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四十章 威懾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四十章 威懾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四十章威懾

馬騰活動著手掌,他身材高大健壯,皮膚黝黑,胳膊比一般人的大腿還要粗,至少比陳雷要高出兩個頭去,足有兩米三四,極具壓迫感。

要知道,這馬騰現在還是一個少年,就能夠長得如此高大威猛,可見天賦異稟,神力過人。

實際上,這馬騰確實是天生神力之輩,力大無窮,十歲便能夠生撕虎豹,肉身強度在武基境時,便堪比真氣境的強者,再經過固本培元藥液浸泡,以及服用各種強化肉身的丹藥,如今馬騰的肉身可謂極度恐怖,可以稱得上刀槍不入,皮膚不用任何真氣保護,便能夠承受二階寶兵的劈斬,一般二階妖獸的爪牙根本破不開他的防禦。

而馬騰所修鍊的功法,也是以威力威猛霸道為主的大摔碑掌,他兩隻蒲扇般大小的鐵掌,就如同兩塊巨大的石碑,一掄動起來,威力無窮。

而馬騰的脾氣,也極度暴躁,且殺性極大,動輒便會將人活劈,整個金曦城中,馬騰的凶名,可以達到小兒止哭的效果。

所以,在見到陳雷居然敢搶自己結拜三哥羿展的寶弓后,哪裡還忍得住,蒲扇大的手掌帶起一陣惡風,便向著陳雷的腦袋扇了過來。

陳雷運起超凡境的追風步,身形若一縷微風一般,隨著馬騰帶起的惡風向後飄去,輕鬆躲過了馬騰這一擊。

然後,陳雷揮動手指,截天劍經中的劈山式順勢揮出,一道劍芒向著馬騰斬去。

馬騰露出獰笑,不閃不避,伸開手掌便向著這一道劍芒抓去。

他的雙手早已煉成銅皮鐵骨,就算真正的刀劍斬在上面,也只不過留下一道白印而已,又何況只是以真氣所化成的劍芒。

馬騰一把抓住那一道劍芒,狠狠一握,想要將這一道劍芒握碎,然而,他突然感覺到手掌心處,傳來一陣劇痛,讓他不得不鬆開手掌,發現掌心處居然被那一道劍芒割開一個深可見骨的傷口,正有鮮血向下淌落。

「小畜生,你敢傷我」

馬騰的暴脾氣頓時發作,大喝一聲,身上湧起一層灰白色的真氣光芒,如一個巨人一般,向著陳雷大步邁去,兩手化作兩面石碑,狠狠向著陳雷的天靈蓋轟砸了過來。

若說剛才馬騰只不過是想要教訓教訓陳雷,那麼現在,他絕對是奔著取陳雷的性命而來。

陳雷哪裡是會吃虧的主兒,見馬騰的大摔碑掌向自己轟來,他雙掌一錯,瞬間五道青翠山峰虛影自手掌中升起,化為一座凝實之極的山峰,狠狠迎向了大摔碑掌。

陳雷使用的武技,自然是青巒疊山掌,這青巒疊山掌同樣是以勢大力沉而著稱,他前世將這青巒疊山掌修鍊到了超脫之境,雖然只是四階武技,但在他手中卻能發揮出不下於七階武技的威力。

馬騰的大摔碑掌,乃是五階武技,這一套武技,和馬騰的體質極為契合,馬騰在短短几年內,已經將這套武技領悟到了小成的境界,天資驚人,這一套大摔碑掌在他手中使出,有著驚天地泣鬼神之威。

「轟1

青巒疊山掌和大摔碑掌都是至剛至猛的武技,兩者相撞,宛若發生了大爆炸,兩者間的真氣向四周炸開,形成一朵蘑菇雲向上升騰,同時,晴空中宛若響起了一聲驚雷一般,震得眾人耳朵嗡嗡直響,甚至有兩名剛剛從妖獸林中出來,正準備上交妖丹的年輕弟子,直接被震的栽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來。

「咳!咳1

一陣濃濃的煙塵之中,馬騰倒退出去十幾步遠,邊退邊咳血,而陳雷同樣倒退出去七八步遠,每一步都在堅硬的地面上留下一個深深的腳櫻

「找死1

馬騰看向陳雷的目光中,殺機一片,他沒有想到,在這種硬碰硬的較量中,居然會敗給陳雷,這更讓他心中殺機四溢。

陳雷手掌也是一陣刺骨般的疼痛,這馬騰的肉身強度,要遠勝過他,若不是他動用了超脫境的青巒疊山掌武技,使使用一種神奇的卸力法門,他受的傷絕對要比馬騰要大。

「這具肉身的強度還是太弱了,看來以後一定要將肉身強度提升上來。」

陳雷心中不由思忖道,不過,他又不需要和馬騰硬拼,見馬騰又要衝上來,手中一晃,將從弈展手中搶下來銀月弓拿出來,搭上一支鐵箭,對準了馬騰。

陳雷的箭術,也是超脫級的,前世的他曾經得到過一部九階的神箭秘籍,將箭術修鍊到了登峰造極的境界,這一世,雖然由於修為所限,發揮不出那種一箭射碎星辰的威力,但是,斬殺馬騰這樣的人物,絕對是輕而易舉、易如翻掌之事。

馬騰在陳雷彎弓搭箭的瞬間,一種莫大的危險便自他心底如野草一般開始瘋狂滋生出來,彷彿置身於一種致命的險境之中,只要有絲毫異動,便會陷入萬劫不覆之地,而這種危險的源頭,正是來自於前方陳雷張開的銀月弓上面,那一根普通的鐵箭,此時在馬騰眼中,宛若閻王索命的追魂帖。

馬騰前沖的步子停頓下來,進退不得,大滴大滴的汗珠自額頭升起,他卻是根本不敢伸手去擦一下,他感覺如今這種局面,就如同緊繃到極致的鋼絲,只要再有一分力,整個鋼絲便會崩斷。

「怎麼會事,不知道考核期間不得私自爭鬥嗎,你們兩個若再敢違犯規矩,全都取消考核資格。」

一名玄天宗的弟子,發現了這邊的情況,一邊大聲喝斥,一邊向著這個方向走來,臉帶威嚴之色。

見到這名玄天宗弟子向這邊走來,陳雷這才將銀月弓收起來,而在陳雷將銀月弓收起的剎那,馬騰感覺那一股將他壓制的幾乎要窒息的殺機如潮水一般退去,他緊崩的神經這才徹底放鬆了下來,而這個時候,他全身汗出如漿,整個人全部被汗水打濕,如同從水中撈出來一般。

玄天宗弟子走了過來,道:「我不管你們有什麼恩怨,現在考核期間,不允許私鬥,念你們是初犯,不予追究,若有再犯,定當不饒。」

隨後,這名玄天宗弟子將馬騰和陳雷分開,這才罷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