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二十二章 衝突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二十二章 衝突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二十二章衝突

陳雷等人踏上了趕往斷山城的路,一路同行的共計十五人,四大家族各派了一位罡煞境的長老護著,這些可是四大家族真正的精英,只要有一人能夠拜入玄天宗,成為玄天宗弟子,就能夠化解青陽鎮四大家族的危機。

這些人中,年齡最大者十八歲,修為也是眾人最高,達到了真氣境第九層,是趙家的一名天才,叫做趙修文。這趙修文面容俊美陰柔,一路之上,不斷的討好聶家一位少女天才,這名聶家的天才少女名叫聶倩然,容貌絕美,身段修長,膚若凝脂,有著青陽鎮第一美女之稱,但實際上,聶倩然的美,已經可稱之為傾國之色,放在任何一個地方,都可稱之為絕世美女。

而聶倩然雖然容貌堪稱天香國色,但是,令人驚訝的卻是她的天份,今年僅十六歲,但已經是真氣境第八層的修為,而且很快就有可能突破到第九層,這樣的天資,足以讓大部分人在她面前自慚形穢。

當然,除了聶倩然外,聶家其他兩名精英弟子,天資也頗為不俗,不過此時卻是一臉怒色,不住的瞪著趙修文,只可惜趙修文只當沒看見,仍不時的跑過來圍繞著聶倩然打轉。

「聶師妹,不是我誇口,這一次,我肯定能夠拜入玄天宗,到時候,以我的天份,獲得玄天宗某位長老的青睞,也絕對是輕而易舉之事,到時候,我求師父下一道法旨,魔靈教、血狼盜匪團什麼的,絕不敢再騷擾我們四大家族的。」

趙修文再一次無視聶家兩名天才的警告,摧動坐騎,和聶倩然並肩而行,誇誇而談。

「是嗎,那小妹就先恭喜趙師兄了。」

聶倩然語氣平淡,聽不出任何情緒,看也不看趙修文一眼,隨口敷衍道。

趙修文卻是聽不出聶倩然口中的敷衍之意,見佳人開口,心中大喜,更是不住的自我誇讚,漸漸的,嘴裡便有些把不住門,開始貶低別人來抬高自己,嘴一歪,將話題扯到了陳雷、陳銘和陳浩天三人身上,道:「聶師妹,這一次陳家的這三個人,我看去了也是白去,憑他們資質,根本不可能拜入玄天宗,去了也是丟人,只要我能夠進入玄天宗,自然會看在同是青陽鎮家族的份上,保他們不受血狼盜匪團報復的。」

聶倩然聽后,眉頭微微一皺,原本就對趙修文極為反感,此時更是加深了一份,趙修文這番話實在是太欠考慮,容易引起矛盾。

果然,趙修文的話音還未落,陳浩天便向這邊望了過來,說道:「趙修文,你說什麼,有種將話再說一遍。」

趙修文哪裡會害怕陳浩天等人,毫不顧忌的說道:「怎麼,還不允許人說了,我就說你們三個了,你能怎麼樣,就憑你們的資質,怎麼可能通過玄天宗的考核,與其到那兒去丟人,還不如現在就乖乖滾回去。」

「趙修文,你以為你的資質好的到哪裡去,大家誰不知道,你的修為全是靠丹藥堆上去的,中看不中用,整個一個繡花枕頭,也好意思在這兒炫耀1

陳浩天的脾氣,哪裡能忍得了這個,頓時反唇相譏,而且是直接朝著趙修文傷疤上捅。

在青陽鎮五大家族中,若說財力雄厚,趙家可稱第一。趙家以煉丹術起家,雖然說不能夠煉製太過高明的丹藥,但是一、二階的常用丹藥,還是能夠輕鬆煉製的,比如凝氣丹、固體丹、聚血丹、金玉丹等等。

而其他幾大家族在財力方面,和趙家相比,就差了許多。

趙家財大氣粗,在培養弟子方面,資源自然捨得投入,而趙修文乃趙家家主之子,資源方面更是從來不曾缺乏過,硬是依靠著海量的丹藥,將趙修文的修為提升到了令人驚艷的程度。

不過,趙修文此人修鍊的勤奮和刻苦程度,卻對不起這些資源,若是一般的天資不疵到趙修文同等資源的話,最少也能夠突破到凝元境一層。

這件事情在整個青陽鎮可以說是公開的秘密,但誰也不會在趙修文面前提起的,而如今,陳浩天當著他的面提起此事,不異於當面打他的臉。

趙修文臉色一沉:「陳浩天,你好大的膽子,今天我不教訓教訓你,你就不知道本公子的厲害。」

「就憑你,也敢說教訓我,來呀,誰怕誰?」

陳浩天臉上不屑之意流露無疑,毫不退讓。

「來,有種下來,今天讓你知道知道本公子的厲害。」

趙修文也不多說,直接縱身下馬,來到了道旁的一塊空地上,向陳浩天說道。

「來就來。」

陳浩天少年脾氣,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做退縮,也飛身下馬,向著趙修文走去。

「住手,還沒有到斷山城,你們自己反而打了起來,這成何體統?」

陳家負責護送陳雷等人的長老陳堂雲長老出言怒喝,欲要阻止兩人動手。

一旁笑著觀看這一切的趙家長老趙陽華呵呵一笑,伸手攔下陳堂雲長老,笑道:「陳長老,我們走了這麼長時間,也累了,小輩之間有些矛盾,我們這些老傢伙就別插手了,讓他們自行解決吧,他們互相切磋交流也有好處不是,我們不如就在這兒歇息片刻,看看這兩個小娃間的切磋,就算是為我們助興吧,有我們看著,還能出什麼問題不成?」

而聶、孫兩家的兩位長老,也紛紛贊成。

陳堂雲見狀,嘆了口氣,道:「好,你們切磋可以,不過,要點到為止,不可重手傷人,否則,別怪我們幾位長老不客氣。」

趙修文點頭道:「陳長老放心,我不會出重手的。」

陳浩天冷笑一聲:「彷彿你一定能贏似的,你放心,我也會手下留情的。」

趙修文道:「我們都別逞口舌之利,手底下見真章吧。」

說完,趙修文身上真氣涌動,雙掌變得一片烏黑,如同墨染一般。

「嗯,趙賢侄的黑煞掌居然達到了小成的層次,難怪這麼有信心了。」

看到趙修文手動作,聶、孫兩家的長老眼睛不由一亮,其中孫家長老不住的交口稱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