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彪悍的人生>第0398章 這……這(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98章 這……這(第三更)

小說:彪悍的人生| 作者:新豐| 類別:同人競技

趙鍾陽悄悄來到林凡身邊,「林哥,你這還會畫國畫啊?」

林凡淺笑一聲,「略知一二,小懂,小懂。」

「我就說嘛,要是畫畫還這麼好,那就太嚇人了。」趙鍾陽說道,就他現在所知的,林大師所會的技能可不是一兩樣,而是太多,太多了,多的都快讓他有些受不了了,你說一個人,怎麼可能這麼厲害。

下面的孩子們靜靜的等待著,都異常的期待,林凡問道:「你們想老師畫什麼?」

經過治療,已經健康的小胖,抹了一下鼻涕,「奧特曼。」

「奧特曼不好看,我要看老虎。」

「我要看山。」

「我要看大海。」

孩子們,爭執了起來,都有各自想要的情景。

直播間內的人頓時笑了起來。

「哈哈,笑死我了,林大師這一次可能要悲劇了,這裝逼不成反被草了,這些熊孩子,要求太高端了。」

「不知道林大師會畫些什麼,據我所知,林大師好像不會畫畫吧。」

「好像是的,不過不管怎麼樣,我都看好林大師,像林大師這麼有愛心的人,現在可很少見了。」

林凡此刻擺著手,「好了,好了,你們的要求太多了,我這滿足不了你們啊,既然如此,那老師只能自由發揮了。」

畫桌上,擺放著工具。

林凡提起一支筆,「國畫歷史悠久,經歷了多個朝代,在這斷時間裡,出過不少名人,而國畫分為人物,山水,花鳥三大科,今天老師就將這三大科結合在一起,繪畫出一副好看的畫,好不好。」

「好。」孩子們歡喜道。

直播間。

「666,林大師這功課做的足啊,說的一套一套的。」

「三大科融入一幅畫中,簡直驚人的很,坐看林大師的傑作。」

「不知道林大師會畫出什麼模樣的話。」

愛畫畫的老頭,「林大師這要求可不簡單啊,我老頭子,這輩子一直研究山水畫,卻是不擅長人物與花鳥,據我作死,擅長其二,已經屬於大師中的頂尖人物,而三種都擅長,顯然是不可能了。」

「頂,樓上大師說的有理。」

「1。」

「雖然我不懂國畫,但也知道,專一項容易,想要專兩項,這精力就不夠了。」

「我發現你們還真是有病了,林大師這是跟孩子們畫畫玩呢,你們討論的也太認真了吧。」

而這時,林凡開口道。

「國畫是有畫法口訣的,下面你們可要好好記著。」

「畫前需定形,先從樹根起!勾出樹枝幹,稍點樹梢墨!顏色要細調,紅綠要純清#」

林凡手腕一動,開始在畫紙上勾勒著,下筆如神,瞭然於胸,對於擁有百科全書的知識,任何心中所想,都能在畫紙上跳躍出來。

直播間內的觀眾們沸騰了。

「我擦,霸道了,這一出口,就非同凡響啊,不過這口訣是那門的,怎麼沒聽過。」

「聽個屁,你又不會畫畫,我去網上搜索了,竟然沒找到,這是林大師原創的不成?」

「那個陶大師,你在不在了,趕緊說說,這是啥意思?」

而此時,愛畫畫的老頭,正在思考著,他聽到這口訣的時候,內心一凝,感覺這口訣有些不一般啊,通俗易懂,而且條理很是清晰。

乖乖,不得了埃

當看到林大師如今所繪畫出來的圖案時,他眉頭微微一皺,這就有些看不懂了,如今直播間的人正在詢問自己,他身為大師,自然要回答一番。

「林大師剛剛所說的口訣,我沒有聽過,不過這意思通俗易懂,不得不說,對國畫初學者來說,很是重要,這裡包含了國畫所需要注意的事項,很值得借鑒。」國畫大師陶世剛說道。

「我去,沒想到林大師還真的有能耐了,這一開口,所說的就是不得了的東西埃」

「陶大師,你看林大師的畫工怎麼樣?」

陶世剛,「這暫時還沒能看出來,不過這林大師的握筆方式有些不對勁,專業人士的握筆方式應該是,食指的兩個指間關節處由外向里壓住筆桿,中指勾住筆桿,用第一節指肚緊貼著筆桿,食指和中指要往裡壓力。」

「長見識了,陶大師不愧是大師,這現場教學,受益匪淺。」

「我也感覺林大師的握筆方式有些不對勁了,林大師這握筆方式是食指壓制在筆面,好像很用力。」

「咱們別討論了,林大師又不是專業畫畫的,他現在這是在教孩子們畫畫,本來就是一件好事啊,等林大師畫好之後,你們在跟林大師說不就好了嗎?」

「這倒也是,咦,你們看,林大師這是再畫山水畫埃」

「畫的也太快了吧,林大師玩大了,竟然雙筆其下,這得多高端埃」

「不管是不會死熟悉的領域,林大師都喜歡炫耀一番,就現在這造型,我給滿分。」

此時,林凡越畫越是上手,速度也越來越快,這整體一副畫,早已經在腦海之中。

精氣神,三體,雖說很懸乎,但是在注意力集中的情況下,可將這種精氣神融入到作品之中,第一眼望去,給人的感覺,就是這作品會很有活力。

陶世剛看著直播,他現在需要緩一緩,而這時,門外有人敲門。

「進來。」

當看到來人的時候,陶世剛不由笑了起來,「月老哥怎麼來了?」

月老哥也就是月秋居士,這不是真名,而是在國畫界中的一個名號,此人在花鳥畫的造詣上頗高,在國內數一數二。

「陶兄,你這是在幹什麼呢?」月秋居士問道。

陶世剛笑道:「作畫之前,看看直播,凝聚精氣神,剛好有些小夥子在畫國畫,我也就看看,看你這樣子,想必是有事情而來的吧。」

月秋居士笑道:「這還真是逃不過你的眼睛啊,是這樣的,我準備開一場國畫展覽會,可是我的畫作不夠,所以想跟你求幾幅畫,借用一下。」

「哈哈,好說,好說。」陶世剛笑著說道,他們這些大家,一般一幅畫,只要畫好后,就會有人來求畫,而有些人則是提前預定,一般的價格都在幾十萬,而一些,大型畫作,完美畫作,價格都在百萬之上。

因此對於他們來說,平時倒是不缺錢,而如今這月秋居士要開畫展,憂愁的倒不是錢財,而是畫作不夠,所以來找好友討幾幅。

由於好友來了,陶世剛倒是忘記了關注直播,而是跟好友聊著天,談著畫作上的事情。

不知道過了多久。

陶世剛突然反應過來,隨後笑道;「月老哥,我在直播里看到一個有意思的小伙,他給咱們國畫來了一首口訣,我聽了之後,感覺很有意思,我來給你看看。」

月秋居士一愣,「是嗎?還有這種小夥子?」

陶世剛將目光看向直播,原本還是一臉笑意的臉,突然愣住了,雙目一瞪,彷彿是見了鬼一般。

「這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