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一百四十一章 詭異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一百四十一章 詭異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四十一章詭異

陳雷接連服用了數顆恢復精力、元氣的丹藥,這才感覺體內生出一絲力氣,慢慢從地上站了起來。

站起來之後,陳雷向四周觀望,只見入目所及之處,到處皆是屍體,一些地方還冒著熊熊火光和滾滾黑煙。

這些屍體,有一部分是血狼盜匪團的,更多的則是這一座城寨的百姓。

這一座城寨,平時足有三萬餘人,但現在,卻是幾乎盡數被血狼盜匪團殺光,僅剩下不足千人。

而這千人,也大多是年輕女子以及幼童,青壯一個也沒有,老者也極為稀少。

此時,這座城寨中倖存的百姓,幾乎都縮在城中一角,如軟弱的羔羊一般,畏畏縮縮的看向陳雷,一個個低聲抽泣。

陳雷長嘆一聲,將血狼統領身上的戰利品搜刮一空,又放開神識,將所有的血狼盜匪身上但凡有儲物戒指者,都收集起來。

這些血狼盜匪身上一個個身價不匪。

一番搜查下來,陳雷居然收穫了上百枚一階的儲物戒指,每一個裡面都有不少的物資、金票、珠寶等物。

當然還有一些丹藥、寶具之類的,只不過品階都並不高罷了,這些東西雖然對修鍊者沒有什麼用處,但對普通人來講,卻是一大筆財富。

「你們能動了嗎,若是能動,幫我把這些血光穿雲弩都收集到一處。」

陳雷看向這座城寨中倖存的百姓,向他們說道。

這些倖存的百姓聽到陳雷的吩咐,不敢不從,一個個忍著嘔吐般的噁心之感,開始翻撿地上的血光穿雲弩。

很快,一千具血光穿雲弩被收集到一齊,陳雷一揮手,將這些血光穿雲弩全都收入了儲物戒指內。

「你們有什麼打算?」

忙完這些事情后,陳雷才向這些倖存的百姓們問道。

只是,這些人一臉迷茫,城寨被攻破,家破人亡,他們這些老弱婦孺又怎麼可能在這樣一個殘酷的世界中生存下去。

這些人大部分是年輕女子和幼童,失去了男人的保護,在沒有自保之力下,將來的下場絕對會無比凄慘。

陳雷嘆了一口氣,看到這些人確實不知道今後應該如何生活,他說道:「你們願不願意跟我走,若是願意,我帶你們到一個新地方,安家落戶,當然,若是不願意,我也絕不勉強。」

「多謝恩人,我們願意1

聽到陳雷的話,這些人立即跪在陳雷面前重重道謝。

因為他們知道,若沒有陳雷幫助,今後他們大部分人都不可能存活下來,而有了陳雷這樣一句話,他們至少能夠活下來,這已經是他們當前唯一的要求了。

陳雷見所有人都答應了,也不在耽擱時間,招下懸停在半空中的青釉飛雲舟,將青釉飛雲舟禁制啟動,頓時青釉飛雲舟迅速擴大,化為一艘長約三百米,寬有七八十米的巨大飛舟。

這是青釉飛雲舟能夠幻化的最大的程度,然後,陳雷將青釉飛雲舟降到地面,讓這些倖存的女子、幼童、老者一一登上飛雲舟。

青釉飛雲舟內擠了一千多名人,頓時變得擁擠起來,不過,卻也能夠盛下所有倖存者。

然後,陳雷摧動禁制,青釉飛雲舟冉冉升空,半空中,陳雷丟下數十個火把,將這一座城寨徹底點燃,這才摧動飛雲舟,破空而去,而在他身後,是一片熊熊火海。

當血狼盜匪團的那名小頭目,帶著幾名騎著巨大血狼,急弛而來的援兵趕到時,他們看到的,只是遍地的灰燼。

幾名巨大的血狼背上,端坐著三名老者和四名中年人,都身披血色披風,唯一不同的地方是,這幾人都沒有佩戴血狼面具。

這七人來到已是殘垣斷壁的城寨之中,紛紛從血狼背上躍下,步入城中。

此時城中大火已經熄滅,但地面上還散發著驚人的高溫,但無論是三名老者還是四名中年人,對於腳下能夠將人幾乎烤熟的高溫毫不在意,行走在無數枯骨之中。

「一、二、三九百九、一千、一千一」

其中一名中年人,環繞城寨一圈,將一枚枚血狼面具收集起來,這些血狼面具都是精鋼所制,根本沒有燒毀,他足足收取了一千零一十個血狼面具,其中包括一隻帶有淡金光芒的血狼面具。

「第四小隊,包括統領在內,全軍覆沒1

這名中年人神色凝重,向著為首的老者說道。

這名老者滿面皺紋,身形枯瘦,但雙手卻格外巨大,兩眼中不時凶光閃露。

聽到中年人的報告后,這名老者胸膛明顯起伏了數次,這才將即將暴發的脾氣壓制下去,道:「查,一查到底,將那名少年給我挖出來,無論他來自什麼地方,都要讓他付出血的代價。」

「是1

這名中年人凜然答道,知道這名老者動了真怒。

老者叫荊刺君,是狼王麾下七大頭狼之一,來此處辦一件重要的大事,哪裡想到,事情還沒有進展,便損失了手下一支得力的力量,讓荊刺君如何不怒。

又將整座城寨翻了個底朝天,沒有任何線索后,荊刺君這才率領魔下的狼牙衛離開。

雖然這次損失了一支隊伍,是一定要查清楚的,但是,他另外一件任務,也需要認真謀划,不可耽誤,所以,並沒有太多時間浪費在此。

陳雷此時摧動青釉飛雲舟,早已經到了千里之外,青陽鎮已經赫然在望。

眼見到了青陽鎮,陳雷慢慢將飛舟的速度降下,並降低高度,降落到了青陽鎮上空。

「什麼人,這裡是青陽鎮,不允許在上空飛行,立即下來,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

青陽鎮如今和陳雷走時,已經有了很大變化,青陽鎮四周的城牆已經加寬加高,足有三十多米,顯得很是壯觀,而在青陽鎮城牆上空,居然還安裝了數架弩車、鏈刃車和青銅戰炮,此時已經有四架青銅戰炮炮口朝上,對準了陳雷。

「這是什麼情況?」

看到下方數十名弟子居然將青銅戰炮對準自己的飛舟,陳雷眉頭微皺,這青陽鎮上,怎麼會有這麼雄厚的實力,而且,指揮操作青銅戰炮的弟子,他一個都不認識,這些人到底是何人,陳雷越看,越覺得青陽鎮中透露著種種詭異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