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彪悍的人生>第0302章 有的時候也需要套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02章 有的時候也需要套路

小說:彪悍的人生| 作者:新豐| 類別:同人競技

林凡趴在橋欄上,「如果我跟你說,我根本不想管你的事情,只是回來的時候剛好碰到你在這,你信不信?」

「神經玻」何曉明看著林凡,「你這人到底想幹什麼?如果你是想跟我說白天事情,那現在請你離開行不行?我的事情根本不用你管。」

林凡搖頭,「小朋友,不管怎麼說,我也算是你叔,我也有責任好好的教育你。」

何曉明不由的笑了起來,一臉的不屑之色,「你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就憑你也想當我叔,簡直做夢,我何曉明這輩子就把話放這了,我這輩子就算死,也不會叫你叔。」

「你別以為跟我父親認識,就感覺壓我一頭,我何曉明說出去的話,就是潑出去的水,永遠都不會收回。」

林凡笑了笑,「你說你在你父親的心目中排名第幾?」

何曉明看著林凡,「你到底想幹什麼?我告訴你,我在他心目中就是一個不成器,整天遊手好閒,無所事事的廢物,他永遠都將自己放在第一位,而我就是可有可無,隨意打罵的東西而已,我。」

林凡擺手,「我現在讓你父親過來,如何?」

何曉明冷笑一聲,「我看你還是別打了,如果是因為我的事情,他是不會過來的。」

「他會過來的。」林凡笑道。

「這麼自信。」何曉明看了一眼林凡,「我告訴你,他每天九點入睡,就算是再大的事情,他也會放在明天處理,更不用說關於我的事情。」

林凡搖頭,「他會來的,因為你爸他怕我,我讓他來,他絕對會來。」

何曉明雖然跟父親鬧了矛盾,但是聽到這傢伙說的話,心裡頓時怒火中燒,感覺這傢伙是在侮辱自己的父親。

撥打電話,裡面傳來了何曉明熟悉的鈴聲。

「何總,我現在在七彩大橋,你到橋尾來找我,我在那裡等你。」林凡說完之後,就掛掉了電話,隨後看向何曉明,「來了,跟我去橋尾。」

「我不去。」何曉明吼道,突然,林凡一手搭在何曉明的肩膀上,頓時讓何曉明全身失去了抵抗的力氣,乖乖的跟著林凡朝著橋尾走去。

車子停在那裡。

何曉明才不會相信這傢伙是看到了自己,他不明白這傢伙到底想幹什麼?莫非是來教育自己不成?

簡直可笑。

「你特么的到底想幹什麼?我告訴你,我不是慫人,你別以為你自己多牛逼,你那一套對我沒用。」何曉明吼道。

林凡沒有理睬,回到車子後備箱里,拿來了一根繩子,隨後來到何曉明面前,「看看這繩子結實不?能弄開吧?」

何曉明抖了抖肩,「你這人真搞笑,是不是想跟我講大道理呢?是不是想說,我跟我父親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應該團結友愛,互相愛戴?還是團結就是力量,我能不能弄斷?你別逗了,現在什麼年代了,還跟我說這些玩意,你們都過時了。。」

「我並沒準備跟你說這些。」林凡笑了,拉了拉手中的繩子,隨後看著何曉明,「我是讓你知道,等會你別掙扎,就憑你這小身材板,是掙扎不開的。」

何曉明大驚,面色一變,「你想幹什麼?」

林凡很淡然,「綁住你埃」

「槽。」何曉明哪裡能如了林凡的願,瘋狂的掙扎著,但在林凡手裡,何曉天就跟小雞似的,這一番掙扎,也只是徒勞而已。

「救命啊救命埃」

呼叫著。

可是現在這時間段,很少有人路過,這還沒叫喊多久,何曉明的嘴直接被一個不明物體給堵住了。

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隨後被林凡藏在了橋後面。

「乖乖的坐在這裡,等會你老爸可就要來了。」林凡說道。

何曉明掙扎著,身上的繩子綁的太結實了,他不知道這傢伙怎麼會這麼大力氣,自己一點都反抗不了,只能乖乖的被這個傢伙給綁祝

看著身上的繩子,他突然有種羞恥感,怎麼會是這種捆綁模式。

沒過多久。

何曉明依舊在掙扎著,林凡開口道:「別掙扎了,你父親來了。」

突然。

安靜了。

恐怕何曉明也害怕被自己父親發現自己在這裡。

「林大師。」遠方,傳來了何曉明的聲音。

林凡,「何總,坐這邊吧。」

何承翰,「林大師,白天我兒子的事情,請你不要放在心上,他還是個孩子,不懂禮貌。」

林凡擺手,「不用道歉,這件事情我已經忘記了,今天喊你過來,我想告訴你一件事情,不過你得做好心裡準備。」

躲在那裡的何曉明靜靜的聽著,此刻他一動不動,他現在也想知道,這林大師到底想幹什麼,倒他如何表演。

何承翰一愣,「林大師,什麼事情?」

他的語氣有些緊張,彷彿會有什麼事情發生一般。

林凡深吸一口氣,「今天白天看到你兒子的時候,我看他的面相,會有一劫埃」

當!

何承翰傻眼了,彷彿是沒有反應過來一般,「林大師?你說什麼?他會有一劫?」

林凡點頭,「恩,信不信我?」

「信。」何承翰立馬點頭。

被綁住的何曉明心中笑了,這消息或許對他來說,就是一個好消息,自己真有一劫,恐怕最開心的就是他了,終於少了這個累贅,以後也不用心煩了。

「這是九死一生,生機渺茫。」林凡開口道。

而對何承翰來說,這無疑是一件打擊,就在這時,不僅林凡愣住了,就連何曉明。

何承翰跪在地上,「林大師,你可得救救曉明啊,我就他這麼一個兒子,他還小,不能就這麼沒了埃」

林凡頭仰九十度,「何總,有時候要看開點,生死由天,不可篡改,你對他恐怕也很失望吧。」

何曉明安靜的待在那裡,低著頭,心中冷笑,「也對,他跪下來讓別人救自己,或許就是想將自己弄的高高的,表現的很關心自己,至於別的,一切都是因為自己不爭氣。」

隨後他接著聽著,他,他到底會說些什麼。

何承翰點頭,「對,他是讓我很失望,但這一切我不怪他,都是我的原因,他媽走的早,這件事情我有責任,後來我對他更加的關心,只要他想要的,哪怕再難,再貴,我也都會滿足他,在他小學的時候,我一直都很自豪,一直到初中,我看他也大了,或許也能看開了,我那時候也還年輕,遇到了跟自己合適的女子,我想給他找個媽,可是沒想到,就因為我這樣的舉動,徹徹底底的讓他改變了,恐怕是我沒有顧及到他的情緒,讓他不滿,從此變的沉默寡言,一直到現在這般地步。」

「但不管他變的怎麼樣,也改變不了我對他的愛。」

林凡,「你為了他,放棄你自己的幸福,這一切我看很不值埃」

何承翰搖頭,「不,林大師,你沒有孩子,你還不明白,他就是我的唯一,後來我知道他不喜歡,我就跟那人分手了,我不會為了自己的幸福,而讓他不開心,我已經欠他太多了。」

「以前,我拚命的工作,拚命的賺錢,就是為了給他最好的物質條件,讓他無憂無慮,可是現在我才明白,他缺少的不是這些,而是關懷。」

林凡感嘆一聲,「哎,可惜他現在對你的意見很大。」

何承翰,「林大師,這些都不重要了,我求你救救他,哪怕用我的性命,我也無怨無悔,哪怕他記恨我一輩子,只要他活的好好的,我也心滿意足了。」

何曉明躲在那裡,雙目睜的老大,他沒想到會是這個樣子,他不敢置信,這些話會是從父親的嘴裡說出來。

曾經一句又一句惡毒的話,傳入到他的耳中。

「你給我滾,我就當沒你這兒子。」

「你實在是太讓我失望了。」

「我當年怎麼會生出你這孽種。」

「你看看你現在多大了,當年我在你這年齡的時候,已經為自己的事業拼搏,而你現在還是個廢物。」

可是現在,他突然發現,這一切好像不一樣了。

林凡無奈點頭,「何總,我跟你也是朋友了,你既然這樣說,我就給你指條明路,距離這裡一百里,那裡有間寺廟,你去那裡拜佛一日,以自身為他擋劫,至於這最後會在你身上發生什麼事情,我也不得而知,只能看你運氣了。」

何總抬頭,「只要我這麼做,我兒就不會有事了對嗎?」

林凡點頭,「至少這是希望。」

「我明白了。」

最後,何總離開了。

當林凡打開手機的燈光,照在何曉明臉上的時候,只見他低著頭,淚流滿面,彷彿是沒有想到會是這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