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八章 消息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八章 消息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八章消息

「陳雷,看到你的好兄弟死在你面前,感覺是不是很爽呀。」

王吉福一眼看到了陳雷,手中長劍頓時蒙上了一層火紅的真氣,散發熾熱高溫,狠狠向著陳凡的脖子斬去,剛才王吉福一直沒有動用全力,現在陳雷出現,最好的折磨方法,就是讓陳雷眼睜睜看著他的好兄弟死在面前,所以,王吉福直接調動體內所有的真氣,加持到手中的長劍之上,一劍斬落。

王吉福本身修為就是真氣境二層,現在全力出手,哪怕陳凡拚命防禦,也無濟於事,根本不可能擋得住王吉福蓄力的一擊。

感覺到脖子處傳來刺痛,陳凡雙眼怒睜,不退反進,手中長劍舞成一團白光,大吼一聲:「陳雷,不要管我,快逃」

說完,以瘋虎之勢撲向王吉福,哪怕是死,也要給陳雷爭取逃命的時間。

「以為拚命就有用嗎,我要讓你知道,在本少面前,你不過是一個可憐的螻蟻,隨時可以捏死。」

感覺到了陳凡的拚命,王吉福嘴角卻噙著一絲不屑的冷笑,絕對實力面前,拚命也不過是一個笑話而已。

陳雷看到陳凡命懸一線,抖手間已經打出五道紫色電光,這五道紫色電光彷彿無視空間距離一般,幾乎是陳雷剛一發出,便已經穿越虛空,落在了王吉福等五名圍攻陳凡的人身上,剎那間,五人持兵器的手臂,眨眼間化為飛灰,五人重重的倒飛出去。

而趁此機會,陳雷幾個縱躍,來到了陳凡面前。

「陳凡,你怎麼樣?」

陳雷看到全身都是鮮血的陳凡,有些擔心的問道。

「大哥,我沒事,這些都是皮肉傷。」

看到陳雷過來,陳凡撐著的一口氣終於鬆懈下來,再也沒有力氣站立,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陳雷連忙從懷中取出止血粉和化淤散,一外服一內用,為陳凡處理好傷口,這才轉身看向了五名悠悠醒轉過來的王家弟子。

「陳雷,你剛才施的什麼妖法」

王吉福看到陳雷,猶如看向一個魔鬼,剛才他沒有絲毫反應,右手居然直接化為飛灰,這種事情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智商所能理解的層次,將其歸為妖法。

陳雷冷笑一聲:「死人沒必要知道這麼多。」

說完,從地上撿起一把長劍,向著王吉福等人慢慢走了過去。

「你,你不能殺我們」

王吉福看到陳雷如殺神一般走來,嚇得連話都說不利落。

陳雷卻是絲毫不為所動,走到一名王家弟子面前,毫不猶豫,一劍將其頭顱削下。

「啊1

血腥的一幕,將王吉福嚇得神智錯亂,不住的求饒:「陳雷,別殺我,別殺我,我有你需要的消息」

陳雷對王吉福的話充耳不聞,再度將一名王家弟子斬殺。

「你,你就不關心你父親的安危了嗎,他有性命危險」

王吉福不敢再賣關子,連忙將自己知道的情況說出。

陳雷手中長劍絲毫沒有停留,又將一名王家弟子斬殺,這才轉過身來,看向王吉福。

此時的陳雷,在王吉福眼中,已然是一個殺人魔王,只是一個眼神,便將他嚇得屎尿橫流。

「將你知道的說出來,我可以給你留一個全屍。」

陳雷手中長劍一指王吉富,冰冷的說道。

王吉福此時也橫下了一條心,道:「你發誓饒我一命,我便告訴你,否則的話,你殺了我我也不說。」

這條消息是王吉福手中唯一一根救命稻草,他怎麼可能這麼輕易便說出去。

陳雷眉頭皺起,王吉福此人看起來還是有些心機和手段的,到了這樣的地步,依舊敢和他談條件,略一沉思,道:「好,我答應你,只要你所說消息屬實,我便饒你一命。」

「你要對天發誓才行。」

王吉福疑心甚重,向陳雷說道。

陳雷面露不悅,一劍重重拍在王吉福臉上,將他拍得血肉橫飛,道:「你沒有討價還價的資格,我說饒你一命,便不會殺你,你若再得寸進尺,信不信我現在就活剮了你。」

王吉福見陳雷動怒,也不敢多說廢話,道:「好吧,但願你能夠守信,我們得到命令,在烈焰谷設下埋伏,圍殺你父親陳滿堂,我們這一支小隊,就是到烈焰谷踩點的,路上正好遇到陳凡等人,害怕消息泄露,這才動手殺人滅口的。」

陳雷問道:「你們怎麼知道我父親要到烈焰谷來的,從哪裡得到的消息?」

他都不知道自己父親要到烈焰谷來,現在居然從王家弟子口中得知,這實在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必須要問個明白。

王吉福道:「這個消息,是你們陳家一個高層長老傳來的,要藉助我們王家的手,來殺掉陳滿堂,至於這個高層長老是誰,我卻是不知道了。」

「陳家高層?難道是陳卓群?」

陳雷微微思索,現在他這一脈,也唯有和陳卓群、陳鷹父子有著極大的仇怨,其他陳家弟子,不至於使用如此卑劣的手段來陷害他們,所以陳雷將陳卓群列為第一懷疑對象。

當然,他也不能夠肯定就是陳卓群使的壞,但這足以讓他警惕起來。

陳雷又問了幾個問題,只不過王吉福知道的也並不多,能夠交待的他都交待完了。

「還請你饒我一命,我知道的全都說了。」

王吉福跪在陳雷面前不住求饒。

「我既然答應了你饒你一命,就不會食言,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說完,陳雷一掌拍在王吉福丹田之上,將王吉福修為徹底廢去。

王吉福眼底露出一絲怨毒表情,但卻不敢顯露出來,不過心中卻暗暗發誓,若是將來陳雷落到他手中,一定要讓陳雷百倍償還。

「你可以滾了。」

陳雷隨後向著王吉福說道。

王吉福不顧剩下的一名王家弟子性命,爬起來踉蹌向著遠處逃去。

而陳雷則是一劍將另一名王家子弟性命結果掉,將長劍隨手扔到了陳凡腳下。

陳凡看了一眼向外逃去的王吉福,突然一腳將長劍踢飛,眨眼穿過百米距離,從王吉福后心刺穿,冷聲道:「我大哥答應饒你性命,我卻不曾答應過你什麼,若你心中無怨恨,饒你一條狗命亦無不可,居然還想著報復回來,純粹是找死。」

剛才王吉福眼底中那一抹怨毒之色,可是根本沒有逃過他的眼睛,自然不會放虎歸山。

隨後,陳凡道:「大哥,伯父有危險,我們一定要儘早趕回去通知他們呀。」

陳雷搖搖頭,道:「來不及了,我們到烈焰谷去等他們。」

說完,陳雷背起陳凡,向著烈焰谷趕去。

很快,陳雷和陳凡兩人趕到了烈焰谷中,烈焰谷深處有一處岩漿湖,而在岩漿湖四周,是一片火楓林,在火楓林中,棲息著成群的火猿,這些火猿,大多是一階的妖獸,只有少數變異的妖獸,達到了二階。

除了火猿外,在烈焰谷中,還有著數量不等的火蜥蜴,成年火蜥蜴體內,結有火晶,可以煉製烈陽丹,這烈陽丹也是突破真氣境到凝元境的丹藥,只不過烈陽丹藥力霸道,會對使用者的經脈造成一定的傷害,不過,哪怕是這樣,烈陽丹依舊是供不應求,而火蜥蜴體內的火晶,也便成為了最搶手之物。

在岩漿湖周圍的火楓林內,生長著不少的赤融草,這些赤融草皆為二品靈草,只不過想要採摘,也有一定的危險,需要避過火猿,因為這些赤融草是火猿喜歡的食物。

陳雷找了一個安全的地方,將陳凡放下,找了幾塊岩石,在上面刻上一些奇異的紋路,然後按不同方位埋在了陳凡四周,隨後,向陳凡道:「陳凡,一會兒無論發生什麼事情,你都不要出這個圈子,明白了嗎?」

陳凡見陳雷說得鄭重,點點頭,他現在的狀況,根本沒有辦法幫助陳雷,不拖陳雷後腿,已經是對陳雷最好的幫助了。

陳雷將陳凡安頓好之後,這才身形如電一般飛入烈焰谷內,探查地形。

很快,陳雷便將地形探查完畢,然後,馬不停蹄的開始忙碌起來。

陳雷足足花費了兩個多時辰,這才忙完,然後,來到陳凡身邊,坐下調息,靜等敵人到來。

一夜無事,第二天半晌,平靜的烈焰谷熱鬧起來,一隊人馬趕到了烈焰谷。

這一隊人馬趕到烈焰谷后,十分謹慎,派出數名好手先將烈焰谷探查了個遍,可是這些好手,無論是誰,對陳雷和陳凡都視若無睹,彷彿看不到他們一般,而陳雷和陳凡,卻是將這些人看得一清二楚。

陳凡一開始還比較緊張,害怕會被這些人發現,陳雷卻微微一笑,道:「不用慌張,我布置的這座幻陣,雖然只是一階,但還不是這些人能夠發現的。」

「幻陣1

陳凡聽得一愣,自己大哥什麼時候會陣法之道了,但此時很顯然不是問話之時,只好將心頭的好奇按下,靜靜的看著外面敵人的動靜,從衣飾上便能夠看出這些人都是王家人。

這些人共計有二十人,每個人都散發出強橫、血腥的氣息,可以看出是鐵血百戰的精銳,平均修為在真氣境五層以上,為首一人披血色披風,戴銀色狼頭面具,更是散發出凝元境強者才有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