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二章 雷霆聖體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二章 雷霆聖體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二章雷霆聖體

「娘,小妹,我回來了。」

回到家中,陳雷向著自己的娘親和小妹打招呼。

「雷兒,今天怎麼樣,累不累。」

陳雷的娘親是一名面容秀麗的少婦,雖是粗布衩裙,但卻難掩其風姿,而小妹陳芊兒,更是難得的美人胚子,同樣天資卓越,雖然年僅十一歲,卻已然是武基境第八層的修為了,雖然不比當年的陳雷,但在整個陳家中,也絕對算得上是難得的天才。

而陳芊兒的口頭禪就是一句:「哥哥,我保護你1

看到母親和妹妹,陳雷心中泛起濃濃的溫暖,前一世父母小妹都死在血狼盜匪團手中,這一世,他要保護父母和小妹,讓他們開心快樂一生。

「娘,我沒事,家中還有多少錢,我有急用。」

對於自己的母親,陳雷沒有客氣,直接說道。

陳雷的母親對他很是放心,並沒有詢問陳雷要錢做什麼,直接將家中僅有的一百兩銀子交給了陳雷。

「百兩紋銀嗎,足夠了,娘,我出去一趟,今天晚點回來,不必擔心。」

陳雷接過錢后,向著母親和小妹交待一聲,轉身離去。

「小心些,早些回來。」

陳母叮囑一句,目送陳雷離開。

陳雷離開家后,直接來到鎮上一間打鐵鋪,向著鐵匠陳大鎚說道:「大鎚叔,你這鋪子借我用用,這是一百兩銀子,算我租借你的。」

陳大鎚笑道:「好,沒問題,用大叔我幫忙嗎?」

陳雷道:「不用,不過這段時間,別讓人打擾我就行,我最多兩個時辰就出來。」

陳大鎚道:「沒問題。」隨後,陳雷直接鑽進了打鐵鋪中,而陳大鎚則將打鐵鋪的大門直接鎖祝

片刻后,打鐵鋪內傳來一陣叮叮噹噹的敲擊聲,聲音中蘊含著某種韻味,讓外面的陳大鎚不由眼前一亮:「這小子這麼神秘,到底在鼓搗什麼東西?」

兩個時辰后,陳雷拿著一根兩米多長的銅棍,上面刻滿了繁複的花紋走了出來。

「大鎚叔,我用了你兩百斤赤銅,還有十斤精鐵,加上租鋪子的錢,一百兩銀子夠了吧。」

陳雷向著陳大鎚說道。

「夠了,夠了,用不了,你弄了個什麼東西?」

陳大鎚眉開眼笑,陳雷用的這些東西,六十兩銀子就夠了。

「那就行,再見了,大鎚叔。」

陳雷根本沒有回答陳大鎚的問題,拿著兩米多長的銅棍便飛跑而去。

「這小子,還是這麼毛毛燥燥的。」

陳大鎚笑罵一句,也不去管他。

陳雷很快便出了青陽鎮,也不管天色黑暗,直接鑽入了後面的青陽山中。

很快,陳雷便來到了青陽山一座荒無人煙的山頭,檢查過四周無人後,深吸了一口氣,將手中的兩米長的銅棍插在山頂,開啟了銅棍上面的一個機關。

隨著機關的開啟,銅棍上面,一道道微弱的電弧不住的游竄,而半空中,彷彿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出現,將一道道烏雲聚攏而來,眨眼間,形成了一片方圓百米的雲層,將山頭籠罩,雲層中,不時傳來轟隆的雷鳴聲,更有一道道電光不時閃現。

「就是此刻1

陳雷深吸一口氣,盤坐在山頂,雙手緊緊握住了那一根銅棍。

而陳雷握住銅棍的剎那,天空中一聲巨雷響起,一道閃電直劈而下,落在了銅棍的頂端,一簇簇的電光沿著銅柱蜿蜒而下,直接沒入了陳雷體內,頓時,陳雷面孔變得無比扭曲,彷彿承受著無盡的痛苦。

不過,陳雷雖然承受著極端的痛苦,雙手卻是緊緊握著銅棍,不曾鬆手,一道接連一道的雷電劈落下來,通過銅柱,進入了陳雷體內。

兩個時辰后,雲消雷散,陳雷握著的那根銅棍,直接化為了一地的碎屑,而陳雷,則是長身而起,眼露精光,他體內的隱患,徹底清除,且開啟了最稀少的修鍊體質,雷霆聖體。

陳雷上一世,是在一次大雨滂沱中,陳凡為救他而命喪妖獸口中,屍骨無存后,陳雷心中怨氣難以發泄,在荒野中狂奔,被雷電劈中,這才覺醒了雷霆聖體的。

雷霆聖體覺醒后,陳雷修為勇猛精進,一日千里,僅百餘年時間,便修至武帝境,而這一世,陳雷則是憑藉著前世掌握的聚雷陣,直接聚雷入體,覺醒雷霆聖體體質,只要雷霆聖體體質覺醒,那麼,他的修鍊之路,將會一路坦途,無人可擋。

「僅是覺醒雷霆聖體,便讓我達到了武基境第九層大圓滿之境,隨時都能夠突破到真氣境。」

陳雷檢查了一番自己現在的境況,發現剛剛覺醒雷霆聖體,他的修為便已經從武基境第六層達到了武基境第九層大圓滿狀態,隨時能夠突破到真氣境。

「真氣境不急著突破,先鞏固一番武基境的境界再說。」

陳雷怕母親和妹妹擔心,沒有繼續突破,而是直接回到家中。

「母親,告訴您一個好消息,我如今已經是武基境大圓滿境界了。」

回到家中,陳雷第一時間將這個消息告訴了母親和小妹,畢竟母親和小妹這幾年來一直為陳雷擔心,尤其是陳母,更是日夜憂心,如今,陳雷自然要讓母親高興一下。

「是嗎,真的嗎?」

果然,聽到這個消息后,陳母激動的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不住喃喃自語:「果然是上天保佑,我就知道我家雷兒一定行的。」

小妹林芊兒也高興無比,一直圍著陳雷打轉,陳雷在林芊兒挺秀的小鼻子上颳了一下:「小丫頭,從今天起,不用你保護哥哥,由哥哥來保護你,誰要是敢欺負你,哥哥打出他的屎來。」

林芊兒小臉一紅:「哥哥,你說話也太粗俗了,不理你了。」轉身,跑到廚房,幫助母親燒菜去了,今天,陳雷一家註定要好好慶祝一番。

「要是你父親在的話就好了。」

豐盛的晚餐中,平日滴酒不沾的陳母,也破例喝了不少,臉色微紅,感嘆的說道。

陳雷的父親陳滿堂,一直在陳家的獵妖隊里工作,獵妖隊雖然掙錢很多,但卻是拿命去拼,是一件十分危險,刀口裡討生活的工作,現在並沒有在家,而是隨著獵妖隊在外面獵殺妖獸。

「娘,您放心,等這次父親回來,就讓父親辭去獵妖隊的工作,孩兒掙錢養家。」

陳母笑笑:「雷兒,你有這心就好,不過你現在最重要的是要修鍊,而不是掙錢養家,這是大人做的事情。」

對於陳雷的話,陳母並不以為意,現在陳雷既然達到了武基境第九層,那麼,所需要的花費就更多了,而且芊兒的修鍊也到了關鍵時候,丹藥更不能省,家中花銷必然會更多,恐怕又要辛苦當家的了。

陳雷知道母親沒有將自己的話放在心上,不過他也並沒有再多說什麼,他現在想要掙錢,易如反掌,是絕不會讓父親再去從事這麼危險的工作的。

吃完飯後,陳雷回到自己屋中,又開始修鍊起來,這一次他修鍊的是前世所修的功法,叫做雷帝經。

他前世被人稱為雷帝,就是因為機緣巧合下,得到上古雷帝傳承,修鍊雷帝經,才會取得令人矚目的成就的,現在,他自然是將雷帝經做為自己首選的修鍊功法。

雷帝經的修鍊他可以說已經熟悉到骨髓之中,一夜修鍊過去,毫無意外,直接突破到了真氣境,而且,在這個過程中,他將武基境的基礎打得牢固無比,剛突破真氣境,體內的真氣純凈度和雄渾度,便可以和真氣境三層的武者相媲美,再加上他掌握的各種武技,就算是真氣境五層的武者,在他面前都沒有絲毫的招架之力,也就是說,現在的陳雷,可以輕易碾壓陳連山教習這樣的高手。

還有五日時間,便是陳家成年弟子考核之日,這五日時間,所有的成年弟子,都不需要再到演武場統一練習了,而是可以自行安排時間。這段時間,陳雷全部用在了修聊功法和各種武技上,經過五日刻苦修鍊,他的修為依舊是真氣境一層,但武技卻十分純熟,威力巨大,除了陳家家傳的基礎功法狂風掌外,還修鍊熟悉了雷帝經中的小雷音劍訣以及青木雷光神針這兩種特殊的武技。

小雷音劍訣是雷帝經中大混沌劫雷劍陣的入門功法,也是基礎功法,而大混沌劫雷劍陣乃是雷帝經中記載的最強大的劍陣,若是修鍊大成,能夠屠神滅魔,威力無窮,前世的陳雷,也只修鍊到了大混沌劫雷劍陣的第一層,是他必修的功法,至於青木雷光神針,這已經不能算是武技了,可以稱之為是秘術,威力巨大,是陳雷用來保命的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