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五十六章 誰跪誰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五十六章 誰跪誰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五十六章誰跪誰

趙一川雙掌狠狠拍在砸過來的青色巨峰之上,一股無與倫比的巨大威力,從青色巨峰之上傳來,趙一川手掌上的真氣,瞬間潰散掉,青金色的手掌也恢復了原樣。

然後,趙一川的身形彷彿被一股無形巨力推動著一般,急速向後滑動,直接跌落了決戰台。

一招,只是一招,趙一川便徹底落敗,這對趙一川的打擊不可謂不大。

他原本也是一名天才,自幼資質過人,在同齡人同難得一敗,頂著天才的光環,但是,卻是一招,便敗在了陳雷手中,讓他如何不沮喪。

「陳雷勝1

裁判宣布了陳雷獲勝之後,又宣布了另一組天才弟子上台決戰。

觀戰高台之上,陳雷的表現,自然是毫無遺漏,落在了玄天宗這些高層的眼中,對於陳雷的表現,這些人都極為滿意,不住的點頭稱讚。

「此子不錯,若是我沒的看錯的話,此子應該是將青巒疊山掌領悟到了超脫境的層次,否則,不可能有如此威力。」

「確實,小小年紀,能有這份悟性,難得,難得。」

一眾長老峰主交口稱讚,就連宗主都點評了兩句,這讓同在高台上的董長老臉色難看。

剛才他孫子表現的同樣出色,但也沒有受到這樣多的讚揚,心中頓時對陳雷有些不喜,怨恨他奪走了自己孫兒應該出的風頭。

第四場出場的,是項華雲和元青。

元青雖然也是一個難得的天才,但是,在項華雲面前,卻相形見拙,十招之後,被項華雲一招擊敗,摔落決戰台下。

第五場決戰,出場者是梵詩雨和烈坤。

梵詩雨長得傾國傾城,臉如銀月,胸部飽滿,雙腿筆直修長,纖腰盈盈一握,令人愛憐。

但是,梵詩雨出手,卻是極為的剛猛霸烈,她修鍊的是梵家的梵王戰神訣,氣勢如虹、舉世無雙,出手全力以赴,不留絲毫餘地,宛若一尊女戰神一般,擁有舉世無敵之資。

烈坤身為火靈之體,修鍊的是烈家的怒焰焚海訣,據說修至大成,能夠將大海焚干,絕對是一種極為強大的火屬性功法。

而事實也確實如此,烈坤一展開怒焰焚海訣,他體內發出的真氣,化為火紅色的光芒,圍繞在他四周,每一次出手,必然伴隨著融金消鐵般的高溫,整個決戰台上,都騰起衝天火光,照亮了半個天空。

梵詩雨和烈坤兩人之間,足足對戰了上百回合,這才結束,最終,梵詩雨以一招的微弱優勢,戰勝了烈坤。

不過,雖然烈坤失敗,但是,卻也受到了高層眾人矚目,獲得了不少的讚譽。

至於梵詩雨,她的名字其實早已經傳到了玄天宗眾高層的人耳中,現在的表現,只不過讓人感覺果然是名不虛傳罷了。

這只是陳雷他們這一組決戰台前的戰鬥,另外九座決戰台中,也出現了許多令人眼前一亮的弟子,受到了高台觀戰的眾位長老、峰主的交口稱讚。

這一屆招收的弟子質量,可以說比起其他幾屆,明顯高出一個大層次,天才弟子層出不窮。

第一號決戰台中的方蒼宇、謝斌、尹妖三人,二號決戰台上的羅永、林棟、解雲龍,三號決戰台前的風嘯天、甘佩佩、呂虹等人。

其他幾號戰台,也皆有驚艷人物出現,任何一個都表現出了驚人的天份,堪稱天縱之資。

第一次決戰落幕,休息了半個時辰之後,第二次對決開始。

能夠在第一次對決中獲勝的人,才有資格進行第二次的對決,落敗者,全部淘汰。

陳雷等人所在的決戰台,為第九號決戰台,勝者分別是白星、董舒亮、陳雷、項華雲和梵詩雨五人。

而第二次的對決,便在他五人中進行,同樣還是抽籤定對手。

這一次,白星抽中了第一號,陳雷第二號,梵詩雨第三號,董舒亮第四號,項華雲第五號。

按照定下的規則,便是白星對戰項華雲,陳雷對上董舒亮,梵詩雨輪空。

決戰台上,白星和項華雲站在了一起,白星拱手向項華雲道:「大哥,沒想到會是我們兩個對決,這一戰,我棄權。」

白星和項華雲兩人,乃是結義兄弟,同是來自於金曦城五大家族之一,彼此之間知根知底,白星知道,自己和項華雲之間,根本沒有相比之處,他根本不可能是項華雲的對手,所以,主動棄權。

項華雲不戰而勝,接下來,便是陳雷登場,對戰董舒亮。

陳雷上了決戰台後,董舒亮已經站在了台上,一臉敵意的看向陳雷。

陳雷其實和這董舒亮沒有什麼交集,兩人之間甚至連話都沒有說過一句,之前更是沒有任何的恩怨。

但是,陳雷發現,董舒亮對自己敵意之濃,超出常理,他都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一個敵人。

陳雷哪怕是想破腦袋都不會想明白,就是在第三輪的悟性考核中,他取得第一的名次,便得罪了心胸狹窄的董舒亮,一直想要找他的麻煩,給他一個教訓。

董舒亮對聶倩然的敵意,同樣來自於此,不過,由於聶倩然長得漂亮,董舒亮還對聶倩然心存幻想。

所以,對聶倩然的敵意,雖然也很大,但是在出手時,也還是留有一定的分寸,但對陳雷,董舒亮可不會那麼好心手下留情了。

這一次他已經決定一定要給陳雷一個深刻的教訓,最少也要讓他三個月下不了床。

「陳雷,你若跪下主動認輸,並向所有人大聲說出我不如董舒亮這樣的話,我可以考慮饒你一命,否則的話,我就打得你跪在我面前,是主動下跪,還是被我揍的下跪,你自己選吧。」

董舒亮將手中的爍金梨花槍背在身後,一臉傲然的看向陳雷。

若是陳雷真的能夠跪在他面前主動服軟的話,那麼,他心中的怨氣,才會得到最大程度的釋放。

陳雷看向董舒亮,道:「這也是我要對你說的話,你若是主動跪下,道歉求饒,我看在同門一場的份上,可以饒你一次,否則的話,我也要揍的你跪在我面前,讓你賠禮道歉,我青陽鎮的人,可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董舒亮聽了陳雷的話,臉色一沉,怒意勃發:「好個不識抬舉的東西,我給你的機會既然不懂得珍惜,那就手底下見真章吧,看看到底我們誰跪誰。」

說完,手中爍金梨花槍狠狠一掄,向著陳雷重重抽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