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二十六章 展雄飛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二十六章 展雄飛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二十六章展雄飛

趙陽華怒道:「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陳長老,你也一把年紀了,難道連這個道理都不懂,一時的意氣之爭和家族的生存延續,到底哪一個更重要?」

陳堂雲道:「趙長老,做人要有底線,有骨氣,有尊嚴,卑躬屈膝、苟且偷生,依靠別人施捨而活著,我陳家弟子做不到,我們寧可站著死,絕不會跪著生,你不要再說了。」

趙陽華氣極,道:「陳堂雲,你這樣會把我們大家害死的,好,既然你陳家有骨氣,有尊嚴,那麼,做事情就不要連累我趙家。」

說完,趙陽華向著錦袍公子道:「這位公子,您也看到了,觸怒您的是陳雷,和我們趙家一點關係也沒有,還請您不要遷怒我們趙家。」

錦袍公子大刺刺的看了一眼討好他的趙陽華等人,點點頭:「看在你等還算識時務的份上,本公子就不與你等計較,不會隨意遷怒他人,不過,和本公子做對的人,我也絕不會放過。」

說完,錦袍公子目光掃向了聶、孫兩家的弟子,問道:「你們是和他們一起的嗎?」

聶、孫兩家弟子互相看了看,帶隊的兩位長老臉上露出為難之色,片刻后,孫家長老嘆息一聲,搖頭道:「不是。」

說完,帶著孫家弟子,站到了一旁,置身事外。

聶家長老聶人英則是堅定的站在了陳堂雲長老身旁,道:「這位公子,我們是和他們在一起的。」

錦袍公子臉上露出一絲獰笑:「還真有不怕死的,好,本公子就成全你們。」

這個時候,錦袍公子的目光落在了聶倩然身上,露出一絲淫邪笑容:「沒想到小山村中,還飛出一隻金鳳凰,一會兒我會對姑娘手下留情的。」

隨後,錦袍公子神色一沉,目露殺機,看向了陳雷,道:「小子,公子我慈悲為懷,再給你最後一個機會,跪下道歉,自斷一臂,可留一命,否則,死1

陳雷道:「盡可放馬過來,我倒想看看,你有什麼本事。」

錦袍公子怒極而笑:「好,本公子就讓你見識見識」

說完,整個人體內真氣流轉,虛空中出現一道道鷹唳之聲,作勢欲撲。

「住手,玄天宗招收弟子期間,斷天城內禁止私鬥」

正當錦袍公子剛要出手之際,突然兩名青年男女從遠處飛掠而至,人還在極遠處,聲音卻已經清晰傳至。

「你是什麼人,敢命令本公子」

面對遠方那兩名青年男女的命令,錦袍少年絲毫不予理會,飛身而起,狠狠一爪便凌空向陳雷脖子抓了下來。

這名錦袍少年修為足有真氣境九層,雙爪之下真氣所化的爪芒閃現,一股凌厲至極的氣息撲面而至。

陳雷冷笑,面對這凌厲至極的一爪,直接摧動青巒疊山掌,五道青翠巨山虛影瞬間顯化,然後合而為一,化為一座凝若實質的青翠山峰,若一面盾牌一般,擋在陳雷面前,將他護祝

「砰1

錦袍少年一爪狠狠抓在青翠巨山之上,如同以卵擊石一般,只感覺到雙爪劇痛,十指骨頭欲折,隨後一股巨力傳來,錦袍少年再也控制不住身形,如斷線風箏一般,向後倒飛而去。

「少爺,你沒事吧。」

錦袍少年身旁一名老僕眸中精光一閃,瞬間出現在錦袍少年身後,將他托祝

錦袍少年臉上青一陣白一陣,怒聲道:「洛叔,將這小崽子給我撕了。」

「是,少爺」

老僕眼中閃過凶光,抬手向著陳雷當頭抓下。

老僕出手凌厲至極,深黑色的罡煞化為一隻森然的巨大鷹爪,直插陳雷天靈蓋。

「敢爾」

陳堂雲長老一揮手,一片雲形罡煞將陳雷護祝

「何人如此大膽」

此時,遠處飛掠而至的兩名青年男女,更是大怒,男青年拔出腰間佩劍,還隔著上百米,便一劍揮出,斬向了向陳雷動手的老僕,一道凌厲劍光在眾人眼中生起,刺目之極,許多人不由的將眼睛閉上,實在是這道劍光之中蘊含的劍意太過精純凝實,不能直視。

向陳雷出手的那名老僕神色大變,因為這一道劍光是沖著他來的,老僕顧不得在向陳雷出手,雙爪幻化出層層爪影,向著那一道劍光抓去。

只不過,那一道劍光實在太過凝實,且透露出驚人殺氣,快若一道閃電一般,瞬間將層層爪影剖開,斬在了老僕手爪之上。

「哼1

一聲悶哼,老僕手掌上有血光迸現,一道長長的裂口出現在他枯瘦無比的手上,深可見骨。

不過,老僕畢竟是罡煞境的人物,手掌不僅有罡煞護體,還經過長年累月的熬煉,銅皮鐵骨,堅韌異常,故而,這威力絕倫的一劍,並沒有將他的手指削斷,只留下一道傷痕,不過,就算這樣,沒有十天半月,老僕的手掌休想完全恢復。

「來者何人,想要和我飛鷹山莊為敵嗎?」

老僕揚聲喝道,搬出飛鷹山莊來,想要讓來者忌憚。

「若不是看你是飛鷹山莊的人,你以為你手上只會留一道傷痕這麼簡單嗎?」

一男一女兩名青年飛掠而至,男青年冷然說道,同時,手中出現一塊令牌:「我乃玄天宗執法弟子,負責維護此城治安,在玄天宗招收弟子期間,此城嚴禁私鬥,違者嚴懲不待,若有恩怨,可稟明本座,由本座給你們安排公平對決。」

「原來是玄天宗的執法者,難怪如此強大。」

圍觀的眾人頓時瞭然,這一男一女,年紀不大,但威勢極隆,修為很高,皆是罡煞境的宗師級高手,而且,並非罡煞境一、二層這等初階高手,至少也是罡煞境三層以上的高手。

老僕見到是玄天宗的執法者來臨,不敢再多說什麼,飛鷹山莊雖然不弱,但在玄天宗眼裡,卻什麼也不是,否則,飛鷹山莊也不會派人參加玄天宗招收弟子大典了。

青年弟子緩緩掃視了眾人一眼,道:「本座展雄飛,再次重申,三天後,玄天宗開始招收弟子,在這期間,任何人不得鬧事、私鬥,否則,別怪本座不客氣,若在這期間,真有什麼深仇大恨不能隱忍,可稟明本座,本座為你們安排公平對決,若敢違令,定斬不饒,都聽明白了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