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彪悍的人生>第0323章 我是那種聽話的人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23章 我是那種聽話的人嘛

小說:彪悍的人生| 作者:新豐| 類別:同人競技

一個月吶!

好久遠。

不過沒辦法,只能慢慢的等了。

林凡的言論在網路上一石激起千層浪,不過幸好自己也是有死忠粉的人,自己雖然囂張,不對,這不是囂張,這只是實話實說而已,畢竟有時候實話實說會得罪人的。

但是想讓自己改變這種不說實話的本性,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無聊的時候,林凡打開了班級微信群。

已經好久都沒有在裡面說過話了,最新的聊天記錄,還是在上個月的時候,有些人在裡面聊過天。

為了活躍一下氣氛,林凡在裡面發個一個笑臉。

當然,最後的結果就是沒人理睬。

這不得不讓林凡感覺無奈了,一群在躺屍的人。

不過林凡並不知道的便是,在這個微信群內,每一個賬號的主人,看著群里的那一個笑臉,一個個臉色嚴肅,那摁在回復鍵上的手指,不由鬆開了,隨後就當沒有看到這信息,直接將其無視了。

這時,店內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請問,哪位是林大師?」一名中年男子西裝筆挺,神情淡然的走了進來。

林凡斜視了一眼,田神棍伸著手,「這位就是林大師。」

中年男子看著林凡,不由點了點頭,「我是魔都體育局宋秉文,你在世錦賽的表現我們體育局已經有關注,想跟你談一談。」

宋秉文在體育局也有一段時間,曾經也看過不少天才選手,不過像這種的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扛著攝像機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在世錦賽上,博得許多人的眼球。

網路上有有一個投票的選項,就是號召體育局將這種人才給收進來,當然他們體育局收不收人,並不是外面那些輿論所能左右的。

林凡詫異的看了一眼宋秉文,隨後笑道:「那請坐。」

「恩。」宋秉文點頭,隨後坐下來,吳幽瀾則是去準備茶水,林凡主動開口讓人坐下,那自然是同意跟人家交談了,也就是客人。

「宋領導來找我有什麼事情?」林凡開口問道,原本這任務要是沒有完成,他還真的想去參加一兩個比賽,混混名氣,將任務完成,但現在任務已經完成了,他就沒有多大的興趣了,這去參加比賽,也是浪費時間的事情。

宋秉文看了一眼四周,隨後聲音洪亮道:「經過我們的商討,我們認為你在徑賽方面有很高的天賦。」

林凡笑了,「那意思就是想請我去當國家運動員不成?」

不過話又說回頭了,雖說任務完成了,但要是去跟世界各地的人比賽,為國家增點光,那還是不錯的。

所以,現在的對林凡來說,這選擇還有有點困難的。

宋秉文一愣,隨後笑道:「你這是開玩笑了,雖說你在世錦賽上的表現很亮眼,但還是不可能一下子成為國家運動員的,需要一步一步的慢慢上去,我這次來的目的就是跟你說一下,總局很看好你,想好好的培養你,但你需要加入本地的田徑部門,參加國內各省之間的比賽,最終是否能夠成為國家運動員,需要你在國內比賽的成績來說了算。」

林凡驚異道:「我跑的這麼厲害,還要從小地方開始?」

宋秉文心中一笑,「當然,不管你跑的多快,一切都要按規矩來,咱們國家不缺乏跑的快的,就比如那胡飛雲他也不是跑的最快的,但他為何能成為國家運動員?那就是因為他從各省之間的比賽之中脫穎而出,以優異的成績成為國家運動員,而那些還在各省隊跑的很快的運動員,就是因為成績不夠,所以我跟你說這麼多的意思就是,如果你想成為一名國家運動員,就需要從底層開始,我可以為你引薦一個教練,你以後可以跟著他。」

「等等……。」林凡擺手,「宋領導,你要是這樣說,那就沒意思了,我不來了,我也不參加什麼比賽了。」

說到現在,還要讓自己從小運動開始,這不是浪費時間嘛。

宋秉文愣住了,彷彿是沒想到對方竟然會拒絕。

他見識過多少人了,有的年紀輕輕,十三四歲,十七八歲,成績很不錯,天賦很好,一心想成為國家運動員,但哪有那麼容易成功的,肯定是從最下面開始。

這其中還有一個問題,有的人天賦的確很好,但各地的領導與教練,可都得需要業績,如果能夠培養出一名國家運動員,或者在國際賽事上得到了冠軍等等,那這無形之間,就是增加了一份資質。

所以,不管林凡有多牛逼,都得從基礎開始。

宋秉文看著林凡,「你的年紀不小了,能有這天賦,應該為國家增光,可不能好高騖遠,這種機會,可是別人擠破了腦袋都不一定能夠有的。」

林凡擺手,「行了,行了,別說了,你說要是讓我現在就成為國家運動員,去跟國外選手來幾場比賽,我來拿幾個冠軍,為國家增光一下,最後我在退役,你現在讓我從小的開始,這不是浪費我時間嘛?」

「呵呵……。」宋秉文不由笑了起來,隨後看向林凡,「小夥子,做人不能好高騖遠,你的想法讓我想笑,世錦賽的一幕,我們雖然都看到了,但這並不能代表什麼,想要成為一名專業的國家運動員,可不僅僅需要的是實力,還要服從命令……。」

吳幽瀾端著茶水走來,「請喝茶。」

宋秉文剛想接過茶杯的時候,林凡直接拿過來,直接喝了一口,「行了,這事不用談了,我對這沒多大興趣了,你回去吧。」

現在這意思就是直接趕人離開了,語氣一點都不婉轉。

宋秉文的臉色有些難看了,感覺這小子實在是不知好歹,隨後直接起身離開。

但人離開之後。

林凡瞧了一眼,「啥玩意哦,還服從命令?這不就是要聽話的嘛,比賽就是拿成績說話,還聽話呢,然怪現在越來越不行了。」

田神棍無奈,「你看看,你又得罪一個人了。」

林凡撇了撇嘴,「我是賣手抓餅的,他是管體育的,兩碼事,他又不能把我怎麼樣。」

田神棍點頭,「這倒也是哦。」

而此時,在外面,則是有一群人在跟周圍的人交談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