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七十六章 制伏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七十六章 制伏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七十六章制伏

陳雷看著風嘯天和李青衣,沒有絲毫的擔心,將手中的銀月弓塞入儲物戒指中,又從儲物戒指里抽出了一柄淡紫色的長劍,握在了手中,然後說道:「不試一試,又怎麼知道呢,請吧。」

風嘯天和李青衣兩人雖然聯手,但陳雷能夠感覺到,風嘯天和李青衣兩人,對他並沒有任何的殺意。

兩人的目的十分單純,就是要奪取他手中的記分玉牌。

這是同門之間極為正常的競爭,所以,陳雷也不準備對這兩人出重手,但想要讓他交出記分玉牌,那卻是絕不可能的。

李青衣和風嘯天見到陳雷的動作,很明顯不可能主動投降,動手是允以避免。

兩人對望了一眼,隨後,李青衣的身形突然消失不見,而風嘯天身上則是散發出了一股股強烈的真氣波動,手中多出一柄細長的刺劍。

「既然這樣,那你就小心了,看劍1

說完,風嘯天手中長劍之上,憑空凝聚出了無數細小的旋風,這些細小的旋風讓風嘯天手中的長劍宛如長了翅膀一般,速度陡增,肉眼難辨,一點寒光徑自奔向陳雷的左臂而去。

至於李青衣,則是隱藏身形,如毒蛇一般,在一旁虎視眈眈,只等陳雷露出破綻,便會發出致命的一擊。

風嘯天出手還算厚道,那一道劍光並沒有奔向陳雷的要害,只是想要將陳雷擊傷而已。

陳雷腳下微微一撤,便避開了風嘯天刺來的這一劍。

風嘯天的劍法雖然速度極快,甚至可以說一般人連看到風嘯天的劍光都看不到,便已經中劍。

但是陳雷可是玩速度的祖宗,風之意境已經領悟到超脫層次,雷電也是以速度見長。

風嘯天的這一套劍法,在其他人眼中,可能確實疾若驚風,快若閃電,難以躲避,但在陳雷眼中,風嘯天的劍法破綻還太多,還有太大的進步空間,躲避起來,自然也不是什麼難事。

「嗤嗤」

一道道尖銳的破空之聲傳來,密集如雨,瞬間籠罩了十米方圓,將陳雷的身體,全都籠罩在了劍光之下。

風嘯天的劍法太銳利了,只見陳雷身後一塊巨石,眨眼間便被四溢的劍氣穿透,成為了一個巨大的篩子。

陳雷手中淡紫色的長劍在他手中隨意揮動,虛空中憑空出現了一道又一道紫色的劍影。

這些劍影凝而不散,在虛空中將那一道道疾刺而來的劍光一一阻攔,劍氣相撞,向四面八方溢去,周圍的巨石、古木,在四溢的劍氣下紛紛被削成碎片,一道道劍痕無聲無息,出現在四面八方。

風嘯天和陳雷兩人交手,出手都快到了極點,眾人根本看不清兩人是如何出手,只能夠看到一道道的劍光縱橫飛舞。

風嘯天眼神凌厲中帶著驚訝,沒有想到,陳雷的劍法也如此高明。

陳雷此時使用的,乃是疾風幻影劍,他的每一劍都深得疾風幻影劍的精妙奧義,雖然在絕對速度上比不上他的漫天風雨劍,但是,在靈動變化方面,卻比他的漫天風雨劍要強上太多。

「好,接我這一招風雨無阻1

風嘯天戰到興起,手中細劍陡然一變,長劍抖然變成一蓬細雨一般,密密麻麻,至少有數百道劍光,直向陳雷所在方向籠罩而來。

這數百道劍光,每一道都無比凝實,蘊含著恐怖的殺傷力,從風嘯天手中長劍激射而出,瞬息便至。

陳雷見狀,手中淡紫色長劍,急速舞動起來,由於速度太快,淡紫色的劍身都變得迷濛起來,看起來如同一道虛影一般。

虛空中,一道由淡紫色劍影組成的劍屏,出現在了陳雷面前,形成了一面扇形的巨大劍影盾牌,將那密集如雨的劍光全都攔了下來。

「就是此時1

當陳雷全力阻擋風嘯天的殺招「風雨無阻」時,突然,一直隱藏在暗中尋找機會的李青衣,突然出現在了陳雷背後,一道凌厲的寒光,直奔陳雷后心而去。

李青衣出手的這一時機,選的妙到毫巔,正是陳雷全力迎擊風嘯天的那一刻。

這個時候,陳雷所有的注意力,全在風嘯天身上,就算他有心防備李青衣,但是戒備之心在這一刻,也降到了最低。

陳雷只感覺後背一陣刺痛,不用回頭,也知道是李青衣出手了。

陳雷此時根本無法兼顧,前方風嘯天的那一招「風雨無阻,每一道劍氣中都蘊含著強大的穿透之意。

這種劍招,應該是專門用來破解敵人護體真氣的絕學,就算陳雷動用疾風幻影劍中的絕招,也不可能完全招架的住,再加上李青衣背後這致命的一刺,瞬間便陷入了絕境之中。

「好1

觀戰台上,幾名長老看到這一幕,紛紛叫好,這一次,陳雷肯定是再劫難逃。

「不必留情,一劍將他后心洞穿,出什麼事情,本長老為你擔著」

董長老更是解恨,心中巴不得李青衣出手再狠毒一些。

然而,幾名長老卻是注意要失望了,只見陳雷身形突然一閃,憑空消失在了原地,而風嘯天那一招「風雨無阻」,幾乎全部都落在了李青衣的身上。

李青衣哪裡想到會出現這等變故,不過他也不是庸手,關鍵時刻,身形一遁,化為了一道虛影向一旁避開。

「噗噗噗噗」

數百道劍光洞穿了李青衣留下的虛影,在堅硬的地面上留下了密密麻麻一片深不見底的拇指大小的劍洞,洞壁平整光滑,可見那一片劍光蘊含著何等強大的威力。

「呼,好險」

李青衣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怎麼也想不明白,陳雷剛才用是的什麼方法,居然在那麼短的時間內,便躲開他和風嘯天兩人的致命一擊,甚至還差一點造成兩人自相殘殺。

其他人也並沒有看出來陳雷是如何辦到的,唯有觀戰台上,那名相貌威猛,一直關注著陳雷的那名老者,目光中露出欣喜的神色。

別人沒有看到,他卻是看得清清楚楚,剛才陳雷腳下,可是有一絲微弱的電光閃現,就在剛才陳雷站立的草地上,幾片小草呈現焦黑之色,很顯然是受雷電電擊所致。

陳雷剛才確實是動用了閃電步,否則,面對風嘯天和李青衣兩人的夾擊,他肯定要受傷,而在這樣的地方,只要受傷,很可能便意味著被淘汰,所以,陳雷不敢冒險。

李青衣鬆了一口氣,正準備重新隱去身形時,突然,脖頸上一寒,一柄長劍,搭在了他的脖子上面,那森寒的殺機,刺激的他的汗毛根根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