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二十五章 飛鷹山莊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二十五章 飛鷹山莊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二十五章飛鷹山莊

經過一段時間的趕路,眾人終於來到了斷山城。

斷山城,距離青陽鎮約有百里之遙,這座城池極為特別,是建立在了一座斷山之上,故名斷山城,據傳,這一座山峰,原本直入雲宵,但是後來,兩位無上的至尊高手在此激戰,一位劍道高手一劍將這一座聳入雲宵的雄峰攔腰削斷,後人便以此為基,建造了斷山城。

陳雷一行人來至斷山城,一臨近斷山城,陳雷突然一怔,他彷彿看到一位至高無上的絕頂人物,手指間噴射出一道劍芒,向前斬去,閃亮刺目的劍芒鋒銳無匹,將一座雄偉巨峰如切豆腐一般輕鬆削斷,景像駭人。

「陳雷,你怎麼了?」

突然,陳浩天的聲音響起,將陳雷驚醒,剛才在即將進入城門時,他連喊了兩遍,陳雷都沒有聽清。

「哦,沒什麼?」

陳雷清醒過來,向周圍望去,發現陳浩天等人並沒有感覺到有任何的異常,剛才的異像,只有他一人感覺到了而已。

「這斷山城下的斷山,果然是被人一劍削斷,而且還只是並指作劍,根本沒有使用任何的兵器,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的人物,這樣的人物,恐怕已經突破了武帝的範疇了吧。」

陳雷心中明白,剛才他所看到的,絕非幻像,而是這虛空中殘留下來的劍意,一般人根本感覺不到,而他不知為何,機緣巧合卻看到了那一幕。

就是那一幕,給陳雷帶來了極大的震撼,剛才幻象中那人所表現出來的實力,遠超武帝境,他前世巔峰之時,也不可能一劍將一座綿延千百里的雄偉山峰攔腰斬斷,而剛才他所看到的那人,那一劍卻是舉重若輕,輕鬆自如,強大到了極點。

「真不知道如此絕世人物是多少年前的前輩,這座斷山城已經存在了上萬年,這位前輩至少是萬年前的強者。」

陳雷對於剛才機緣巧合下見到的那名前輩佩服的五體投地,也讓他的眼界進一步拓寬。

陳雷騎在馬上,一邊感悟,一邊伸出手指不住的比劃,剛才他雖然只是匆匆看到一個畫面,但是對他的衝擊卻是巨大的,尤其是那驚天動地般的一劍,幾乎定格在他的腦海之中,讓他不由自主的開始參悟,想要還原出那驚天地動的一劍。

「啪1

突然,一道清脆的鞭聲在陳雷耳邊響起,一道勁風狠狠向他腦袋上抽了過來,並且伴隨著一聲喝罵:「你他媽的聾了,敢擋我們公子的路。」

陳雷抬起手指,手指上一層淡不可察的劍芒在閃動,拂向抽來的長鞭,嗤的一聲輕響,那一根千年蟒筋編織的長鞭,居然被他輕鬆削斷。

「敢毀我兵器,找死」

一名下人錯愕的看著斷掉的長鞭,突然一愣,繼而惱羞成怒,一把向著陳雷面門抓了過來。

「斷1

陳雷此時,正處於領悟那一道驚天劍意的妙境之中,感覺到危機降臨,自然而然反擊,並指如劍,向著抓向自己的爪子斬了過去。

「啊1

一道血光迸現,並伴隨著一聲慘叫,這名下人的手掌,直接被削斷了四根手指,一臉怨恨的望向陳雷。

「這位兄台,你出手也太重了吧。」

這名下人旁邊,一名面容陰鷲的錦袍少爺,出聲責問。

「哼,剛才你這名僕從向我出手時,怎麼沒見你出言制止,現在吃虧了,反倒怨別人出手重,像他這種行事風格,我沒直接割下他的狗頭,已經是手下留情了。」

雖然陳雷剛才處於奇妙的悟劍境中,但是,不代表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剛才這名錦袍少爺的手下向他出手,無論是抽向他腦袋的長鞭,還是直奔他面門的爪子,下手都狠辣無比,若換做另外一個人,就算不死,恐怕也是重傷,而這名錦袍少爺,就在一旁冷眼旁觀,根本未曾出言制止,現在,他擊傷了這名僕人,現在卻跳出來,他哪裡會對這樣的人客氣。

「兄台,你這話有些過了吧,我這位僕人縱然不對,要責罰也是我這當主人的動手,還論不到你一個外人教訓,你自斷一臂,這件事情我不再追究。」

錦袍少年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隨意說道。

陳雷看了一眼這個自高自大的少年一眼,問道:「你是什麼東西,一句話就想要我留下一條胳膊,有病是吧,而且還病得不輕。」

陳雷他們此時正處於斷山城城門入口處,他和錦袍少年之間的爭鬥,頓時引來了眾人的圍觀。

錦袍少年臉色陰冷,看了一眼陳雷等人身上的穿戴,冷聲問道:「小子,別敬酒不吃吃罰酒,看你們衣著,應該是從鄉下來的,一群土包子,現在跪下磕頭求饒,還能保住小命,否則,你們都別想活著走出這斷山城。」

趙家長老趙陽華看了一眼少年錦袍上的標識,面露隱憂,沉聲喝道:「陳雷,按他說的做,跪下磕頭,賠禮道歉,他是飛鷹山莊的人,我們惹不起。」

陳雷這才注意到,這名錦袍少年兩隻袖口處,各自紋著一隻展翅欲飛的雄鷹,目光冷冽,惟妙惟肖。

錦袍少年臉上露出得意笑容,道:「就連你家長輩都這樣說了,還不趕快跪下賠禮,我可網開一面,饒你們一命。」

說完,錦袍少年下巴高高揚起,鼻孔朝天,一副得意忘形的樣子。

飛鷹山莊,在這方圓千里之內,絕對算是一個龐然大物,就連血狼盜匪團,都不敢輕易招惹飛鷹山莊。

趙陽華此時一個勁的向陳雷施眼色,讓他服個軟,畢竟若真的再惹怒飛鷹山莊,他們的日子絕對不會好過。

陳雷冷哼一聲:「要跪你跪,男兒膝下有黃金,想讓我下跪,沒門。」

趙陽華臉色一沉:「大膽,陳雷,你如此任性,會給我們帶來大禍,我以長老的身份命令你,下跪,道歉。」

陳雷冷笑:「趙長老,你好大的威風,不過,你這長老只是你趙家長老,而不是我陳家長老,你有什麼權力命令我。」

趙陽華氣得發抖,見奈何不了陳雷,扭頭向著陳堂雲長老說道:「陳長老,你難道就眼睜睜看著陳雷任意非為,給我們惹禍嗎?」

陳堂雲長老掃了一眼趙陽華,淡淡道:「趙長老,我看這件事情錯不在陳雷,不需要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