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彪悍的人生>第0282章 路見不平,小小拔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82章 路見不平,小小拔刀

小說:彪悍的人生| 作者:新豐| 類別:同人競技

這只是沙龍中小小的插曲而已,這傢伙今後對紙牌會不會產生恐懼,他也不得而知了,不過在他看來,這或許能夠成功。

經過這件事情,他突然想起自己應該怎麼做,才能完成這一項任務了,而且感覺這把握還很大,有很大的幾率能夠完成任務,利人利己,一箭雙鵰,很穩重。

王明陽將林凡帶來,就是介紹給大家認識一下,他心裡也是想林凡多認識一些人,這多認識一個人,不就是多一條路嘛。

不過讓王明陽驚呆的便是,自己這兄弟也太牛逼了吧,在這麼短時間內,竟然如此受歡迎。

原本還想端著酒杯,一個個介紹著,可到現在,基本上所有人都圍在自己兄弟身邊,一個個就跟熟悉了幾十年的老友一般,笑臉常開,這讓他稍微有些驚呆了。

林凡站在那裡,一直保持著笑容,有的問題他倒是可以回答,不過有些問題,他卻是一笑而過。

而那些提問的人,雖然沒有得到答案,但心裡也沒有不悅。

只是全場最為開心的便是金雲民了,他是唯一得到林大師在經濟上指點的人,對於未來所遇到的投資項目,他都會更加細心的審核。

王明陽走來,笑道:「怎麼樣,我這兄弟牛不牛?」

「厲害,真的很厲害,明陽這一次你做的漂亮。」何承翰笑道,他對林大師很是信服,沒有人比他還理解,先前所說的一切是多麼的準確。

這所說的事情,就算是他至親的人也絕對不會知道,可這林大師知道的一清二楚,這代表的是什麼?那肯定是算命厲害了。

現在參加沙龍的人都是魔都經濟中的主力,雖然不是最頂尖的一類人,但絕對是拔尖的一波。

林凡笑道:「各位客氣了,只是小小的鬧一鬧而已,談不上厲害。」

這雖然是謙虛,但他還是承認自己是很牛逼的,不牛逼,敢這麼拽。

王明陽笑著,「好了,以後機會多得是,大夥好好聊一聊,這一次沙龍不談工作,只談八卦。」

他舉辦這沙龍的主要目的就是,增加朋友之間的友誼,平時那麼忙,很難一見,現在這麼悠閑,自然不能談工作,而是談一些別的事情,交流一下感情。

一直到晚上十點半。

天色也不晚了。

這些企業家或者公子千金們,都客客氣氣的跟林凡道別,在他們看來,這一次沙龍最大的收穫就是認識了林大師這樣的人。

雖然感情還不深,但慢慢的交往下去,這友誼自然會越來越深了。

林凡看時間也不早了,也就沒逗留了,至於現場剩下的殘局,有保姆收拾,自己也就不參合了。

開著車,在外面的街道上,慢慢溜達著,倒也不著急回去。

在街道上的時候,林凡的目光看向周圍,突然,一道黑影出現在車前。

猛踩剎車。

幸好速度不快。

「這不會是碰瓷吧?」

林凡小心肝跳動了起來,不過根據剛剛的情況,應該沒有碰到對方。

果然,沒過幾秒鐘,那人站了起來,連看都沒看林凡一眼,就往前面走去。

「這是什麼情況。」林凡心裡疑惑了,這人是怎麼一回事,這要是碰瓷的話,不管撞沒撞到,肯定得賴在地上不走。

車子慢慢的行駛,與這中年男子并行,隨後打開車窗。

「老哥,你是怎麼了?有什麼事情想不開,要往我車肚子里拱?」看對方的臉色,他發現對方有種求死的意思,剛剛這人根本就不是想趴在車蓋上,而是往車轆里拱去,想要自己碾壓過去。

可是這男子根本沒有理睬林凡,依舊前行,如同是在尋找新的目標。

林凡看這情況,倒也沒有多想,既然這樣,那就看看吧,一眼望去,面相暗淡,財運崩潰。

「賭錢輸光家底了?」林凡開口道。

突然。

這男子停下了腳步,木訥的看著林凡,久久沒有回神。

隨後,男子聲音顫抖,「你是怎麼知道的。」

林凡將車子停在一旁,直接下車,「看出來的,你這面相不好。」

隨後,男子陡然痛苦了起來,整個人癱坐在地上,一把眼淚一把鼻涕,「這以後我該怎麼辦埃」

林凡倒不是愛管閑事的人,不過這閑事都往自己身上撲,也不能不看看埃

靠在車門上,雙手抱肩,「說說,什麼情況?」

男子抬著頭,好像急需尋找一個突破口,「我叫王濤,開了一家洗車行,昨天我朋友喊我去吃飯,我喝了不少酒,然後去洗澡,最後他們說打牌,我當時喝了酒,也沒多想,就參加了,一直到現在,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我不僅僅輸掉了所有的積蓄,還倒欠了一百多萬,我還有老婆孩子,你說我現在這樣,還能怎麼辦?我想如果我死掉的話,這一切都可以結束了。」

林凡從車內拿出煙,遞給男子一根,「來,抽一根,緩一緩,這人沒有過不去的坎,何必自尋短見呢。」

擦!

點著香煙,煙霧纏繞。

王濤看著林凡,「你是誰啊,你為什麼要跟我聊天?」

林凡笑了笑,「我是算命的,看你比較慘,問一問。」

「算命嘛。」王濤一點生氣都沒有,隨後看著林凡,「你能不能撞死我?」

林凡一愣,「啥?」

這話沒聽的清楚,這人要自己撞死他?這還是第一次遇到過。

王濤低著頭,悶悶的抽煙,「我闖紅燈,你撞死我吧,我還能用命給家裡賺點保險錢。」

林凡夾在手中的煙,不由的掉在了地上,這傢伙也太瘋狂了吧,這內心到底變成什麼樣子了,才能會有這樣的想法。

「老哥,你最好別有這些想法,什麼事情都能解決,何必呢。」林凡勸解著。

叮叮

就在這時,王濤的電話響了,可是看著屏幕上的來電顯示,卻久久不能回神。

「誰的?那些哄你賭錢的?」林凡問道。

王濤點著頭。

林凡想了一下,「接唄,就說有人給你還錢了,讓他們過來找你。」

見王濤久久沒有回神,林凡接著道:「怎麼?害怕了不成?你連死都不怕,還怕這些幹什麼?這要是給你要回來錢,不是最好嗎?」

王濤一愣,彷彿明白了過來,「對,我連死都不怕,還能怕什麼。」

接通電話。

王濤很是平靜的跟電話里的人說著話,很快就掛掉了電話。

「我看你這面相是被人家合夥給騙了。」林凡笑著,拿出手機,給劉曉天打了個電話過去,「劉所長,又打擾你美夢了,我在路上看到一個人尋死,原來是賭博被人給詐騙了,我感覺你應該來一下。」

王濤看著林凡打電話,隨後開口道:「沒用的,這是你情我願,我賭博輸掉的錢,白紙黑字都寫著了,報警能有什麼用。」

林凡笑著,「別這樣想,有的事情是你想的太極端了,他們要是合夥騙你的怎麼辦?」

「怎麼會。」王濤搖頭說道,他到現在都不認為他們是騙自己的。

林凡沒有說話,默默的等待著,有時候不得不服這算命知識是多麼的變態,尤其是眼前這王濤,面相很是不好,竟然還能看出,這是被人合夥給騙的。

沒過多久,一輛轎車行駛過來。

三個男子一臉笑容的從遠方走來,「濤哥。」

王濤面無表情的看向三人,隨後又低著頭。

男子中一人,身材略胖,光著頭,上下打量著林凡,「濤哥,這位是?」

他不認識眼前這人是誰,不過他們現在心情很是不錯,沒想到王濤這麼快就找到人還錢了。

林凡將煙屁股滅掉,一臉笑容,「我是誰你們不用管,他欠你們多少錢?」

胖子男子無奈道:「哎,濤哥欠我們一百四十五萬,當時都說了不賭了,可濤哥非要來,這我們也不想啊,不過這白紙黑字都寫了,濤哥肯定是不會抵賴了。」

林凡笑了笑,「哦,一百四十五萬,不多,等會我的人就送錢過來了,你們也別急。」

胖男子笑著,「不急,不急,慢慢來。」

隨後另外兩名男子陪伴在王濤的身邊,「濤哥,沒什麼大不了的,有這麼有錢的兄弟給你還債,還擔心什麼,這錢財都是身外之物,沒了,以後在賺回來,要是以後還想返本,就找我,我們絕對不是那種贏了錢就跑路的人。」

沒過多久,兩輛警車來了。

三人看到警車的時候,明顯有些緊張,但隨後又鎮定了下來,他們也沒幹什麼,怕什麼。

林凡笑道:「你們別緊張,這警車是我叫來的,我剛剛報了警。」

三人一愣,隨後胖男子說道:「兄弟,你這就有些不厚道了,我們又沒幹什麼,你憑什麼報警,況且他欠我們一百四十五萬,可不是賭博上欠的,這可是受法律保護的。」

林凡淡然一笑,「沒事,等會慢慢說。」

劉曉天從警車上下來,「怎麼回事?」

胖男子立馬上前,「這位同志,我們沒事,這人欠我們錢,我們是來要賬的,是他報的警,我們都不知道怎麼了。」

林凡指著三人說道;「這三人合起來賭博詐騙這人,以有目的性的賭博方式詐騙人家。」

胖男子有些緊張的說道:「我們沒賭博,我們也沒詐騙他,你這人別誣陷我們。」

如果是別的人,劉曉天還可能會有些疑惑,但眼前這人是林大師,這情況可就得斟酌斟酌了。

林凡笑道;「摸下他胸前的衣服,裡面應該藏了不少牌。」

胖男子聽到這話,面色陡然大變,好像有閃躲的意思,而劉曉天則是眼疾手快的摸去,果然,這單薄的衣服上暗藏玄關,裡面藏了不少張牌。

「老哥,你帶著警察們去賭博的地方,我想那裡應該還有證據留著,這錢說不定也能追回來。」林凡很淡定,就跟什麼都知道一般。

這讓三個男子,感覺是遇到了鬼一般,眼中充滿了驚恐之色,可是緊接著,林凡一番話,讓他們三人,一個個都驚跳了起來,直呼不可能。

「這兩個瘦子有案底,這個胖子也有問題,可以好好的查一查,劉所長,這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你了,我就先回去了。」林凡擺了擺手,這事基本解決,後面的事情就看劉曉天自己了。

劉曉天看到林凡要走,頓時上前,「你就這麼把事情扔給我們了?」

林凡笑道:「劉所長,你可是警察啊,我就是一個好市民,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這最後肯定得靠你們了,不說了,我得回去休息了,哦,對了,我店面搬地方了,以後就在天宏商業街區了,開業的時候,可以過來玩玩。」

劉曉天拍著林凡的肩膀,「知道了,自從認識你之後,這業務量越來越忙了。」

「哈哈。」林凡笑著,「這不是好事嘛,忙的越多,社會才會越和諧埃」

林凡擺著手,上車,隨後朝著王濤說道:「老哥,以後別賭了,這賭錢贏來的錢是最不靠譜的。」

王濤看著林凡,久久沒有回神,直到車尾消失在眼前之後,他才反應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