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一百一十章 上門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一百一十章 上門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一十章上門

雷猛看了看陳雷,說道:「在我玄天宗,有一個比較有趣的規矩,那就是新收弟子,每隔半年,可以進行一次登山踢館戰。

也就是說,你可以去其他各個山峰,挑戰其他各峰同代弟子,如果能夠連勝十場,那麼,便可以要求對方答應你一個條件,這個條件可以是要求一部功法、一顆稀少丹藥或者其他任何要求,當然這任何要求不包括讓對方自殺、自殘等無理要求。

以前,玄雷峰除了我這個糟老頭子外,再沒有任何弟子,所以這登山踢館戰,也沒有我玄雷峰什麼事情,但今年不同了,你成為了玄雷峰唯一的新入門弟子,那麼,以師父我的人緣,恐怕會有不少人前來登山踢館,我對你的要求就是,面對登山踢館的人,無論是誰,都給我狠狠打回去,只許勝,不許敗,做得到嗎?」

「居然還有這樣的活動,那真是太好了,我自己呆在山上,還覺得有些無聊呢,若是有人來登山踢館,那最好了。」

陳雷一聽玄天宗居然還有這樣的規矩,不由的興奮起來,他自己本身就是一個無法無天的主,加上一個無法無天的師父,真不知道會將這次的登山踢館戰弄成什麼樣子。

「對了,師父,那我可不可以去其他峰踢館呢,難道只許他們來我們這兒,我不能去他們那兒嗎?」陳雷又想到了一個問題。

雷猛笑呵呵搖頭,道:「自然不是,你若想要去踢館,自然也沒有人攔著,不過,你有信心面對其他峰的弟子嗎,要知道你只有一個人,其他峰的弟子動輒成千上百,那壓力可不是一般的大呀。」

陳雷不屑的搖搖頭,道:「人多有什麼用,師父,您老人家有什麼仇人,這次我登山踢館,也為您老人家出出氣,解解恨。」

雷猛笑道:「若說仇人嗎,整個玄天宗中,恐怕都是我的仇人,不過,沒人敢欺負我,都是我欺負別人罷了,不過,玄武峰最近挺囂張的,我看不慣他們的樣子,你可以重點照顧照顧他們。」

「玄武峰嗎,行,就先拿玄武峰開刀。」

陳雷想起玄武峰峰主胡聖魁對自己表現出來的敵意,以及董青霖、董舒亮爺孫兩人,還有項華雲、羿展等人,好像都拜入了玄武峰一脈,這些都是他的仇人,登山踢館的話,自然是找這樣的人下手了。

「好,這個隨你意願,你願意去哪一峰踢館,就去哪一峰踢館,我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只許勝,不許敗。」

「是,師父,您放心吧。」陳雷說道。

「當」

突然,一陣鐘聲從山底傳來,正是玄雷峰下的迎客鍾,被人敲響。

玄雷峰常年沒有客人到訪,今天居然有客前來,雷猛微微一思索,便笑了起來,道:「陳雷,看來你不需要出去了,有人主動找上門來了。」

陳雷也露出笑容:「我倒想看看,是誰這麼急著送上門來挨揍。」

說完,陳雷縱起身形,向著山下趕去。

來到玄雷峰山門前,只見十來名年輕的弟子站在了玄雷峰下,看向玄雷峰,指指點點。

「這就是玄雷峰嗎,簡直是窮山惡水,和我們玄武峰根本沒辦法比,這裡連絲毫靈氣都沒有,這是人住的地方嗎,恐怕連狗都不會在這兒住嗎。」一名弟子一臉嫌棄的說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玄雷峰在我們玄天宗是出了名的窮山惡水之地,唉,誰讓我們攤上這樣一個苦差事,就算登山踢館贏了,也沒有什麼油水可撈呀。」又一名弟子嘆氣一聲說道。

「董師兄可是送給你兩瓶凝元丹,還不夠嗎,這一次,我們只需要將陳雷兩條腿打斷就行了,至於油水嗎,從陳浩天、陳銘兩個傢伙身上就能夠看出來,青陽鎮出身的這些傢伙絕對是窮逼,不可能有什麼油水的。」又一名弟子冷笑一聲說道。

「對了,師兄,聽說您去教訓那陳浩天、陳銘兩兄弟,不知道結果怎麼樣?」一位弟子問道。

「還能怎麼樣,兩個草包,被我一招就打斷了幾根肋骨,不過,我還是按照董師兄的要求,將兩人的兩條腿打斷,最少也要他們兩個在床上躺上三個月,我這個人最講信譽,收人錢財,替人消災,董師兄要求打斷他們兩條腿,那就會打斷他們兩條腿,打斷的那幾根肋骨,算是贈送的吧。」

這名弟子傲然笑道。

「鄭哥,誰不知道您是我玄武峰十大弟子之一,以您的實力,親自去對付陳浩天、陳銘兩個外門弟子,真是大材小用呀。」有弟子拍馬屁說道。

鄭宏自得一笑,十分享受下面幾名弟子的崇拜,說道:「這還不是看在董師弟的面子上嗎,否則的話,兩個垃圾般的貨色,怎麼值得我親自出手。」

「是嗎,若他們是垃圾的話,你就是一堆狗糞,連垃圾都不如。」一個冰冷的聲音,突然響起,和之前的氛圍格格不入。

「誰,是誰在大放厥詞,敢對我們鄭宏鄭大哥無禮,滾出來。」

一名玄武峰弟子突然大聲喝道,向著四周望去,發現從玄雷峰上飛掠下來一名紫發少年,此時這名紫發少年,臉色異常的寒冷。

「剛才的話是你說的,跪下給我們宏哥道歉,若是誠懇一些的話,我們宏哥還能夠原諒你,否則的話,別怪老子撕爛你這張臭嘴。」

這名弟子顯然深諳拍媽,鄭宏還沒有表示任何不滿,這名弟子已經衝鋒陷陣,開始恐嚇起陳雷來。

鄭宏滿意點點頭,這名師弟還算是蠻有眼力勁的,等以後少不得多提攜提攜他。

陳雷冷笑,道:「不知死活的東西,也敢在這兒放肆,找死。」

說完,陳雷直接一掌拍向了這名弟子。

這名弟子冷笑一聲,道:「陳雷,你以為我怕你不成,居然敢先動手,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說完,揮掌相迎,其掌之上有濃濃的元氣光華閃動,顯然是動用了全部實力。

而陳雷手掌卻是毫無異狀,沒有絲毫元氣的跡象,一掌和這名弟子元氣環繞的手掌狠狠撞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