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五十四章 幻影分身訣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五十四章 幻影分身訣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五十四章幻影分身訣

「開始吧1

端座在高台中央的一名老者,淡淡吩咐一聲,說道。

這名老者正是玄天宗宗主楚道明,以前招收弟子,楚道明根本不會現身,但是,這一次招收弟子特殊,又值他剛剛出關,所以,親自現身這元武峰,觀看這一次的新晉弟子大考。

隨著楚道明的吩咐,各個決戰台前,立即行動起來,開始進行抽籤。

這一次的弟子對決,採用的是最為殘酷的淘汰賽,只要有一次失敗,便會被淘汰,而只有一路擊敗對手,戰無不勝,方能夠走到最後。

一名執事弟子將簽筒帶了上來,走到了陳雷等人面前,簽筒內,各放著十支竹籤,陳雷等人一一隨意抽取了一支。

陳雷向著自己手中的竹籤看去,發現上面寫著一個「三」字。

「將你們手中竹籤號碼報上來1執事弟子見眾人抽完,嚴肅的說道。

這一次對手的選擇,將會是一號對十號,二號對九號,三號對八號,四號對七號,五號對六號。眾人紛紛報上自己竹籤的序號,經過統計,白星抽中了一號簽,而十號則是被衛澈抽中。

「好了,白星、衛澈你們上台,二號聶倩然、九號董舒亮做準備。」

執事弟子根據眾人抽中的號碼,開始安排對戰順序,其他九個決戰台,也都是同樣的順序,安排好了對戰的弟子。

白星縱身躍上決戰台,衛澈也緩步走上,兩個人目光中都充滿了昂揚的鬥志,狠狠瞪向對方,雙方的目光熾盛的幾乎可以在半空中迸起火花。

「衛澈,你不是我的對手,識相的主動認輸投降,否則一會對戰起來,拳腳無眼,若傷到你哪裡,你可別怪我出手太重。」

白星看了一眼衛澈,淡淡的說道。

衛澈冷冷一笑,道:「我不是你的對手,真是笑話,一會鹿死誰手還猶未可知呢,有什麼手段,儘管用出來吧。」

白星冷冷一笑:「自己找死,那可怪不得別人,看招。」

說完,白星手中的摺扇陡然點出,如一道銀芒一般,直奔向了衛澈的眉心而去。

白星修鍊的功法,乃是白家的流瑩銀光扇法,這套扇法以出手如電、變幻莫測而著稱,是一套極為高明的功法。

衛澈見白星攻來,冷然一笑,雙拳爆發出極為狂暴的力量,對白星變幻莫測的扇法視若不見,重重一拳,向著衛澈的面門砸去。

衛澈一出手,白星便感覺到一股凌厲勁風撲面而來,帶著濃濃的煞氣,那兩隻拳頭在他眼中急速放大,重若萬鈞。

白星連忙將攻出的摺扇收回,同時身形靈活無比的一個轉動,便避開了衛澈攻過來的拳頭,隨後,他踩起了一套玄奧的步法,圍繞著衛澈快速的遊走,尋找衛澈的破綻,準備一擊擊敗對手。

而衛澈面對白星的攻擊,無比之沉穩,站在原地不動,雙目卻是微微閉上,只憑感覺來感知白星的位置。

每當白星攻來時,衛澈僅僅是稍稍調整位置,然後,對白星的攻擊不管不顧,全力一拳揮砸過去,以一種兩敗俱傷的無畏打法,數次化解掉白星的攻勢。

衛澈的這種打法,實在是讓白星有苦說不出,這樣的打法,可以說是極為無賴,我避不開你的攻擊,但是,你若是傷了我,我也不會讓你好受。

而且,白星急速遊走尋找攻擊機會,而衛澈只需要被動防守,在體力消耗方面,要比白星少兩三倍之多,時間一長,白星便有些承受不祝

「衛澈,你不覺得你這種打法太過無賴了嗎?」

白星的又一次進攻被衛澈逼退之後,氣得破口大罵。

衛澈對白星的指責無動於衷,眉毛微揚,道:「什麼無賴不無賴,只要能贏就行。」

白星冷笑:「衛澈,你真以為這樣就能贏我嗎,太天真了,看來不拿出些真正的本事,你是不會認輸的,看招。」

說完,白星整個人突然變得模糊起來,然後,一道幻影突然出現,這一道幻影和另外一道身影化為兩道流光,分襲向了衛澈的左右兩側。

這一招著實出乎衛澈的預料,到底哪一個是真的,哪一個是假的,左還是右?

沒時間思考了,衛澈幾乎是憑藉著本能,一拳重重轟向了左邊一個襲向自己的身影。

「轟1一拳落空,壞了,不是這個,下一刻,衛澈只感覺脅下傳來一陣劇烈無比的疼痛,整個人橫飛著栽倒了下去,跌出了決戰台,摔在了地上,以落敗而告終。

決戰台上,緩緩出現了白星的身影,不過他此時的樣子也極為狼狽,臉色蒼白,手腳都不受控制的微微顫抖。

剛才這一記幻影分身訣,是白家鎮族的功法,他使用出來,還極為勉強,原本還想著留著這一記絕招對付更強的敵人,但沒想到衛澈要比他想象中難纏得多,居然第一局便逼他用出了絕招。

「白星勝1

負責當裁判的執事弟子宣布了結果后,讓白星下去休息,而宣布第二組對決的弟子上常

第二組對決的,乃是二號對九號,二號聶倩然,九號則是董舒亮。

董舒亮和聶倩然兩人同時上台,董舒亮目光肆無忌憚的打量著聶倩然,並且長時間的在聶倩然身體的敏感部位打轉。

「聶師妹,你長得這麼漂亮,我真有些捨不得下手,不如這樣,你主動認輸,將這一局讓給師兄,等結束之後,師兄我請你吃大餐,向你賠禮道歉,你看如何?」

董舒亮一邊上下打量聶倩然,一邊故意說道。

聶倩然謹記著陳雷的話,對於這樣的人,你就不需要理會他,越是理會,這種人越是得寸進尺,對付這種人最好的方法,那就是直接出手,所以,聶倩然一句話也沒有和董舒亮說,手中長劍一劍便悍然劈了下去。

「哧1

一聲輕響,聶倩然這一劍,直接將董舒亮的衣袖斬開,若不是董舒亮躲的快,差一點將他一條手廢掉。

驚出一身冷汗的董舒亮臉色頓時陰沉下來:「賤人,給臉不要臉是不是,那別怪董爺我不客氣,讓你嘗嘗董爺我大槍的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