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三十七章 爭搶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三十七章 爭搶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三十七章爭搶

鐵甲角牛高約三米,體長有四五米,相對陳雷而言,絕對算得上是一個龐然大物,而且,這是一隻成年的鐵甲角牛,僅從其鐵甲上面泛起的晶瑩的光澤便能夠判斷出來,這隻鐵甲角牛,絕對是一隻二階五轉以上的鐵甲角牛,這種等級的鐵甲角牛,就算是凝元境的強者都不敢輕易言勝。

這一隻鐵甲角牛雙眼通紅,彷彿受了什麼刺激一般,看到陳雷之後,發出一聲怒吼,巨大的牛首伏低,兩隻彎曲的鐵角頓時如兩柄向前直刺的利劍,帶著巨在的破空之聲,狠狠向著陳雷撞了過來。

陳雷腳下倒踩閃電步,身形如電光一般,在密林中穿梭,這隻鐵甲角牛的速度比起其他武者,可能快上許多,但面對陳雷,它這樣的速度根本不夠看,連陳雷的影子都摸不著。

陳雷身形再一次虛化,避開鐵甲角牛的攻擊,然後,並指如劍,一道劍芒從他指尖射出,直接斬向了避之不及的鐵甲角牛。

這一道劍芒正斬在鐵甲角牛的腰間,鐵甲角牛身上厚重堅固的鐵甲,輕鬆被這一道劍芒斬開,露出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大量鮮血噴濺而出。

「哞1

鐵甲角牛再次發出憤怒之極的怒吼之聲,頭顱猛然揚起,它頭頂的兩支尖角,突然脫離身體,如兩支飛矛一般,速度快若閃電,狠狠向著陳雷刺去。

若是初次面對鐵甲角牛,不熟習鐵甲角牛攻擊手段,那麼,一般武者很可能會傷在這種突然的攻擊之下,不過,陳雷對於鐵甲角牛習性瞭若指掌,早就提防著鐵甲角牛這樣詭異的攻擊手段,那兩根牛角化做兩道黑色閃電襲來,陳雷瞬間橫移十幾米,避開了這一擊,之後,他再度動用截天劍經中的劈山式,一劍巨大劍光從他手指尖噴出,瞬間劈斬在了鐵甲角牛的脖子上,這一擊威力巨大,一劍便將鐵甲角牛的脖子切斷了大半,眼看這鐵甲角牛便不能活了。

就在這時,突然一聲尖銳破空之聲傳來,一根鐵箭準確射入了鐵甲角牛眼睛,刺入鐵甲角牛的大腦之內。

隨後,一名持一張華麗銀色彎弓的少年,從遠處飛掠而至,幾個縱掠便來到倒地不起的鐵甲角牛身旁,手掌中握著一把鋒利尖刀,就要剖獸取丹。

「等一下!這一隻妖獸是我先獵殺的。」陳雷出聲制止,

持弓少年手下動作根本沒有絲毫停頓,道:「笑話,你說是你的就是你的了?有什麼證據?」

陳雷道:「鐵甲角牛身上兩道致命的劍痕,便是出自我手,你眼瞎不成?」

持弓少年道:「若是這麼說的話,這鐵甲角牛眼睛受到的致命箭傷,還是我親自射出的呢,按照你的說法,這鐵甲角牛應該是我的戰利品才是。」

陳雷深吸了一口氣,道:「看來你是鐵了心,想要搶我的戰利品了,不過,就怕你沒有那個本事拿。」

持弓少年此時已然將鐵甲角牛的妖丹剖出,這是一顆深黑色的妖丹,約有拳頭大散發著幽暗的冷光,品階極為出眾。

持弓少年看了一眼陳雷,道:「想要這隻妖丹,就看你有沒有本事從我手中搶去了。」

陳雷道:「既然如此,那就沒什麼可說的了,玄天宗也沒有規定不允許互相爭奪,惹了我,算你倒霉。」

持弓少年手掌一翻,將妖丹收入儲物戒指中,冷笑一聲道:「好大的口氣,我倒想,你有什麼本事,敢說此大話。」

說完,持弓少年手中華麗彎弓拉得圓如滿月,一根散發幽冷寒光的鐵箭搭在弓弦之上,毫不猶豫,一箭射出,直取陳雷咽喉。

陳雷只感覺一道寒光襲來,咽喉處隱隱有刺痛感傳來,持弓少年這一箭沒有絲毫的留情,下手狠毒無比,居然直接便想要取他性命。

陳雷怒極,還從沒見過如此驕橫之人,不僅搶他妖獸,一言不合,居然還要出手傷他性命,腳下一道電光閃過,整個人宛若瞬移一般,消失在原地,向著持弓少年近身逼去。

持弓少年面帶冷笑,手中銀弓行雲流水一般射出一道道寒光,箭箭直指陳雷要害,阻止他靠近。

持弓少年明顯掌握一種可怕的箭術,且他手中那一張銀色彎弓,也是一件了不得的寶具,威力無窮,一根根鐵箭帶著刺耳的破空之聲,在空中呼嘯縱橫,形成了一張密集的箭網,想要封住陳雷前行之路。

陳雷身形似隱似幻,總在關鍵時刻避開致命鐵箭的襲擊。

「鏘鏘鏘鏘」

一根根鐵箭射入林間山石之中,發出密集如雨般的刺耳響聲,根根沒入巨石之內,迸出無數火星,將一塊塊巨石射得粉碎,威力大的駭人。

只不過,陳雷的身法,卻是更加的飄忽,難以捉摸,迎著箭雨,不退反進,已然逼近了到了持弓少年身前三十米範圍之內。

持弓少年臉色冷酷而淡漠,並沒有因為陳雷逼近而慌張,持弓的左手穩若磐石,右手卻是夾出四支鐵箭,一弓四箭,化為四點寒星,直奔陳雷要害而去。

這四支鐵箭角度刁鑽,威力巨大,攜帶有無與倫比的力量和殺傷力,將陳雷前進的所有角度全都封死,陳雷想要避開這四支鐵箭,唯有閃避一途。

而這樣一來,陳雷好不容易拉近的距離,將會再度被拉開,失去優勢,前面的種種努力皆盡白費。

面對著四支射來的鐵箭,陳雷卻並沒有如持弓少年預想的那般倒退閃避,而是探出手掌閃電般拍出四掌,將四支射向他的鐵箭拍得偏離軌道,隨後,他身形如游魚一般,從四支鐵箭中間鑽出,站在了少年面前。

而此時,陳雷的手掌微微顫抖,有鮮血滴落,少年鐵箭中攜帶的力量實在是太過巨大,雖然陳雷將鐵箭拍偏,但鐵箭上附帶的巨大力量,也將他手掌震傷,痛入骨髓。

而逼近持弓少年後,陳雷再不給持弓少年機會,截天劍經中的劈山式用出,一道巨大劍芒迎面斬向了持弓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