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三章 生死狀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三章 生死狀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三章生死狀

五日時間轉瞬即過,迎來了陳家成年弟子考核的日子,而這期間,陳雷父親陳滿堂也從野外趕了回來,在得知了陳雷突破到了真氣境后,驚喜之情自不待言。

這一天正是陳家成年弟子考核之日,陳家做為青陽鎮五大家族之一,該族成年弟子考核,可以說是青陽鎮的一大盛事,普通百姓自然沒資格前來觀禮,但和陳家同為五大家族的趙、王、聶、孫四大家族,皆有長老帶著自家年輕弟子前來觀禮。

這一日,陳家中門大開,張燈結綵,熱鬧非凡,兩排精神飽滿的弟子站得筆直,迎接各大家族長老及弟子前來。

很快,眾人陸續而至,齊聚陳家演武場,這一次,陳家參加成年考核的弟子共有一百二十名,都是年滿十五歲的少年。

「諸位,今年是我陳家一年一度的成年弟子考核,參加成年考核的共有一百二十名弟子,其中十名在十五歲之前突破到了真氣境,三十五名達到了武基境第九層大圓滿之境,即將在考核中突破為真氣境,下面,開始進行成年考核的第一項,修為測試。」

主持成年考核的長老陳洛圖,直接宣布測試開始。

實際上,每次的修為測試,都是最乏味的,因為大部分人的修為都被家族所掌握,這修為測試,不過是走一個過場,很少會出現意外。

果然,隨著修為測試的進行,三十五名武基境大圓的弟子毫無意外,都突破到真氣境外,而其他人則根本沒有突破到真氣境的跡像。

沒能在十五歲前突破到真氣境的少年,將會成為陳家外圍的雜役弟子,什麼時候突破真氣境,什麼時候才會成為陳家的正式弟子,而在十五歲前突破到真氣境的這些弟子,將會成為陳家精英弟子,會被大力栽培。

很快,輪到了陳雷上常

「陳雷,上1

主持測試的負責人叫到陳雷的名字,大聲念道。

「陳雷,就是那個有著青陽鎮甚至斷山城第一天才美名的少年?」

陳雷一出現,整個觀禮台上便引起了一陣騷亂,畢竟當初陳雷可是整個陳家的驕傲,十一歲,武基境第九層大圓滿,這樣的天才,整個青陽鎮一百年都不曾出過一個。

「哼,那只是過去了,現在的陳雷,只是廢物一個,有什麼好看的。」

觀禮台前,王家長老王長青冷哼一聲,絲毫沒有壓低自己的聲音,他的話整個演武場中上千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王家和陳家矛盾重重,平日兩家弟子相見,一言不合直接動手都是常有的事,若是在野外遇到,直接便下殺手了,王、陳兩家數樁無頭血案,都是對方下的黑手,兩家彼此間都心知肚明,只不過誰都沒有證據罷了,畢竟做下這種事情,那是絕對要做的乾淨利落,不留後患的。

兩家之間都知道將來必然會有一場血戰,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但現在兩家之間誰都沒有把握徹底滅殺對方,彼此忌憚之下,維持著一個微妙的平衡,不過,在一些公眾場合,互相落對方的面子,這可是常做的事情。

這一次的陳家成年弟子考核,王家長老王長青完全是帶著找茬的態度前來的,說話間自然不會給陳家留絲毫顏面。

面對王長青的譏諷,陳家家主和眾位長老臉色難看,但是王長青所說又都是眾所周知的實情,陳家家主和眾多長老就算是有心反駁,卻也沒有什麼借口。

「丟人的東西,你怎麼還有臉參加這次的成年考核,我陳家的臉,都被你給丟盡了。」

陳鷹絲毫不掩飾自己的聲音,冷冷的向著陳雷說道。

陳雷深深看了一眼陳鷹,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轉頭將目光放在了觀禮台上王家長老身上,大聲說道:「老東西,你說誰是廢物呢,你是我陳家請來的客人,卻是如此不懂禮貌,一把年紀活到了狗身上嗎?」

王家長老王長青聽了陳雷的話,氣得鬍子都抖了起來,怒喝一聲:「小狗,你敢對老夫無禮。」

陳雷冷笑,針鋒相對道:「老狗,辱人者人必辱之,對你無禮又如何,你還能咬小爺我不成。」

面對陳雷,王長青還真沒辦法和他一般見識,王長青怎麼也不會想到,陳雷居然敢這麼大膽和他說話,轉而對陳家家主和眾長老道:「陳家主,這就是你陳家的家教嗎?」

陳家家主陳堂軒面對王長青的質問,微微一笑,道:「王長老,你又何必如此生氣,和小輩一般見識,況且,我覺得陳雷此子所說也未必沒有道理,你說是也不是。」

王長青聽了陳堂軒的話,一肚子悶氣更是無處發泄,盯著陳雷,恨不得將陳雷碎屍萬段。

陳雷感知到王長青的目光,絲毫不懼,道:「老狗,你看什麼看,小爺我今天就讓你知道知道,小爺我真正的實力。」

說完,不理會王長青要吃人的目光,徑自來到測試修為的石樁前,也不見他有絲毫做勢,輕輕一掌拍在測試修為的石樁上面,能夠承受武基境大圓滿全力攻擊的石樁,轟然一聲,炸為了粉碎。

「這怎麼可能」

無論是觀禮台前眾多長老,還是演武場上圍觀的陳家子弟,都深深的震驚了,一個個張大嘴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這一幕,尤其是陳雷的教習陳連山,更是幾乎都不能夠呼吸,他清清楚楚記得,五天前陳雷還只是武基境六層的修為,但現在,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會達到了武基境大圓滿境界,不對,不是武基境大圓滿,看陳雷剛才出手不帶絲毫煙火氣,便將測試石樁擊成粉碎,這隻有真氣境的修為,方能夠做到。

這幾天到底發生了什麼,陳雷怎麼會有如此巨大的變化。

陳鷹也徹底呆住了,那漫天的碎石就如同一個個巴掌一般,啪啪抽得他滿臉通紅。

王長青眼力自然不會差,他同樣無比驚訝,不過,轉眼間,他的聲音便再度響起:「哼,不過是達到武基境第九層大圓滿,有什麼可以驕傲的,我王家子弟中,在你這個年齡,突破真氣境修為的比比皆是,你這樣的成績,在我王家連螻蟻都算不上,枉你居然還如此洋洋得意,真是井底之蛙。」

陳雷道:「老東西,既然你這樣說,不如一會兒讓你王家弟子和我切磋一番,看一看你王家的精英,到底是什麼了不起的存在,還是只會在自己家中吹大氣,一到外面就成了狗熊了?」

王長老眼神陰狠的看了一眼陳雷,毫不猶豫答應道:「好,一會兒在對戰時,就由我王家弟子掂量掂量,看你有什麼能耐。」

青陽鎮五大家族每次的成年考核,幾大家族都會派出年輕弟子進行切磋,衡量彼此的實力,這也是慣例,所以,陳雷和王家年輕弟子進行切磋,沒有絲毫違規的地方。

最後,所有陳家弟子考核完畢,進入到了對戰的階段。「下面,哪家弟子挑戰我陳家精英?」

主事長老陳洛圖向著坐在觀禮台上的眾人問道。

「當然是我王家先來了,剛才陳雷不是約定要和我王家弟子切磋嗎,這第一局自然是由我王家弟子先上。」王長青仁不讓的說道。

陳洛圖長老目光看向了陳雷,徵求他的意見。

陳雷向著陳洛圖長老點點頭,大聲道:「陳長老,弟子願意應戰,必不會墜我陳家威名。」

陳洛圖道:「好,王長老,陳雷如今修為乃是真氣境一層,你們派出的弟子,也不得超過真氣境一層,並且,雙方不得動用任何寶具、丹藥,只憑本身修為對戰。」

王長青哈哈一笑,傲然道:「那是自然,我王家弟子自然是不屑於動用外物手段來欺負你陳家弟子,不過,本長老要加上一個附加條件,這次挑戰,要簽生死狀。」

「什麼,要簽生死狀?」

陳洛圖長老一怔,以前可沒有這個規矩。

王長青冷笑一聲,聲音中帶著陰森的殺意,道:「不錯,陳雷頂撞本長老,哪裡能這麼輕易就算了,他自然要付出一定的代價,這一次挑戰,雙方之間,不死不休。」

陳洛圖長老將目光望向家主,這樣重大的事情,他可做不了主。

陳家家主陳堂軒則是向著陳雷望來,徵詢他的意見,若是陳雷不同意,那麼,他會尊重陳雷的決定,畢竟陳雷算是陳家的一位精英弟子,他也不願意輕易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