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五十九章 寶術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五十九章 寶術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五十九章寶術

梵詩雨和項華雲之間的大戰,引起了觀戰台上諸位長老、峰主的頻頻點頭。

其中一位年過半百,卻風韻猶存的美婦,看向梵詩雨,眼中全都是滿意之色,笑得合不攏嘴。

這名美婦叫秦緋月,乃是玄女峰的峰主,正是她放出話來,只要梵詩雨來到玄天宗,便第一時間收梵詩雨為親傳弟子。

親傳弟子的意思,不止是親自傳授功法這麼簡單。

可以說,一旦確定為親傳弟子,那麼,梵詩雨將來便會是玄女峰這一脈的繼承人之一,將來是有可能會接掌玄女峰峰主之位的人。

而另外一位臉色枯黃的老者,同樣十分滿意的將目光看向了項華雲。

這位老者叫做黃化極,雖然不是峰主,但在玄天宗地位也極高,乃是傳功長老,掌管著玄天宗的藏經閣,可以說是最為實權的長老了。

而這位黃化極長老,也正是看中了項華雲的資質,曾經說過要直接收項華云為弟子,卻被項華雲拒絕,要憑藉自己真正的實力,進入玄天宗。

如今看來,項華雲並非在說大話,而是真的憑藉自己之力,進入了玄天宗,而且還直接成為了正式弟子。

黃化極已經決定,無論如何,也要將項華雲收入門下。

此時,決戰台上,梵詩雨和項華雲之間已經戰到了白熱華的程度。

梵詩雨全身都被銀色的光芒包裹,這些銀色光芒化為銀色戰甲,將她的身形襯托的完美無暇,令人目眩。

這銀色光芒,乃是一種極為強大的防禦武技,叫做銀光神甲,是由體內真氣所化,是梵天戰神訣中的一種強大武技。

本來,這種武技最適合的地方是在戰場之上,動用這種武技,在配合上重甲巨斧,堪稱攻堅利器。

只不過,現在卻被梵詩雨用在了單打獨鬥之中,雖然消耗大一些,但是,卻是對付威力巨大的百獸劍訣的最佳方法。

同時,梵詩雨的雙手被銀色真氣包裹,化為一柄巨型的銀色戰斧,劃出一道道炫麗的斧芒,霸氣無雙的斬向項華雲。

項華雲手中的一柄長劍,變幻莫測,劍光閃動中,一道道劍芒或化為黑色妖虎,或化為展翅孔雀,若化為踏山巨熊,變幻莫測,詭異無雙,毫不示弱的與梵詩雨對攻,硬打硬拼,絲毫不落下風。

第九號決戰台前戰鬥的無比激烈,其他幾號戰台,同樣戰的難解難分。

能夠走到這一步的,都是天才中的天才,每一個人都有著令人驚艷的天份以及高超的悟性。

甚至,就連彼此間的出身來歷都相差無幾,都是大族、巨閥中走出來的子弟,那些寒門子弟,因為底蘊的緣故,早已經被淘汰的差不多了。

聶倩然便是其中一個例子,論天資、論勤奮、論悟性,她絕對不比任何一個人差。

但是,就是因為她出身青陽鎮這樣的小地方,從小得到的修鍊資源和這些人相差太遠,同時缺少真正的明師指點以及高階的修鍊功法,因此在最激烈的戰鬥中,便會吃大虧,不可能走到最後。

「轟1

一聲巨響,整片大地都在震動,梵詩雨和項華雲之間的戰鬥,既將分出勝負。

只見到梵詩雨全身銀光繚繞,手掌上的銀光,化作兩柄銀光閃閃的戰斧,以狂猛無儔的氣勢,向著項華雲瘋狂斬去。

而項華雲在氣勢方面,顯然弱了許多,手中長劍雖然依舊犀利,可是卻極難擋下梵詩雨威猛絕倫的攻擊,整個人不斷的暴退。

「銀月斬1

最後,梵詩雨暴喝一聲,雙手一合,手中銀光化為一輪銀色圓月,燦爛之極,發出金屬顫鳴,向前衝去,斬向項華雲。

一股可怕的氣息,瞬間瀰漫,這股可怕的氣息,來自於這一輪圓月,擁有一股神秘的力量。

這是梵王戰神訣中的戰神銀月斬,乃是一種秘術,脫離了武技的範疇,可以稱之為一種寶術。

這樣的寶術,任何一種都極為珍貴,並且極為罕見,威力巨大。

實際上,陳雷現如今所掌握的青木雷光神針,亦屬一種秘術,可視為寶術的一種,這種青木雷光神針,可越階而戰,輕易擊殺比自己高出一個大階位的敵人,可見其威力有多麼強大。

梵家來歷神秘,當年曾出過一位梵族高手,被人稱作梵王。

而這梵王戰神訣,便是梵王留下的無上功法,雖然按品階,只能算作是六階功法武技,但是,戰神銀月斬這種寶術,是可以成長為九階甚至超階存在的功法,並不在普通的武技範疇之內。

項華雲同樣感覺到了極大的危機,那一輪圓月散發著璀璨之極的銀光,帶著一種恐怖的氣息,急速旋轉飛來,雖然尚未到近前,他便感覺到自己的神魂都幾乎要裂開。

在這一刻,項華雲也不敢在藏拙,手中長劍上的真氣如水波一般蕩漾,一式極其古奧的劍式在項華雲手中施展。

只見他手中長劍發出錚錚劍鳴之聲,無數道劍光脫離劍身束縛,在半空中化為了一隻由劍光組成的巨蟒,蜿蜒如龍,伸展身軀,吞吐毒信,迎向了那一輪璀璨的銀月。

項華雲這一式,同樣是百獸劍訣中記載的寶術,叫做妖蟒變,由劍光所化的妖蟒,能夠十倍的放大項華雲的攻擊。

劍光所化的妖蟒和那一輪璀璨的銀月在半空相撞,一道刺目的光華在瞬間升起,如同一輪驕陽炸開一般,那刺目的光華讓觀戰的所有弟子眼睛劇痛,不由自主閉上了眼睛。

「嚓1

一聲巨響,受到銀月和妖蟒外放氣息的波及,金剛石鑄就的決戰台裂開一道恐怖的大裂縫,土石亂濺,碎石墜落,巨大的決戰台,開始緩緩倒塌,煙塵瀰漫。

而半空中,那一輪璀璨的銀月,氣息一下子變得衰弱起來,光芒也變得暗淡,威能瞬間下降許多。

不過,那一隻劍光所化妖蟒,卻是更慘,直接被旋轉的銀月剖為了兩半,化為四處亂飛的亂流,消散不見。

銀月氣息雖弱,但畢竟還保持著完整,急速向著項華雲立劈而去。

項華雲臉色蒼白,手中長劍一震,向著那一輪斬來的銀月便挑了過去。

「當1

一聲輕響,那一輪銀月直接將項華雲手中的長劍斬斷,不過,銀月也耗盡了最後的力量,一陣明滅之後,徹底消失。

這讓項華雲徹底鬆了一口氣,面對那一輪恐怖的銀月,他承受的壓力實在是太過巨大。

而此時,梵詩雨化作一道銀光,從遠處飛沖而至,銀光閃閃的拳頭帶著無與倫比的恐怖威壓,狠狠轟向了項華雲。

眨眼間,便是十三記拳勁轟出,項華雲左遮右攔,勉強接下了七記,剩餘五道拳勁,全都狠狠轟在了項華雲的身上,讓他身體倒飛著墜落在了一片雜亂的金剛石廢墟中,再也爬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