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七章 赤火雪流丹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七章 赤火雪流丹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七章赤火雪流丹

「父親,我要陳雷死」

陳鷹家中,一間上房內,充滿了刺鼻的草藥味,床榻之上,一個全身打著石膏板的傢伙,聲音中充滿了無盡的怨毒和憤恨,正是被陳雷打斷全身骨骼,毀掉丹田武基的陳鷹。

看著日漸頹廢的陳鷹,陳卓群心如刀割。

陳鷹是他的獨子,天資非凡,原本有著光明的前途,甚至有著成為陳家下一任家主的潛質,但現在,卻成了一個躺在床上,整天怨天尤人,脾氣暴戾的廢人,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正是陳雷。

陳卓群恨不得將陳雷立即斃於掌下,但是,有陳堂軒護著,他根本不敢下手。

「父親,我一定要陳雷死,還有陳堂軒,居然護著陳雷那個小雜碎,他也要死」

病床上,陳鷹咬牙切齒,心理已經是極度扭曲,覺得整個世界都充滿了黑暗,他心中的戾氣邪火不住的炙燒著他的心靈,讓他有著將整個世界都要毀滅的**。

看到痛苦不堪的兒子,陳卓群心中的殺意也越積越深,臉色越來越寒:「鷹兒,你放心,無論是陳雷還是陳堂軒,都會付出代價的。」

說完這句話,陳卓群彷彿下定了某種決心,安排人照顧好陳鷹,獨自出了青陽鎮,不知所蹤。

「父親,母親、芊兒,你們修鍊進度怎麼樣?」

這一天,陳雷修鍊完畢,吃過飯後詢問父母和小妹的修鍊進度。

陳父滿臉笑容,道:「雷兒,為父體內真氣已盡數轉化為九幽冥王真氣,這九幽陰風爪也修鍊入門,雖然尚未達到精通的層次,但是實力,卻比以前至少提升了十倍還多,如今為父的修為,已然達到了真氣境第九層大圓滿之境,只差一步,便可突破凝元境,成為真正的武師了。」

陳滿堂沒有想到,自己資質平平,但修鍊了這九幽冥王訣之後,修為居然突飛猛進,原本他以為這一輩子都不可能成為凝元境的武師的,但是這才短短几天,居然達到了真氣境第九層大圓滿的狀態,只需要一個契機,便可突破到凝元境,而且他感覺凝元境也根本不是他的極限,他甚至可以成為罡煞境的宗師級高手。

而陳雷母親的修為,也達到了真氣境九層大圓滿狀態,她修鍊的冰火兩儀訣,非常適合她的冰火之體,而冰火兩儀劍這種武技,亦修鍊入門,威力無窮。

至於陳雷小妹陳芊兒,則是已經突破到了武基境,成為了真氣境第一層的小高手,十一歲成為真氣境的高手,這樣的資質,堪稱陳家第一天才。

「父親,母親,這是一門斂息法,修鍊后能夠將修為隱藏,除非有特別的秘法,否則難以窺破你們真正的修為。」

陳雷又將一門斂息法拿出來,讓父母和小妹修鍊,他自己也有修鍊這門斂息法,這樣可以將自己的真正修為隱瞞下來,否則,他們進步速度太快,根本沒辦法解釋。

「太好了,我還正愁修為增長太快,沒辦法向其他人解釋呢。」

陳滿堂見到這部斂息法,高興的說道。

陳母和陳芊兒也將斂息法記在腦海中,認真參悟,這斂息法修鍊起來並不困難,僅僅一個晚上,幾人便都已經入門,運用斂息法后,幾人的修為,陳父、陳母的修為維持在了真氣境五層,而小妹陳芊則將修為維持在了武基境第八層。

見父母將斂息訣修鍊入門,陳雷放下心來,然後說道:「父親、母親,我這些天要出去一趟,早則三天,晚則十天必定回來。」

陳父、陳母此時已然知道自己兒子並非常人,出去必有大事要辦,也不多問,只是叮囑道:「你此去一定要注意安全,多加小心。」

陳雷點點頭,然後,從懷中拿取出一包碧光瑩瑩的木針,交給了自己的父親,說道:「父親,此物叫做青木雷光神針,可破護體真元,共有三十根,留給你用來防身,若是用得好,可滅殺凝元境三、四層的高手。」

「這太貴重了,你還是留著吧。」

陳滿堂聽陳雷這麼一說,根本不敢接受,能夠滅殺凝元境三、四層高手的神針,他聽都沒聽說過。

陳雷笑笑,將青木雷光神針塞到父親手中,道:「孩兒還有,我先走了,你們在家中也要小心。」

陳滿堂點點頭,送陳雷離開。

陳雷離開青陽鎮后,直接鑽進了青陽山中。

他之所以離開,是準備到青陽山中尋找幾味草藥,煉製一爐赤火雪流丹,這赤火雪流丹乃是二品丹藥,是用來突破真氣境到凝元境瓶頸的丹藥,只需一顆赤火雪流丹,便可助修者從真氣境突破到凝元境。

真氣境高手被稱做武者,而凝元境高手則被稱為武師,雖然只相差一階,但實力卻是天差地別,一般來講,一名武師可以輕易擊殺二三十名武者,陳雷的父親、母親都已經到了武者大圓滿境界,若要憑藉他們自己的努力,恐怕需要三到五年時間,方可能突破到凝元境,成為一名武師,這實際上已經算是進步速度飛快了,但很顯然,陳雷沒有這三到五年的時間,這一點時間他也要省下來,所以,這赤火雪流丹便成了最佳的選擇。

赤火雪流丹,是助人突破凝元境最好的丹藥,不僅沒有絲毫的副作用,而且還能夠助人凝練真元,淬鍊肉身,洗筋伐髓。

這赤火雪流丹的丹方,乃是另一片大陸上一個丹道聖地的不傳之方,不過,當初這個丹道聖地的聖主曾夥同其他幾位大帝追殺過陳雷,最後陳雷反將這名聖主擊殺,並且覆滅了這個丹道聖地,這個丹道聖地的所有丹方以煉丹秘術,都成為了陳雷的戰利品。

現在,適合陳雷父母使用的丹藥,非這赤火雪流丹莫屬,而這赤火雪流丹的原材料,也並不算太過珍貴,所以,陳雷決定到青陽山脈中尋找一番,看能不能湊齊煉製赤火雪流丹的原料,煉製一爐赤火雪流丹。

陳雷印像中,青陽山脈深處,有不少煉製赤火雪流丹所需的赤融草和雪紋草,只不過這兩種靈草,分別生長在兩個不同的山谷當中,赤融草生長在烈焰谷,而雪紋草則是生長在寒霜谷。

除赤融草和雪紋草這兩種二品的靈草外,其他的輔助藥材,完全可以到百裡外的斷山城中去購買。

實際上,赤融草和雪紋草這兩種靈草,也可以在斷山城中買到,但是,價格就貴得離譜了,而且,按陳雷的記憶,烈焰谷和寒霜谷中,分別有兩件至寶,正是這兩件至寶造成了這兩處奇異之地,他現在有機會,自然是要將這兩樣至寶取到手中。

陳雷一路向著寒霜谷進發,沿途中遇到一些一階的靈草,也隨手採摘下來,扔進背後的葯簍之中。

「沒有個儲物寶具,實在是太不方便了,有機會一定要先弄一個儲物戒指帶在身上。」

一邊走,陳雷一邊抱怨,想起當初他手上的雷神戒,那可是能夠將一顆星球都能夠裝下的神品寶具,現在,他卻是連一個最低階的一階儲物寶具都沒有,一切都需要白手起家呀。

深入青陽山脈五十餘里后,山路漸漸崎嶇起來,周圍的樹林也越來越密,無數藤蔓纏繞,陳雷正在艱難行進中,突然一陣兵器交擊的聲音從密林深處傳來。

「有人在打鬥。」

陳雷凝神細聽,隱約有聲音傳來。

「陳凡,今天便是你的死期了,要怪,就怪你的好兄弟陳雷吧,誰讓他們得罪了我們王家,今天先將你斬殺,到時候,我會讓人將你的頭顱送到陳雷手中,我想那個時候,陳雷的表情一定會很精彩吧。」

「王吉福,你們以多欺少,算什麼英雄,有本事和老子單挑」

隱約傳來陳凡憤怒的聲音。

「單挑,你也太天真了,陳凡,你以為現在還是家族演武場上切磋嗎,單挑也可以,不過,卻是我們一群人挑你一個,今天,你們幾個一個也別想活著離開,殺」

隨後,便是更加激烈的兵器碰撞的聲音傳來,夾雜著有些受傷后的悶哼聲。

「不好」

陳雷辯明聲音傳來的方向,全速向著打鬥的地方趕去,同時發出一聲長嘯,大聲喊道:「陳凡,堅持住,我是陳雷,我來救你」

被圍攻中的陳凡,如今已經渾身浴血,馬上就要堅持不住了,聽到陳雷的聲音,身體中憑空生出了一股力量,手中長劍翻起朵朵劍花,將自己護住,硬是擋下了幾名敵手的一輪猛攻。

「陳雷來了,正好讓他親眼看著他的好兄弟死在面前,先不急著送陳凡上路,等陳雷出現后,再送陳凡上路不遲。」

王吉福等人同樣聽到了陳雷的嘯聲,反而不急著下殺手了,攻勢放緩了下來。

很快,陳雷的身形從密林中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