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十八章 入彀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十八章 入彀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十八章入彀

陳雷找來陳凡做自己的幫手,開始在陷阱之中布設各種一階的陣法。

陣雷布設的這些一階陣法,極為陰毒,有**陣、毒煙陣、迷幻陣、冰錐陣、勾鐮陣等等,這些陣法比起那些能夠改變天地格局,讓山河失色、星月無光的上古大陣,差了不止億萬里,不過,此時用來對付即將來犯的血狼盜匪團,卻是在合適不過。

而陳雷在布陣時,陳凡表現的格外積極,不時的向陳雷請教陣法之道。

陳雷沒想到陳凡居然對陣法一道這麼感興趣,要知道陣法一道博大精深,比起煉丹、煉器還要晦澀難懂,但是,陳雷卻看出,陳凡是真的喜歡陣法之道,也毫不吝嗇,將自己所知道的關於陣法的知識以及心得,全都抄錄下來,送給陳凡,並將一部玄玄陣圖送給陳凡,若是陳凡能夠領悟玄玄陣圖,將來在陣法上取得的成就,將會不可限量。

布置完這一切之後,陳雷便回去養精蓄銳,靜待明日一場廝殺。

一夜過去,這一日,空氣中充滿了一種凝重肅殺的氣氛,整個青陽鎮官道之上,寂靜空曠,沒有半個人影。

青陽鎮東西南北四座鎮門,緊緊關閉,城牆之上,幾大家族弟子盔甲閃亮,刀槍出鞘,嚴陣以待。

風漸起,官道之上,捲起一道道煙塵,一片血色紅雲從地平線處出現,若一陣紅色旋風一般,快速臨近,正是凶名昭著的血狼盜匪團。

雖然來的只是血狼盜匪團麾下的一支隊伍,並非全部,但空氣中凝如實質般的殺意和威壓,已經讓青陽鎮上幾大家族的年輕弟子心頭沉重,連呼吸都感覺到十分困難。

「嘩嘩嘩嘩」

馬蹄聲陣陣,越來越響,血狼盜匪團終於臨近城下。

「停1

血狼統領大喝一聲,勒停馬匹。

而他身後的上千血狼盜匪,令行禁止,幾乎是分毫不差的停了下來,僅這一手,便讓無數正規軍隊望塵莫及。

「青陽鎮的人聽著,現在命你們打開城門,迎我們入城,我還可饒你等一命,若是敢負隅頑抗,待城破之時,雞犬不留。」

血狼統領大聲喊話,試圖動搖眾人抵抗的意志。

只不過,他的這番喊話,連傻子都不會相信,自然沒有人理會。

血狼統領也沒指望著一番話就讓眾人將城門乖乖打開,獻出青陽鎮,不過,他這一次卻是胸有成竹,這青陽鎮內有他們的內應,破城而入並不困難,只要進城之後,青陽鎮內這些土雞瓦狗,又怎麼會是他手下這些虎狼之士的對手。

這一次,他一定要將整個青陽鎮血洗一空,將所有的財物收入囊中。

想到整個青陽鎮所有財富即將入自己手中,血狼統領心中也不由一陣火熱,他雖然身份不凡,但實力不濟,如今只是在血狼盜匪團中統領一軍,若是能夠血洗青陽鎮,將青陽鎮中財富收為己用,那麼,他定然會在其他幾名統領中脫穎而出,成為血狼盜匪團七大頭狼之一,成為狼王座下最強頭狼之一。

想到成為七大頭狼之後的好處,這名血狼統領再也不願意耽擱,立即下令攻城,隨著他一聲令下,無數炮灰營中的炮灰兵持刀兵、扛著攻城器械殺了上去。

整個青陽鎮的城頭並不算太高,畢竟只是一座鎮子而已,城牆也就高五米,寬三米左右,一些實力高強的炮灰兵,如斥候隊的隊長等人,根本無須攻城梯,幾個縱掠而已,便已經躍上牆頭,大開殺戒。

只不過,這樣實力強橫的炮灰兵並不算太多,馬上便有實力相當的弟子圍了上去,纏住這幾名實力強大的炮灰兵。

至於其他的炮灰兵,在幾家弟子聯手反擊之下,頓時死傷慘重,畢竟攻城一方想要攻上城牆,哪一次都需要用數倍的人命去填的。

血狼統領看著那些慘死的炮灰兵,一臉的冷酷,這些炮灰兵在他眼中本來就是消耗品,死上多少,他都不可惜,他此時的目光,落在了西城牆上,西城牆上面,巨大的旗幟上面著一個大大的王字,正是王家負責鎮守的區域。

而王家正是他攻破青陽鎮的倚仗,他們早有約定,關鍵時候,王家會主動打開城門,迎血狼盜匪團入鎮。

只要進入鎮中,血狼統領相信,無人是他手下群狼的敵手,整個青陽鎮將會在他的鐵蹄之下顫抖。

攻城戰十分激烈,不過,損傷的卻都是無關緊要的炮灰兵,突然間,血狼統領眼神一緊,看到王家鎮守的那一段城牆上,掛著的王家大旗倒了下來,而這正是王家和他約定好的暗號。

「隨本統領沖呀1

血狼統領一聲大喝,摧動戰馬,向著西城門便猛攻過去,無數血狼盜匪團成員,跟隨在血狼統領身後,若一片血雲一般,蜂擁向了西城門。

血狼統領帶人來到西城門時,果然,西城門已經打開了一條縫隙。

「給我開1

血狼統領摧動戰馬,戰馬人立而起,兩隻鐵蹄狠狠蹬在城門之上,頓時將城門踹開,隨後,血狼統領如一道旋風一般,衝進了青陽鎮中。

而他桑則是一路鬼叫著跟隨在血狼統領身後,沖了進去,每個人臉上都充滿了變態般興奮的神色,鼻尖冒汗,眼冒血光,只要進入鎮子,那麼,就沒有什麼能夠阻擋他們的了。

「搶光、殺光、燒光,兒郎們,所搶財物,每人都可留下一半,殺呀1

血狼統領看著青陽鎮,宛若闖進一座無人看管的寶庫,兩眼都冒著金光,一馬當先,摧動坐騎向著鎮子深入衝殺而去,而他後面的群匪,更是爭先恐後揮舞戰刀,摧動戰馬向里猛衝,此時血狼盜匪團森嚴的紀律,已經蕩然無存。

群匪如群魔亂舞,鬼哭狼嚎沖向青陽鎮,然而,他們沒有一個人看到,放他們進來的城門,在最後一騎血狼盜匪進入之後,已經悄然關閉。

「噢噢噢!沖呀,搶呀1

血狼盜匪團群匪興奮到了極點,一個個摧動戰馬向前沖,就在這個時候,異變陡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