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八十章 最後一關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八十章 最後一關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八十章最後一關

「你可以試試。」

陳雷、方蒼宇、帝九陽、呂澄泓四人不約而同說道。

說完這句話后,四人不約而同一愣,看向彼此,為互相之間的這份默契哈哈大笑。

而四人的這種態度,更加深深刺傷了這名玄天宗弟子脆弱的心靈。

這名玄天宗弟子一揮手,大喝一聲:「給我上,狠狠教訓教訓他們,讓他們知道應該如何尊重前輩。」

隨著這名玄天宗弟子的一聲令下,二十多名玄天宗弟子,如猛虎一般,紛紛撲向了陳雷四人。

「來得好1

方蒼宇大喝一聲,猛然長身而起,臉色閃過一抹異常的酡紅色,旋即又恢復了平常。

他手中戰戟舞動,霸氣無雙,向著攻來的這些同門弟子揮去。

「噹噹當」

方蒼宇臂力驚人,雖然沒有蘊含著真氣,但僅僅是戰戟中蘊含的巨大力量,便不是這些玄天宗弟子能夠抵擋的。

圍攻他們的玄天宗弟子,但凡手中的兵器被方蒼宇的戰戟磕到碰到,無不打著滾的脫手而飛,虎口破裂。

方蒼宇如入無人之境,手中戰戟左拍右敲,將一名名弟子拍倒在地上。

而帝九陽同樣不甘示弱,整個人如一頭蠻牛一般,橫衝直撞。

他的兩隻拳頭就如同兩隻牛角,拳拳到肉,每一拳下去,必有一名玄天宗弟子慘叫著飛出去,跌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來。

而呂澄泓,身形最為瀟洒,一套奇妙的步法展開,如穿花蝴蝶,在圍攻他的弟子之間遊走自如。

他手中一柄長劍寒光閃閃,雖然沒有絲毫真氣,但是卻毫不費力斬開眾多圍鼓護身真氣,將他們手指割開。

瞬間,一陣清脆而富有規律的聲音響起,圍攻呂澄泓的所有弟子手中的兵刃,幾乎在同一時間掉了一地。

至於陳雷,看向圍攻自己而來的五六名玄天宗弟子,突然身形變幻。

陳雷運轉功法的同時,六個一模一樣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了這幾名玄天宗弟子面前。

每一個身影揮動鐵拳,重重的杵在了這幾名玄天宗弟子的肚子上。

這幾名玄天宗弟子頓時彎腰,臉色變紫,如煮熟在大蝦一般,蜷縮在了地上,哇哇狂吐,再也站不起來。

僅僅是幾個呼吸間,除了玄天宗獵殺小隊為首的那名弟子和陳雷等四人外,其他二十多名獵殺小隊的成員,沒有一個還能站立的。

此時玄天宗獵殺小隊的首領,幾乎傻眼。

他看著緩緩逼過來的陳雷等四人,感覺自己就像是一隻可憐的小白兔,面對四隻兇殘無比的大灰狼一般,最後眼一翻,乾脆直接暈了過去。

「就這樣的膽量,還敢說將我們掀下神壇,真給玄天宗丟人。」

方蒼宇看了一眼暈倒的這名弟子,不屑的說道。

然後,方蒼宇和呂澄泓、帝九陽、陳雷四人彼此對視,氣氛漸漸凝固。

「陳雷,沒想到我們幾個都小看你了,原本我以為,第一名一定會是從我和呂澄泓、帝九陽三人中決出,但是看你出手,顯然也是一大勁敵,好,不錯,不錯,這樣才有意思。」

方蒼宇霸氣的說道,身上升起了強烈的戰意。

呂澄泓、帝九陽兩人也紛紛向陳雷望了過來。

這兩天來,他們兩個和方蒼宇相互忌憚,最終也沒有真正動起手來,就是怕被人撿了個便宜。

現在看來,整個峽谷之中,走到最後的,也只有他們四人了,到了不得不分出勝負的時候了。

帝九陽開口,道:「現在還是在第四區域,我們趕到第五區域最終目的地,再一決高下。」

「好1

方蒼宇、呂澄泓眼中暴發出強大的戰意,確實是應該一決高下了。

「你們幾個不行,我就是奔著第一去的,這第一我要了。」

陳雷一張嘴,便把方蒼宇三人全。

「靠,你說第一就第一呀,第五區域見」

帝九陽不再和陳雷廢話,暴起身形,向著第五區域掠去。

而呂澄泓、方蒼宇也在第一時間,趕往了第五區域,轉眼便不見了蹤影,只留下陳雷一個人。

「我去,這三人怎麼跑得比兔子還快」

看到方蒼宇、帝九陽和呂澄泓三人轉眼消失無影無蹤,就連地上躺著的這二十多人的記分玉牌都沒有收取,陳雷不由目瞪口呆。

轉眼,陳雷明白過來,自語道:「靠,上當了,這三個狡猾的傢伙。」

陳雷這才想明白過來,方蒼宇、帝九陽和呂澄泓為什麼會跑得比兔子還快。

這三個人在將金剛暴力猿擊敗之後,已經是強弩之末,體內的真氣消耗的一乾二淨。

而接下來,他們吞服丹藥后,根本沒時間煉化,便遇到了獵殺小隊這二十多人圍攻,強撐著最後一股氣息,將這二十多人擊敗。

但到了這個時候,三個人卻真的是將自身的潛力完全榨乾了,再也不可能有任何戰力了。

而三個人對陳雷卻是無比忌憚,因為誰都看不出陳雷的深淺。

所以,三人才這般急切的脫身離去,遠離陳雷,怕的就是被陳雷撿了便宜,呆有他們修為恢復了,才會再次出現在陳雷面前。

「哥看著像是趁人之危的小人嗎?」

陳雷黑著臉,向著遠去的三人大聲喊道。

不過,陳雷心中卻是暗嘆可惜,要是剛才想到這一點,絕對會幹脆利落的將方蒼宇、帝九陽和呂澄泓這三人淘汰掉,省得再多費一番手腳。

現在動手的最佳機會已經錯過,陳雷再可惜也已錯失良機,所以,不再空嘆,而是將躺在地上的這二十多人的記分玉牌一一收集起來。

這些記分玉牌,每一枚可都是代表著一千貢獻點呢,那也是一筆不小的財富,怎麼可能扔在地上不要呢。

將這些人的身份玉牌收拾起來后,目光在這些人的儲物戒指上又打了一圈轉,最後還是十分高尚的放棄了打劫這些人,轉身離開,向著最後一關趕去。

陳雷此時實際上也極為疲憊,在趕路的過程中,找到了個比較安全的地方,休息了一個時辰,精氣神恢復到了巔峰狀態,這才趕往了最後一關。

來到最後一關前,陳雷並沒有急於踏入其中,而是在外圍觀察,這最後一關,同樣要求他們收集一種信物,然後,將信物交給守關者,完成試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