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一百四十二章 變故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一百四十二章 變故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四十二章變故

陳雷看向下方城牆上的城衛,眉頭微皺,傳音說道:「我是陳家弟子陳雷,你等還不趕快讓出路來。」

「陳家又怎麼樣,難道就可以不守規矩了嗎,告訴你,別說你是陳家弟子,就是陳家家主來了,也要遵守我們的規矩,你若想進城,那就從城門進來吧。」

城牆上一名頭目級的城衛,絲毫沒有將陳雷放在眼中,更沒有被陳家的大名唬住,冷笑一聲說道。

陳雷現在並不清楚這青陽鎮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所以,也不準備鬧事,將青釉飛雲舟降落到城門外一片空地上,讓所有人都從飛雲舟上下來,準備步行進入青陽鎮內。

「站住,想要進城,必須交稅,每人十兩銀子1

陳雷等人剛要進城,被兩名守城士兵攔了下來。

陳雷眉頭再次緊皺,道:「交稅,青陽鎮什麼時候有這規矩了,我怎麼沒有聽說過。」

一名士兵見狀,頓時一臉凶神惡煞狀,喝罵道:「少說廢話,這是我們鎮守大人新定的規矩,誰也不能違返,想要進城,那就老老實實交稅,否則,從哪來滾哪去。」

陳雷眼睛一瞪,剛才擊殺千名血狼盜匪還沒有散盡的殺氣滾滾而出,瞬間籠罩在了這名士兵身上。

「啊1

被陳雷濃郁若實質般的殺氣一襲,這名士兵頓時被嚇得跌坐在地上,大小便失禁,眼神散亂,差一點被嚇成瘋子。

「我回自己家還要交稅,老子沒聽過這狗屁規矩。」

陳雷橫了一眼另一名守門士兵,這一名守門士兵嚇得戰戰兢兢,看也不敢看陳雷一眼,更別提收稅的事情。

陳雷就這樣大搖大擺的帶著倖存的那一千名婦女、兒童進入了城中。

「站住1

陳雷帶著人還沒有走多遠,突然一陣馬蹄之聲急如暴雨一般從遠處響起。

「嗒嗒嗒嗒」

一隊全副武裝的士兵,攔住了陳雷的去路。

「你是何人,好大膽子,目無法紀,競敢違反鎮守大人親自製定的法規,抗稅不交,襲殺士兵,罪不容赦,還不乖乖束手就擒,隨我回去,聽候發落。」

一名尉官手中長槍直指陳雷面門,怒聲喝道。

「你們到底是何人,一再惹我,再敢對我無禮,別怪我不客氣。」

陳雷此時心中已經是一肚子悶氣,自己回一趟家,居然接二連三受到如此刁難,心中怒火難以抑制。

「還敢威脅官差,找打1

為首的尉官聽到陳雷的話后,冷笑一聲,手中長槍兜頭蓋臉就向著陳雷面門狠狠劈落了下來,一邊劈一邊說道:「小小賤民如此膽大妄為,就算打死你,你也是罪有應得。」

看到這名尉官的舉動,陳雷徹底怒了,手掌輕描淡寫的一揮,便將長槍抓在了手中。

「鬆手1

陳雷低喝一聲,稍微用力,便直接將這一桿長槍自那名尉官手中奪了下來。

這名尉官一愣,隨即大怒,道:「居然敢襲殺上官,意圖謀反,上,給我一齊上,狠狠打,打死了由我負責」

「嗚嗚嗚」

十幾名士兵聽到命令,立即掄動長槍,狠狠向陳雷身上抽了過來。

陳雷臉色一冷,手中長槍作棍,幻化出一片棍影,眨眼間便將動手的十幾名士兵抽下馬去,那一名尉官更是格外照顧,兩記棍子都結結實實掃在他的臉上,直接將其抽暈了過去。

然後,陳雷這才隨手將手中長槍扔下,帶著一干婦女兒童,施施然離開。

這一次,路上再沒有人敢攔他,陳雷平平安安回到了陳府。

「陳雷,你怎麼這個時候回來了?」

得到消息的家主陳堂軒,親自來到大門口迎接陳雷。

陳雷道:「這個說來話長,稍候再說,家主,你先安排人,將這些婦女兒童安頓好。」

陳堂軒自然也在第一時間看到了陳雷後面的這些婦女兒童,還有一些上了年紀的老者,他點點頭,將一名管家喚來,囑咐了幾句。

「你們都隨我來吧。」

這名管家將所有人領到了後院,而陳堂軒和陳雷也來到了主廳之中,分別落坐。

「陳雷,你怎麼想起回來了?」

這個時候,陳堂軒才有機會問陳雷回來的意圖。

「我不放心家族,且在玄天宗中沒什麼事,回來看看,對了,這青陽鎮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我走了半年,變化會這麼大,這鎮守是誰,居然出城進城還要收稅,這是怎麼個情況?」

陳雷將自己回來之事輕描淡寫說了一番,然後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問。

「唉1

陳堂軒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這才繼續說道:「一言難盡,我們不是聯合其他幾大家族,將王家一舉剷除殲滅嗎,而這青陽鎮,原來的鎮守,是王家一名長老擔任,在那一次行動中,王家這名長老也沒能逃掉,被我們一網打盡,這樣一來,青陽鎮守的位置便空了下來,原本我們已經向縣府舉薦了新的鎮守人選,哪曾想到,縣府沒有同意我們舉薦的人選,反而新派來了一位鎮守,這所有的一切事情,都是這位鎮守弄出來的。」

「這位鎮守是什麼來頭?」陳雷問道。

「這位鎮守叫寧山涯,據說是什麼西華省府寧家的一位遠房弟子,上任時還帶來了兩千名精銳的士兵,一舉成為了我青陽鎮的第五大勢力,而這寧山涯一上任,便上竄下跳,連合縱橫,想要控制住青陽鎮的大權,如今,趙、孫兩家,都已經倒向了這位寧山涯寧鎮守,而我們陳、聶兩家,因為不答應這位寧鎮守的條件,所以,這位寧鎮守可以說處處針對我們陳、聶兩家,我們兩家受到擠壓迫害,日子過得真是舉步維堅。」

陳堂軒算是找到可以傾訴的人了,將這幾個月憋的苦水全都向著陳雷吐了出來。

他越說趙氣,陳雷聽得也臉色鐵青,到了最後,陳雷氣得幾乎將桌子拍碎:「這寧山涯居然還想讓我陳家向他進獻五名年輕美貌女子,寧山涯將我陳家當做什麼了?」

陳堂軒道:「這寧山涯生性貪婪好色,又睚眥必報,我直接拒絕了他的要求后,對我陳家更是懷恨在心,這幾天來,幾乎每天都不斷的找事,針對我陳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