

這到底是真是假?不過在他們看來,這應該假的比較多,畢竟這要是全知道了,也就太神了。

林凡笑道;「何總,說句話,服不服?」

何承翰沒有說什麼,而是驚駭的問道:「你是什麼人?」

這放在誰身上,都感覺恐怖,自己前半生被人看的一清二楚,這得多恐怖?有多麼的嚇人?

林凡笑道:「正常人……。」

何承翰喉嚨微微挪動,彷彿是想說什麼,但一時之間卻不知道如何開口。

現場一片壓抑。

「好了,好了,不玩了不玩了,這事情就算了,咱們倆聊別的。」

有人發現有些壓抑后,也是岔開話題,這現場應該是歡快的,怎麼聊這麼沉重的話題呢。

但是也有些人,想知道這是真是假。

「何哥,咱們說別的,這也就大家一起開開玩笑,不能當成。」有人勸解道。

「是啊,林大師不愧是明陽哥的好朋友,這編故事的能力一絕,肯定是一位有名的大編劇。」

……。

何承翰抬起手,現場安靜了下來,隨後看向林凡,嘴唇微微動著,語氣很堅定,同時充滿不敢置信。

「我服……,但你是怎麼知道的。」

突然。

現場安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