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九十章 初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九十章 初戰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九十章初戰

「你們認識他?」陳雷問道。

「恩人,這個小孩是我們隊長的兒子,可憐我們隊長夫婦兩人,為保護我們幾個不成器的東西,全都死在了異族人手中,本來我們以為這一次必死無疑,沒想到會遇到恩人相救,更沒想到,你居然救了我們隊長唯一的兒子,這讓我們無以為報,我等五人發誓,從今天開始,我們五個人的命就是恩人你的了。」

這五名老兵,跪在地上,向陳雷磕頭,額頭都磕出血來,顯然,這五人重情重義,感謝陳雷並非是救了自己的命,而是救了自己隊長兒子的命。

「起來,起來1

陳雷將五人扶起來,然後,看著五人道:「這裡不宜久留,我先護送你們回去。」

這五名老兵點頭,帶上楊滅敵,和陳雷一塊兒,向著血泥城走去。

當然,在臨走之前,陳雷將代表著軍功的翼虎族的兩顆獠牙以及那一對銀色的翼羽切割了下來,塞入了儲物戒指中。

陳雷護送著五名老兵向著血泥城往回趕,而這個時候,方蒼宇等人,也各自遇到了異族的敵人。

方蒼宇面前是一名青色皮膚,手持一桿粗劣的長矛,比人類身材略瘦略矮,尖耳猴腮的異族。

這一異族敵人,雖然身材比方蒼宇要矮上兩頭多,手中的長矛也不過一米多長,身上唯一穿的衣服,也不過是腰間圍的一圈樹葉,彷彿是一個未開化的土著一般。

但是,這名異族的攻擊力卻是大的出奇,而且,速度如電,方蒼宇居然有些跟不上這名土著速度的趨勢。

方蒼宇手中的戰戟舞動如風,化為一道道冷芒,向前斬去。

然而,這名不知名的異族,卻比猿猴還要敏捷數倍,在地上快速閃避滾動,居然出現了一道道的幻影。

方蒼宇曾經一戟劈在這名異族身上,那沉重到能夠將一隻金剛暴力猿劈開的戟芒,居然只在這名異族身上留下一道微不足道的細小傷口,連一絲的輕傷都算不上。

而這名異族手中的長矛,每一次揮舞,都攜帶巨大的破空之聲,又重又急,若非方蒼宇身法迅急,恐怕中上一矛,都有腸穿肚爛之危。

方蒼宇如今腦門上到處都是汗珠,手中戰戟也感覺越來越沉重。

這是生死之戰,和在家族中的族人切磋根本不是一回事。

就算是在玄天宗內,哪怕遇到危機,方蒼宇也相信玄天宗的高層肯定不會坐視他們真的遇到危險。

所以,雖然是生死試練,但最後畢竟還有一次求生、保命的機會。

但是,面對著眼前這名兇殘到極點的異族,方蒼宇心中明白,這是一場不死不休的戰鬥,是真正的生死之戰。

他從對方那充滿濃郁殺機的眼睛中看得出來,只要有機會,這名異族敵人絕對不會猶豫的,定然會在第一時間,用最短的時間,最高的效率將他斬殺。

方蒼宇心中徹底有些慌了,拿戟的手變得不穩,步伐也變得不那麼靈活,充沛的精力也感覺到了在急速的消耗。

從這個時候,方蒼宇心中才對生死之戰有了一個清楚的認識,這不是在過家家,也不是家族中的那些不痛不癢的切磋,而是真正的非生即死的戰鬥。

而這樣的狀態下,對面那名異族眼中很明顯露出了輕蔑的眼神,手中長矛沒有放過一絲一毫的機會,唰唰唰三道快若閃電的攻擊,在方蒼宇身上添了三道深深的血痕。

身上傳來了痛到骨髓的感覺,若非剛才方蒼宇躲閃的快,剛才那三矛,可不止是在他身上添三道傷口那麼簡單,而是讓他橫死當常

身上的痛苦強烈的刺激著方蒼宇,突然,他大聲吼道:「我不會死,我也不能死,我是方家天才,也是玄天宗內門弟子,我方蒼宇不會死在這裡,來吧,我不怕你。」

這一刻,方蒼宇在極度恐懼中,突然暴發出了前所未有的潛力,眼神變得無比清明而鎮定,手中的戰戟再度恢復了靈動,噹噹當三聲,接連擋下了這名異族再次刺過來的三記奪命之矛。

然後,方蒼宇手中的戰戟暴發出一道絢麗的冷芒,切入三記矛影之中,重重的劃開了這名異族的脖子。

「哧1

只不過,在最後一刻,這名異族臨死反撲,一矛扎透了方蒼宇的胳膊,將他的左臂洞穿。

「啊1

方蒼宇痛吼一聲,將木矛從胳膊上拽了下來,伴隨著他痛叫的是一道飛起的血箭。

看到傷口處烏黑一片,方蒼宇臉色一白,這木矛之上,還有著劇毒。

這種毒到底是什麼毒,他根本不清楚,傷口處彷彿麻木了一般,除了拔下木矛的那一刻有著刻骨的疼痛外,現在什麼感覺也沒有。

方蒼宇連忙將一顆解毒丹服下,又將一顆解毒丹捏碎,敷在傷口上,只不過,這卻並不能完全化解木矛上的劇毒。

方蒼宇顧不得收取代表軍功的戰利品,直接將異族人的屍體連同那一根木矛裝入了儲物戒指中。

然後,方蒼宇頭也不回的急速向著血泥城奔去,也只有到了血泥城,讓見多識廣的程勇師叔確定他中了是何毒,才能夠對症下藥。

除了方蒼宇,帝九陽、呂澄泓、黃崑山以及另外的四名玄天宗弟子,都各自遇到了異族敵人,並且展開了血腥而激烈的廝殺。

帝九陽此時胸口露出一道巨大的傷痕,是被一名長著鐮刀般的爪子的異族所傷。

當然,那名長著如鐮刀狀爪子的異族,此刻鐮刀般的爪子,正呆在他的儲物戒指中。

他碰到的是巨鐮族的一名族人,這名巨鐮族的敵人,性格兇殘,悍不畏死,帝九陽也是受了致命傷,以傷換傷,才斬殺了一人。

不過,他也不敢繼續在野外呆下去,因為他的傷勢並非在野外能夠養好的,所以,他沒有絲毫的停留,第一時間向著血泥城趕去。

至於呂澄泓,遇到的是一名鐵蛛族的敵人,這名鐵蛛族的敵人,讓呂澄泓吃夠了苦頭。

無論是比鐵槍還尖銳的利爪,還是堪比精鐵編織而成的巨網,都給呂澄泓帶來了巨大的麻煩。

在他的身上,有著三個透亮的血洞,全都是拜這名鐵蛛族的敵人所賜,不過最後,呂澄泓還是將這一名鐵蛛族敵人斬於劍下,將軍功證明收集齊全,然後,同樣在第一時間趕回血泥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