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五章 超脫境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五章 超脫境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五章超脫境

「這怎麼可能?」

王長青看到倒在陳雷腳下的王家弟子,臉上神色悲憤中帶著一絲震驚,剛才這名王家弟子,比王金鵬實力還要強上許多,體內的真氣也要深厚許多,並且是經歷過殘酷實戰、見過血的弟子,居然一招便被陳雷擊殺,這陳雷所用的,只不過是陳家最基礎的武技狂風掌而已,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的威力?

此時的王長青長老,將陳雷恨入骨髓之中,恨不得食其肉、寢其皮。

「是超脫境」

觀禮台上,聶家一位長老動容說道。

超脫境!

聶家長老這句話,如一道閃電一般,劈開了眾人心頭的層層迷霧,終於知道陳雷為何會如此強大了。

陳雷,居然將陳家基礎武技狂風掌修鍊到了超脫境。

眾所周知,天下武技由弱到強共分為九階,不過,相同品階的武技,在不同人手中,發揮的威力也並不一樣,除了武技品階外,還要看對武技的領悟,而對武技的領悟,分為入門、精通、小成、大成、圓滿、超脫幾個層次。

而修鍊到超脫這個層次,可以說對武技的領悟已經達到了一個極致,讓武技脫離了本身品階的限制,能夠發揮超出武技自身品階數層的威力。

只不過,超脫境對於修鍊者的悟性要求極高,能夠將一門武技修鍊到超脫境者,十萬名武者中,不見得能夠找出一人,這樣的人才是真正的天才、妖孽。

而陳家陳雷,無疑便是這樣的真正天才,哪怕陳雷在修為方面落後,但憑藉著如此強大的悟性,絕對能夠橫掃同境界修為的對手。

無論是王金鵬還是另外一名王家子弟,他們雖然修鍊的功法品階極高,但是,他們對武技的領悟,充其量只達到入門的水準層次,遠遠不能發揮所習武技真正的威力,又如何會是陳雷的對手。

「老匹夫,你王家可還有弟子願意賜教?」

陳雷並沒有打算如此輕易放過王長青,再度開口邀戰。

「小賊,你不要欺人太甚」

王長青一口老血幾乎奪口而出,雙眼血紅,死死盯著陳雷,若目光能夠殺人,陳雷恐怕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不過,王長青畢竟城府極深,掃了一眼帶來的王家弟子,真氣境一層中的其他幾名弟子,若對上陳雷,絕不是對手,只不過是白白送死,想要勝陳雷,只能夠讓真氣境二層、三層的弟子憑藉強大的修為來壓制他,只不過,陳家絕不會讓這種不公平的比試出現的。

想明白其中的道理后,王長青倒也乾脆,直接道:「老夫認栽,不過,陳雷,你也別太囂張,否則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王長青言語中的威脅之意不言而喻。

陳雷則是絲毫不在意王長青言語中的威脅,道:「這就不需王長老費心了。」說完,不再理會王長青。

陳堂軒則是冷笑了一聲:「王長老,你居然敢如此明目張威脅我陳家,真以為我陳家無人不成?」

王長青只是冷哼一聲,並沒有反駁,不過越是這樣,越說明王長青心中對陳雷的殺意之盛。

見王家無人敢應戰,陳雷將目光放在陳鷹身上,淡淡道:「陳鷹,輪到你了,可敢與我一戰?」

對於陳鷹剛才的出言侮辱,陳雷可是一直記在心中,剛才不予理會,並不代表他會輕易揭過這一過節。

眾目睽睽之下,心高氣傲的陳鷹,面對陳雷的挑戰,又怎麼可能退縮,他來到演武場上,冷冷道:「我倒想看看,你憑什麼這麼囂張。」

雖然剛才陳雷連續擊敗了兩名王家弟子,但陳鷹心中依舊沒有怎麼重視陳雷,還把他看成以前那個可以隨意欺侮的廢物,只見他雙掌一揚,狂風掌中的一式「疾風驟雨」直接向著陳雷拍了過去,頓時間,整個演武場狂風大作,漫天掌影重重疊疊向著陳雷淹去。

疾風驟雨這一招,精妙之處便是出招速度極快,且威力巨大,敵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之際,便被漫天掌力所淹沒,根本沒有招架之力。

「雕蟲小技1

陳雷眼中露出一絲輕蔑的目光,陳鷹的這一招看似精妙,但在陳雷眼中卻有著不下十處破綻,他腳踩追風步,身形擺動,迎著漫天掌影勁風,一式狂風掌中的起手式「風起微瀾」,直接穿過陳鷹的層層掌風,重重轟在了陳鷹的胸口上。

「風起微瀾」這一招雖然只是起手式,講究的卻是無聲無息,無孔不入,讓人防不勝防,陳雷將這一式的精妙發揮的淋漓盡致,陳鷹根本沒有看清楚陳雷是怎麼出手的,便已經中招。

「砰1

一聲巨響,陳鷹揮灑出的漫天掌影消散一空,臉色一白,倒退出去十餘步,再也忍不住,一口鮮血噴出,而在他的胸口,一個清晰的掌印烙印在上面。

「小雜碎,你敢傷我,我要殺了你。」

陳鷹雙眼染上一層血紅,彷彿被激怒的野獸一般,發出憤怒的尖叫聲,雙手微屈呈爪狀,施展出了三階武技陰風爪,直接向著陳雷抓去。

這陰風爪在整個陳家,也算是精妙的武技,陳鷹父親身為家族長老之一,是有權力將陰風爪提前傳授給陳鷹的。

這陰風爪威力和精妙程度,比起狂風掌來要強上數倍之多,狂風掌只是入門基礎功法,連一階都算不上,而陰風爪卻是三階功法,兩者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

不過,陳雷是何人,別說三階的陰風爪,就算是陰風爪的進階功法九幽陰風爪,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並且曾經修練到超脫之境,陳鷹區區入門級的陰風爪,在他眼中幼稚的可笑。

腳踩超脫境的追風步,陳雷愜意之極,身形瀟洒、氣定神閑,彷彿花叢中漫步一般,輕鬆避開陳鷹的陰風爪,瞅准一個破綻,狂風掌中同樣一招「疾風驟雨」拍在陳鷹身上,一瞬間,陳鷹連中十一掌,身體如一塊破布一般倒飛出去,重重摔在了演武場上。

「住手」

突然,人群中傳來一聲大喝,一道身影如一隻灰鷹一般,瞬間飛掠到陳鷹面前,將重傷的陳鷹扶起,略一檢查陳鷹的傷勢,臉色難看無比。

此人正是陳鷹的父親陳卓群,他臉色陰冷,經過檢查,發現陳鷹傷勢嚴重,全身骨骼皆碎,尤其是丹田處,接連中了三掌,武基已然破損,算是廢了。

實際上,按照陳雷的打算,是想要直接將陳鷹擊殺的,但是,他現在的實力,還不足以應對擊殺陳鷹后帶來的嚴重後果,所以這才手下留情,留下陳鷹一命,不過,陳鷹從此之後想要再修習武技,基本上是不太可能了。

「小畜生,好狠辣的手段」

陳卓群低吼一聲,眼中閃過一絲凶光,抬手就向著陳雷拍了下去。

陳卓群可是凝元境五層的武師級的修為,這一記含恨出手,絕非陳雷所能夠抵擋的。

陳雷也沒有想到陳卓群居然會當著眾位長老和家主的面,直接對他動手,心頭升起一股危機感,體內的真氣迅速向著腳下涌去,他的腳心處,已經隱有電光閃動。陳雷雖然不可能抵擋得住陳卓群這含恨一擊,但是,他自信能夠躲過陳卓群這一擊,不過,到時候恐怕要暴露他所學的雷帝經中的功法了。

「住手」

就在陳雷準備施展閃電步躲避陳卓群這一擊時,觀禮台上傳來一聲大喝,一道深藍色的罡氣凌空射來,擋下了陳卓群的這一擊,出手者依舊是陳家家主陳堂軒。

「家主,你為何攔我?」

陳卓群雙眼血紅,直接質問陳堂軒。

陳堂軒一臉威儀,神情嚴肅,喝斥道:「陳長老,你身為家族長老,以大欺不顧身份對陳雷出手,還將不將陳家家規放在眼中了?」

陳卓群悲憤無比,指著陳雷說道:「家主,家規也要照顧人情,這個小畜生將鷹兒給廢了,丹田受損,武基崩潰,這一生都會成為一個廢人,出手這樣狠毒的小畜生,留在我陳家,必然是一個禍害,不如讓我早些除去,以免給我陳家帶來更大的災難。」

陳雷踏前一步,向陳堂軒說道:「家主,弟子有話說,剛才比武場上,大家看得分明,陳鷹使用三階武技陰風爪,這武技凌厲狠辣,動輒便會取人性命,在這樣的情況下,弟子根本無法留手,只有全力以赴,再者,比武講究的就是一個當場不讓步,出手不留情,陳鷹被弟子擊敗,要怪也只能怪他學藝不精,陳卓群將責任都推到弟子身上,簡直是強辭奪理、巔倒黑白。」

陳雷一席話,有理有據有節,引起了眾墓裁。

「小狗,一派胡言,我活劈了你1

聽了陳雷的話,陳卓群更是如同瘋了一般,抬手又向陳雷劈去。

「哼1

陳家家主陳堂軒冷哼一聲,強大的氣勢放出,直接壓制的陳卓群動彈不得。

「陳長老,休得放肆,我陳家家規不容褻瀆,現在,本家主命令你控制好自己的情緒,帶陳鷹下去。」

陳堂軒的意思已經十分清楚,陳卓群不敢違逆,怨毒無比的狠狠盯了陳雷一眼,抱著陳鷹一聲不吭的退出了演武場,只是臨走前眼中所露出的濃重殺機,讓陳雷心頭浮起了一層陰雲。

陳雷心中多了一層警惕,前世他對陳鷹父親陳卓群印像不太深刻,因為根本沒有打過太多交道,但是,從陳卓群剛才的表現便能夠看出來,此人心胸狹窄、睚眥必報,絕非善類,對於這樣的人,如何小心戒備都不為過。

不過,陳雷也知道,這類人膽子也彼沒有十足把握,絕不會輕易動手,至少在這陳家,他不敢明目張對付自己,只要給他一段成長時間,陳卓群這種修為的人,根本不會被他放在眼中。

陳雷心中正盤算著種種謀划,陳家家主轉過來對陳雷也交待了一句:「陳雷,畢竟是同族間切磋,以後切不可出手太重。」

「是,家主。」

對於這位處事還算公正嚴明,一心為家族著想的陳家家主,陳雷還是頗為認可的,在血狼盜匪團血洗陳家時,以陳家家主的修為,完全可以捨棄族人,獨自逃生,但是,他卻沒有這麼做,而是和族人同生死、共患難,最終被血狼盜匪團圍攻至死。

只不過,陳雷的表現,有些太過妖異,連敗王家兩名強敵,又輕而易舉便將陳鷹擊成重傷,一時間,其他的新晉真氣境的弟子,都不敢主動去挑戰陳雷,而那些真氣境二層的弟子們,又不屑於挑戰陳雷,畢竟以真氣境二層修為贏了陳雷,也沒什麼光彩,若是輸了的話,將會更加丟人,而陳雷因為對戰過三場,所以,剩下的對戰中,直到結束,也沒有再出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