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彪悍的人生>第0293章 我明著跟你來(第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93章 我明著跟你來(第四

小說:彪悍的人生| 作者:新豐| 類別:同人競技

主持人笑道:「我可以告訴你,這兩位之中必有一位是老千,你認為是哪位?」

深陷賭博的嘉賓看著兩人,上下打量著。

主持人指著林凡,「你看他是嗎?」

嘉賓搖頭,「不是,他看上去像學生,白白凈凈的,我看不像。」

「那這位呢?」

嘉賓仔細的看了一下,隨後點頭,「他應該是。」

「為什麼?」

嘉賓道:「他兩隻手各缺少兩跟手指,我想應該是老千。」

歐行雲笑了笑,心裡也有些無奈,這特么的失手一次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大到可以左右一生。

主持人此刻賣著關子,「這兩位到底誰是老千呢。」

一些看直播的觀眾罵娘了。

「這主持人是不是智障啊,還是把我們當成智障了,真當我們不知道林大師埃」

「麻吉,這節目現在越來越無趣了,要不是為了看林大師發揮,我看個屁埃」

「這節目看的就是這幾個賭王之間的賭術,比看賭神電影還要爽快,我想就算是賭神片也不過如此吧。」

最終主持人揭秘了,興緻高昂道:「其實這兩位都是。」

嘉賓露出了驚訝的神色,這是導演吩咐的,表情越誇張越好。

台下的嘉賓們也是傳來了驚呼之音,這是現場直播,你以為導演不弄固定的人員捧場,你以為他敢直播嘛。

主持人介紹道:「這位是北方賭王歐雲行,而這一位則是最近網路直播間,為大夥展示反賭的林老師。」

「兩位老師你們好,歡迎來到魔都衛視做客,眾所周知,十賭九詐,以你們的經驗,你們認為這賭博如何?」

歐雲行剛想開口,便被葉真鳴給搶去了,「以前可以說是十賭九炸,但現在可以說是十賭十詐,以前賭錢沒那麼多高科技,憑的都是手法,現在不同了,這手法重要,但有時候你玩不過機器,所以說,當你越賭越深的時候,會不會感覺自己輸的很厲害,那是因為你無形之間,已經走到了你曾經不賭時,所接觸不到的一類,但你根本沒感覺,你感覺這還跟以前一樣。」

主持人,「葉老師,你剛剛說到這高科技,這『高科技』很有意思,眾所周知,現在科學技術很發達,籠罩著每一個行業,不知道在賭桌上,會經常看到那些所謂的高科技。」

歐雲行開口道;「現在。」

可是這話還沒說完,又被葉真鳴給搶去了。

葉真鳴從一旁拿出一個錢包,「你們看著是不是一個很普通的錢包,但就是這一個很普通的錢包,他卻是賭錢中最為常見的作弊手法,我現在手中有兩張牌,一張4,一張5,我現在就這麼一模,放在錢包上,你們看,這是什麼牌?」

主持人驚嘆,「兩張5。」

歐雲行心中不爽,這葉真鳴真會搶話題,而林凡坐在中間,倒是一句話都沒有插嘴,看著各位表演。

直播間急了。

「麻吉,我們都知道這是錢包啊,但我們想看林大師發揮,這傢伙真特么的能說。」

「不是能說,是太會搶話題了。」

葉真鳴道:「這錢包的一側。有一個暗口,當將手擋住的時候,這牌往裡面一塞,就會彈出另一張牌,你們能發現嗎?」

嘉賓們搖頭,主持人驚嘆道:「沒想到一個小小的錢包都有這種功能。」

林凡坐在那裡,心裡也在嘀咕著,自己這上來一句話都沒說,是不是太不咋的了,這要是不說話,任務可不一定能夠完成,但是這葉真鳴太能吹了,根本不給人機會。

就在這時,歐雲行開口了,「這些東西,其實最容易得手的就是跟朋友們一起賭的時候,最為不易被察覺,而去一些比較大的地方,或者豪賭,這些都是不能放在桌面上的,所以說,現在賭錢還是看手法,這是最不容易被人發現的,我這輩子,大大小小賭博無數次,只有一次失手過,而就是那一次,我少了四根手指。」

主持人點頭,「歐老師對於手法能不能跟我們講一講。」

歐雲行笑了,終於有自己說話的機會了,可是讓他崩潰的就是,這話還沒有開口,一旁的葉真鳴直接開口了,「這手法有很多種,標記,藏牌,這說起來好像很簡單,但是。」

葉真鳴的話還沒有說完,林凡笑道;「這標記跟藏牌只是最為小道的辦法而已,真正的手法便是沒有任何破綻,永遠不會被人發現。」

「你這。」葉真鳴沒想到這後背竟然搶他的話,頓時不悅了,想要反駁一下,但突然間,他愣住了。

歐雲行看到葉真鳴吃癟,此刻也是暗笑,可突然,他跟葉真鳴一模一樣,也都睜大了眼睛,略微不敢置信。

林凡將外套脫去,裡面只穿著一件無袖t袖,雙臂光溜溜的。

隨後兩指夾住撲克牌的兩邊,微微一震,撲克牌就跟落葉旋轉一般,在手掌上旋轉起來,指尖微微一動,撲克牌分為兩份,旋轉在小拇指與大拇指的上面,相互交替。

直播間炸了。

「槽,666,林大師出手了。」

「這是什麼洗牌模式,簡直驚天動地了。」

「我早發現這葉真鳴太會搶鏡頭了,現在林大師出手教他如何做人,實在是太爽快了。」

「**來了,林大師要逆天了。」

「麻吉,終於等到這一幕了,為了等待林大師表演,我都等的想死了。」

此刻別說觀眾們驚呆了,就連主持人也徹底的傻眼了。

林凡手指一動,六張牌飛了出來,一邊三張,覆蓋在那裡,隨後抬起頭看向面前的嘉賓,「這是什麼牌?」

嘉賓一愣,隨後開口道;「三條6。」

「那我這呢?」

嘉賓,「雜牌,7k9。」

林凡點了點頭,「那好,我現在就明的跟你來,我讓你輸的心服口服。」

這一刻,眾人不知道林凡是要幹什麼,只見他將面前的雜牌推到桌子中間,一手捂在上面,隨後抬起頭,嘴角露出一絲笑容,「我知道你的牌,你也知道我的牌,我現在跟你來,你敢不敢?」

嘉賓一愣,隨後笑道;「敢,我都看到你的牌了,而且你就這麼捂著,還能換牌不成。」

林凡看向一旁的葉真鳴,「你認為我這個樣子,能不能變牌?」

葉真鳴一愣,思考許久,眼前這小子光禿禿的雙臂,根本沒法藏牌,如果是長袖衣服,他倒是會相信這小子會把牌給變了,但現在是不可能的。

「不能。」葉真鳴說。

直播間。

「槽,這是什麼情況,林大師這麼赤果果的捂住牌也能變牌不成?」

「變個屁啊,你當真是賭神,還是有特異功能。」

「出老千,長袖衣服是最好的藏牌地方,現在林大師就是無袖衣服,還這麼單薄,我就想問怎麼變?」

「呵呵,老子秋刀斬魚,健身結束,他要是能變出來,老子直播吃翔。」

「這屎你吃定了。」

主持人,「歐老師,你認為林老師,能把牌變過來嗎?」

歐雲行搖頭,「按理說根本不可能,就算手法極快,沒有遮擋物,也會暴露出來。」

林凡笑道:「這是明著跟你來,你對你的牌充滿了信心,那麼你來把我手拿開。」

嘉賓疑惑了一下,隨後抓著林凡的手,慢慢拿開。

當桌下的牌暴露在眾人的視線中時,所有人都驚呆了。

「槽1

ps:你們有沒有過,一晃腦袋,腦袋裡面就跟有水一樣,擺來擺去,還很疼,這是為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