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一百四十三章 割袍斷交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一百四十三章 割袍斷交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四十三章割袍斷交

正當陳雷和陳堂軒敘話之時,突然一名家丁跑了過來稟報:「家主,外面有數百名士兵和十幾名軍官,帶隊將我陳府大門封住,要求我們將傷人兇手交出去。」

陳堂軒聞之大怒:「真是好大的膽子,簡直是不將我陳家放在眼中,走,隨我前去看看」

陳堂軒心中自然明白,敢堵陳府大門的現在只有鎮守那一脈的勢力。

不過這一次,陳堂軒決定不再隱忍。

他是看透了,鎮守這一方就是想要將陳府搞垮,或者完全投靠他們,否則的話,越是隱忍,對方就越會變本加厲。

陳雷也站起身來,和陳堂軒一塊兒向外走去,這些人明顯是沖著他來的,他自然要去看一看。

來到大門外,只見幾百名全副武裝的士兵排成整齊的方鎮,將陳府門前的街道堵得嚴嚴實實,幾名軍官刀出鞘、箭上弦,和陳府的弟子們對峙著,氣氛無比緊張,如同一個裝滿炸藥的火藥桶一般,只要有一點火星,立即便會爆發。

「候德文,你這是什麼意思?」

陳堂軒一眼便看到帶領眾人前來的那名五十左右,留著一縷山羊鬍子,身材矮瘦,目光游移不定的傢伙。

這個傢伙,是鎮守寧山涯的師爺,也是寧山涯的心腹,所有的事情,幾乎都是候德文在後面出謀劃策。

候德文見到是陳堂軒,眼珠轉了兩轉,嘿嘿假笑兩聲。

然後才拱拱手說道:「陳家主,明人不說暗話,我們這次前來,是來抓捕兇手的,你陳家弟子陳雷,進城不交納進城稅不說,還打傷兩名城門官,並且,面對正常執法的巡邏隊,不僅不束手就擒,反而出手傷人,簡直是無法無天,罪大惡急,奉鎮守之命,我等要將陳雷這兇徒緝拿歸案,嚴懲不待,以儆效尤。陳雷打傷城門官,暴力拒捕,人證物證俱在,現命你趕緊將兇手交出,聽候發落,否則的話,以同罪論處。」

陳堂軒道:「候德文,你少給我扯這些沒用的東西,說到底,你們鎮守還不是嫌我陳家沒有投靠你們,處處為難我陳家弟子,莫說我陳家弟子無罪,就算我陳家弟子有罪,也輪不到你鎮守府來懲處。」

候德文冷冷一笑,道:「陳堂軒,你這是下定決心要包庇兇犯了。」

陳堂軒道:「你說是兇犯,就是兇犯嗎,回去告訴鎮守,我陳家還輪不到你們來欺負。」

候德文道:「看來,你真是想要頑抗到底了,我再給你最後一個機會,將兇手交出來,這件事情到此為止,否則,你陳家恐怕會被滿門抄斬。」

陳堂軒冷笑一聲,道:「我陳家不是被嚇大的,將我陳家滿門抄斬,你動一個試試?」

候德文沒有想到,以前處處退縮忍讓的陳堂軒,這一次為什麼會如此強硬。

而這個時候,趙家家主趙烈陽則是打了個哈哈,上前兩步,說道:「兩位,火氣都別這麼大,大家都是有頭有臉、身份高貴的大人物,又何必這麼針鋒相對呢,陳兄,你讓一步,讓陳雷出來跟我們走一趟,若是他無罪,我們自然也不會難為他,若是他真的動手打了,認罪伏法,我想鎮守看在你陳家家主的面子上,也不會為難他的,頂多給他一個教訓,一點點小事情,何必弄得這麼緊張呢。」

孫家家主孫飛也在一旁說道:「不錯,趙兄言之有禮,我想寧鎮守和候師爺也絕不會刻意去為難一個後生晚輩的,陳兄,為這麼一點小事,不值得如此劍拔弩張的吧。」

趙烈陽、孫飛兩人看似在勸架,但是兩人心中都明白,只要陳雷進了鎮衙大牢之中,想做什麼事情可就由不得他了。

陳堂軒又如何不知道趙烈陽、孫飛兩人的惡毒心思。

當下譏笑一聲,道:「趙烈陽、孫飛,你們兩個願意去當鎮守的走狗,願意去跪舔,老子不攔著,可他媽的你們兩個也別插手老子的家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陳堂軒這一番話,可以說絲毫沒有給趙家和孫家兩大家主絲毫面子。

趙、孫兩家在投靠鎮守之後,沒少給陳家暗中使絆子,如今到了這個地步,陳堂軒也不怕雙方把臉皮撕破。

趙、孫兩家家主被陳堂軒這一番話說得面紅耳赤,惱羞成怒說道:「陳堂軒,你別不識好歹,我們這樣可是為你陳家著想,若是惹怒了鎮守大人,你陳家根本沒有辦法在這青陽鎮立足,到時候可別怪我們兩家不顧世代交好的情誼。」

陳堂軒冷笑,道:「世代交好,好一個世代交好,也虧你們有臉說出來,我陳堂軒恥於與你們為伍,從今之後,我們割袍斷交,老死不相往來。」

陳堂軒義正言辭,伸手將衣袍一角直接撕下來,隨手扔到地上,一臉不屑的看向趙烈陽和孫飛兩位家主。

這兩位家主老臉頓時有些掛不住,同時冷笑道:「好一個割袍斷交,也好,也好,那一會兒出手之時,我等心中也不會再有絲毫愧疚。」

陳堂軒冷笑道:「你們二人心中也有愧疚之感,真是笑話。」

陳堂軒的話,令趙烈陽、孫飛兩位家主幾乎無地自容,心中對陳家的恨意、怒意,又憑添了一分。

候德文冷眼看著這一切,一言不發,趙、孫兩家和陳家鬧崩,正是他最樂意看到的,現在事情的發展,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不過,看到趙、孫兩家家主被陳堂軒說的無言以對之後,候德文卻是不可能繼續旁觀了。

他冷聲說道:「陳家主,本師爺最後在問你一句,到底交不交出兇手,你要想清楚再回答,因為這是本師爺給你的最後一次機會,若是不抓住的話,那可是再也不會有了。」

陳堂軒連思考一下的意思都沒有,直截了當的說道:「想讓我交人,沒門1

候德文臉色一沉,怒聲道:「既然陳家主如此執迷不悟,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今天就要將你陳家,從這青陽鎮上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