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一百零四章 拜師玄雷峰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一百零四章 拜師玄雷峰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零四章拜師玄雷峰

面對雷猛的胡攪蠻纏,包括玄天宗宗主在內的一干高層,一個個頭痛不已。

這雷猛雷瘋子的外號,那可不是白得的,當年大家都還年輕的時候,有一個算一個,沒有不被雷猛揍過的。

就算是玄武峰峰主胡聖魁,也曾被雷猛按在地上猛揍過,留下了難以癒合的心理陰影。

這些年來,大家地位不斷提升,一個個成為了高高在上的峰主、宗主,但是,誰也不敢說能夠穩勝雷猛,因為沒有人知道如今的雷猛的實力,到底到了哪一個層次。

若是現在再被雷猛按在地上一頓狠揍,那麼,這些峰主、長老恐怕再也沒有臉見人了。

所以,眾人一時間,都不敢冒這個險。

「這件事情,容我們大家商量商量」

最後,玄天宗宗主不得不使出拖延之計,想要讓雷猛暫時冷靜一下,只要冷靜下來,那什麼事情都好說。

「商量什麼,這件事情沒得商量。」

只不過,雷猛卻是絲毫不給玄天宗宗主面子,直接拒絕,讓玄天宗宗主一個勁的翻白眼。

「好了,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陳雷就拜入玄雷峰了,你們誰有意見的話,直接找我提就是了,我會好好和你探討探討的。」

最後探討兩個字,雷猛咬得格外重,眾位峰主也聽得明白,這探討恐怕不會是在什麼氣氛和諧友好的情況下進行的。

「好了,沒什麼意見的話,就這麼定了,陳雷我帶走了,你們繼續。」

雷猛說完,一把將陳雷抓起來,縱身躍上半空,腳下升起一團雷雲,風馳電掣一般,轉眼間便離開了玄天峰,飛往了玄雷峰。

「這算什麼事呀?」

看到雷猛峰主直接搶人,幾位峰主鬱悶到了極點,就連玄天宗主,也是苦笑連連。

「算了,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吧。」

最後,還是玄天宗宗主開口定性,陳雷也算是拜入了玄雷峰。

「既然事情已經這樣,那麼大家就都回去吧,接下來一段時間,還望諸位能夠用心教導新收的這些弟子,要知道,一年後,可是啟天秘境開啟的日子,我玄天宗近百年來,在啟天秘境中的收穫可是越來越少,而損失則是越來越重,這一次啟天秘境開啟,希望大家多多努力,取得一個好的成就,這也是壯大我玄天宗的一次難得的機會。」玄天宗宗主最後說道。

「謹尊宗主令諭」

其他幾位峰主,一個個應道,然後,祭起玉舟,帶著各自挑選的新入門弟子,返回了各自修行之地。

董青霖回到了碧霞峰,董舒亮滿心歡喜的迎了上來,道:「爺爺,怎麼樣,將陳雷收為弟子了沒有,他在哪裡?」

董青霖臉色陰沉,咬牙道:「沒有,這個小畜生,居然被雷猛那個老瘋子看中了,誰也不敢得罪雷猛,現在陳雷已經是玄雷峰的弟子了。」

「玄雷峰,這怎麼可能?」

董舒亮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

「怎麼不可能,好了,這件事情不會就這麼完了的,陳雷,你給我等著瞧,早晚我要讓你好看」

董青霖在宗主及諸位峰主面前,被雷猛一巴掌拍在地上,這個面子可丟大了。

只是,借董青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找雷猛的麻煩,所有的一切,都遷怒到了陳雷身上,對陳雷的怨恨更深。

不提董青霖如何怨恨,且說陳雷,感覺自己被一隻鐵鉗夾住一般,根本分毫動彈不得,一路電光火石一般飛行,勁風撲面,幾乎是在不到一柱香的時間裡,便飛掠了數百里,來到了玄雷峰上。

玄雷峰,常年雷雲密布,鉛雲低垂,裡面不時亮起一道道狂暴的電光,將整個玄雷峰幾乎全都籠罩在內。

這樣的環境下,一般的弟子,根本沒有辦法安心在此修鍊,也難怪只剩下雷猛峰主光桿一人。

很快,雷猛從雲層中穿出,身上繚繞著無數的電光,重重的落在了玄雷峰上。

「轟1

玄雷峰的地面,都禁不住雷猛這一踏,頓時如蛛網般裂開。

雷猛對於這樣的事情,習以為常,直接將陳雷放下,道:「小子,拜師吧。」

陳雷對於眼前這位生猛得一塌糊塗的峰主,那是又敬又佩,敢這樣面對宗主及其他諸位峰主,這樣的手段,可不是一般人能夠用得出來的。

「這個,前輩,您還沒問過我願不願意拜您為師呢。」

陳雷小心翼翼的說道。

「你以為到了這裡,還輪得到你願不願意,願意也得拜,不願意也得拜,不要以為你年紀我就不敢揍你。」

雷猛站在陳雷面前,霸氣的說道。

雷猛如此理所當然的不講理,陳雷居然無言以對,好漢不吃眼前虧,遇到這主,他也沒輒了,只好拜師。

「前輩,拜師可以,不過我有一個條件,若是您不答應,那麼,就算你打死我,我也不會拜你為師的。」

陳雷雖然答應拜師,但是,他並沒有忘記自己來玄天宗的目的,是為了幫陳家求一張護身符,若是雷猛沒有這張護身符的話,他還真不會拜雷猛為師。

雷猛冷哼了一聲,道:「敢和我提條件,膽子不不錯,有我雷猛徒弟的幾分樣子,說吧,什麼條件。」

「是這樣的,弟子的家族,得罪了血狼盜匪團」

陳雷將陳家和血狼盜匪團間的恩怨說了一遍,然後道:「師父,就是這樣,您要想讓我拜師,必須要護佑我家族的安全,否則,我寧可死,也絕不會拜師的。」

雷猛聽了,哈哈一笑,道:「我以為什麼為難的條件,就這麼件小事呀,好,我答應你了,今天我就去將血狼盜匪團上下宰個乾乾淨淨,不就行了。」

說這句話的時候,雷猛沒有絲毫開玩笑的意思。

陳雷卻是聽得一哆嗦,他也能夠聽得出來,雷猛是真的想要將血狼盜匪團殺個乾乾淨淨,對於自己這位師父的性格,陳雷再次有所了解,這位主,絕對是一個狠人。

「師父,這件事情,就不麻煩您老人家了,弟子想親自動手,滅了血狼盜匪團,您只要護住陳家的安全就行了。」

陳雷主動開口說道,制止了雷猛出手的打算。

「小子有點志氣,行,那我就不動手,你放心,有我在,血狼盜匪團不敢動手,不過,小子,我只給你一年時間,一年後,這血狼盜匪團的麻煩,你自己去解決,怎麼樣,也算是我對你的一個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