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四章 連斃兩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四章 連斃兩人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四章連斃兩人

陳雷見家主望來,毫不猶豫點點頭,道:「家主,我願意簽生死狀。」

陳堂軒哈哈一笑:「好,不愧是我陳家弟子,有膽量,有氣魄,只要你能夠戰勝王家弟子,本家主有重賞。」

陳雷拱手道:「多謝家主。」

說完,陳雷面向王長青,淡然問道:「不知道王家哪位弟子前來賜教?」

「長老,讓我去」

「讓我去」

王家一方,立即有四五名青年爭先恐後的請戰,剛才陳雷的狂妄,同樣激怒了這些心高氣傲的王家子弟,每一個人都恨不得將陳雷碎屍萬段,而且,這些王家子弟都極有自信,他們能夠戰敗並且殺死陳雷,因為他們每一個人踏入真元境一層的時間,都要比陳雷長,還有,每一人都修有王家秘傳的武技,若是對付不了陳家一名剛剛步入真元境的菜鳥弟子,他們怎麼配稱得上是王家的精英。

王長青看了一眼求戰心切的弟子,十分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口說道:「金鵬,就由你出戰吧,將陳雷小狗的狗頭摘下,獎金玉丹一顆。」

名叫王金鵬的少年臉上露出狂喜之色,激動的道:「遵命,弟子定將陳雷人頭摘下,獻給長老。」

說完,飛身形跳到了演武場上,和陳雷一同,在雙方公證人公證之下,簽下了生死狀。

簽完生死狀,王金鵬將手中毛筆狠狠摜在地上,看向陳雷,如同看向一個死人。

雙方步入演武場正中央,王金鵬怒喝一聲:「陳雷,記住爺爺的名字,殺你者,王金鵬是也。」

說完,整個人鋒芒畢露,雙臂張開,若一隻金鵬一般,狠狠向著陳雷撲了過來,而王金鵬的雙爪,呈淡金色,爪風犀利,每一次爪擊,必伴隨著刺耳的破空之聲,震人心魄。

「我王家弟子,隨便出來一人,便能夠輕鬆碾殺你陳家弟子,這王金鵬修習我王家金鵬翻天訣中的金鵬撕天爪已是小有所成,雙爪可切金斷玉,陳家小狗自求多福吧。」

王長青輕撫鬍鬚,臉上得意無比,王家的金鵬翻天訣,乃是鎮族功法,雖然這金鵬撕天爪僅是金鵬翻天訣中的基礎功法,但是,威力卻是無窮,比起陳家的基礎功法狂風掌,強了不知道多少倍。

陳家家主及眾位長老臉色頓時難看起來,沒想到王家隨便一名弟子,居然如此厲害,陳雷以前畢竟只是一名普通弟子,除了基礎功法狂風掌,還沒有修鍊過陳家強大的武技,怎麼看都不可能是王金鵬的對手。

「死吧1

王金鵬身法也極為飄忽詭異,幾個轉折,轉眼間便出現在了陳雷面前,雙爪撕破虛空,狠狠向著陳雷的脖子抓了過來,若被抓實,僅這一爪,恐怕就能夠將陳雷脖子抓斷。

「這也叫金鵬撕天爪?」

陳雷看到王金鵬揮動兩隻爪子向自己抓來,腦海中不由想起了妖族七大聖中的金鵬大聖,妖族大聖和人族大帝級別一樣,都為最強至尊,這撕天爪,實是妖族金鵬一族的本命神通,后被人族一位驚才絕艷之輩領悟修改,成為了一種強大的武技。

當年,陳雷為雷帝,曾親手斬殺一位金鵬族的大聖,得到過一枚烙印有這種本命神通的命骨,可以說沒有誰比他更明白撕天爪的奧妙,王金鵬所領悟的金鵬撕天爪,在他眼中簡直錯漏百出,一無是處,面對這樣的攻擊,陳雷舉手可破。

「和我對戰居然還敢走神,找死?」

王金鵬看到陳雷面對自己致命一擊,不僅完全忽視,剛才更是有片刻失神,這對王金鵬來講不啻於一種侮辱,王金鵬雙爪再度凌厲數分,要將陳雷斃於爪下。

「1

一聲巨響,王金鵬感覺到胸口一道大力傳來,整個身子如斷線風箏一般倒飛了出去。

「剛才發生了什麼?」

觀禮台上,王長青長老得意的笑容凍結在臉上,剛才明明王金鵬的爪子已經搭到了陳雷脖子上面,只要稍一用力,便能夠將陳雷脖子撕裂,但轉眼間,怎麼鵬兒便吐血倒飛了出去,哪怕是以他的眼力,也沒有看清楚陳雷是怎麼將王金鵬擊敗的。

觀禮台上的其他人,同樣沒有看清楚,陳堂軒本來還為陳雷擔心呢,轉眼間,劇情居然發生了如此大的反轉。

別說觀禮台上的眾人,就連王金鵬都不明白,陳雷是怎麼避過自己嚴密的爪網,一掌擊中自己的。

「你怎麼可能突破我完美無缺的封鎖?」

王金鵬一邊咳血,一邊問道。

「完美無缺,你也太抬舉自己了。」

陳雷冷笑一聲,根本沒有為王金鵬解惑的打算,腳踏追風步,整個身子宛若隱在風中一般,身形若隱若現,飄忽不定,向著王金鵬逼去。

王金鵬只感覺一陣狂風向自己湧來,面對著陳雷的進逼,他凶性大發,怒吼一聲,一拍地面,身子躍起,爪影迸現,兇狠的向著陳雷攻去。

然而,王金鵬悲哀的發現,無論他的爪法如何精妙凌厲,卻是連陳雷的衣角都碰不到,陳雷就如一縷輕風一般,身形快的駭人。

「你也只有這點本事了,時間到了,送你上路。」

突然,陳雷冰冷的聲音傳入王金鵬耳中,王金鵬還未反應過來,突然半空探出一隻手掌,穿過了他的層層爪影,直接按在了他的胸口之上,一股凌厲的勁氣透體而入,將他的心臟震為粉碎。

「為什麼會這樣」

王金鵬緩緩倒在地上,不解的說道,死不瞑目。

「小畜生,好狠」

王長青長老怒喝一聲,凌空一掌向著陳雷拍了下去,瞬間,便見一隻由元氣凝聚而成的巨掌,出現在陳雷頭頂,雷霆一般鎮落而下。

強大的壓力,頓時讓陳雷骨骼幾欲斷裂,體內的真氣瘋狂的運轉全身。

「嗤1

突然,一道指風貫穿而來,將那一隻元氣凝聚而成的巨掌擊碎,無數元氣亂流四處亂躥,颳得陳雷長長的黑髮飄揚舞動。

出手者正是陳家家主陳堂軒,此時他一臉陰沉,冷聲喝道:「王長老,你這是何意,想要破壞規矩不成?」

王長青一臉殺意,道:「陳堂軒,這小畜生殺意如此之盛,手段如此之狠,不除之日後必成邪魔,本長老這是為民除害。」

陳家家主陳堂軒冷笑一聲:「我陳家弟子之事,還輪不到你指手劃腳,兩人簽了生死狀,比試之中生死自負,你王家弟子死了,居然怨我陳家弟子出手狠毒,簡直是笑話。」

此時陳雷也已然從那龐大的壓力下恢復過來,看向王長青,一臉怒意:「老匹夫,你還要不要臉,公平比試中就敢向我下死手,簡真是丟盡你王家的臉面了,來日我必殺你。」

「氣死老夫也1

聽到陳雷的話,王長青氣得鬍子頭髮直豎,但是,就是無可奈何。

「老匹夫,別說小爺我不給你機會,我就站在這兒,你可以繼續派你王家弟子來為你報仇,當然,必須要簽生死狀,否則小爺可沒心思奉陪。」

「長老,弟子願往,取陳雷狗命。」

又一名王家弟子主動請纓說道。

「好,只要殺了陳小狗,本長老個人拿出十顆金玉丹,做為賞賜。」

王長青幾乎是咬牙說道。

王家這名弟子臉上露出一絲喜色,金玉丹那可是真氣境中用來突破瓶頸的寶葯,一顆價值萬兩白銀,而且,幾乎有市無價,很難購買得到,平日里就算有錢,也買不到,現在,王長老一張口就是十顆,王家這名年輕弟子自然是欣喜之極。

王家這名弟子向著演武場走去,後面幾名王家弟子眼中露出羨慕的目光,只要殺死陳雷,就有十顆金玉丹到手,這樣的好事,怎麼輪不到他們呢,沒有搶到機會的幾名王家弟子心中極為後悔。

王家這名弟子簽了生死狀后,向著陳雷道:「小子,記住我的名字」

不等王家這名弟子說完,陳雷便打斷他的話:「我從來不會去記死人的名字,要出手就出手,哪來那麼多廢話。」

王家這名年輕弟子心中鬱悶,怒喝道:「那就看拳」

說完,王家這名弟子雙拳如風,向著陳雷狠狠轟了過來,雙拳所過之處,隱有虎嘯之聲響起,勁風撲面而來。

「雕蟲小技1

陳雷看到王家這名弟子揮拳撲來,心中冷哼一聲,王家這名弟子所用的乃是虎王嘯山拳,算是一門極為威猛,殺傷力強大的武技,但是,在陳雷大帝級的眼光和閱歷下,這一門強大的武技所發揮出的威力,實在是沒有什麼亮點可言,他摧動狂風掌,密集如雨的掌法無孔不入,王家這名年輕弟子沒有絲毫抵抗的能力,僅一個回合,便中了一十八掌,身體骨骼寸斷,死於非命。

「這就是王家精英弟子,不過如此。」

陳雷站在演武場中央,向王長青望去,輕蔑的搖了搖頭,譏諷之意流露無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