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一百四十五章 陣法初顯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一百四十五章 陣法初顯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四十五章陣法初顯

雙方已經勢屬敵對,且一方已經對另一方展開了抄家滅族般的強攻,此時還指責對方出手狠辣,這簡直就是一種強盜邏輯。

只許我殺你,不許你反抗,你若反抗,那就是出手狠辣,沒有人性,這便是此刻趙烈陽和孫飛兩人心中的想法。

反正你陳府早晚要被鎮守大軍抹殺,那麼,還不如死在我們兩個家族手中,給我們增加一些功勛,所以,乖乖引頸就戮就行了,還垂死掙扎做什麼,反正結果早已經註定。

所以,陳堂軒命令弟子反擊,擊殺了他們兩府的弟子,在這兩人看來,便是罪大惡極、罪不可赦,兩人心中對陳堂軒的恨意,積累的便越來越深。

「給我上,全部都沖,我就不信攻不破區區一個小小陳府的院門。」

趙烈陽、孫飛兩人頭腦全部被仇恨和憤怒填滿,一個個面色猙獰、神色可怕,命令族中精銳弟子全力攻擊陳府。

與此同時,一個個身上散發著強大氣息的中年、老者,也都縱身而出,手持散發各色光華的強大寶具,向著陳府的圍牆劈去。

這些中年、老者,皆是趙、孫兩府最強大的存在,最低也是執事長老這一層次的存在。

這些人全力出手,威力又比精銳弟子強上了數倍,陳府雖然高牆大院,但是,想要抵擋這些長老們的攻擊,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無數光華從這些長老兵刃中飛出,散發著各種轟鳴之聲,斬向了陳府院牆,眼看便能夠將陳府院牆斬碎。

突然,陳府院牆之上,一道道紋絡依次亮了起來,這些紋絡平日隱於院牆之中,根本看不到。

但現在,這些紋絡發出明亮的光芒,然後,所有紋絡化成了一個巨大的防禦法陣,一層透明的氣罩從這些院牆之上升起,化為一個倒扣著的巨碗一般的護罩,將整個陳府徹底的保護了起來。

「這、這是陣法」

看到被一個倒扣著的巨碗般的透明護罩保護起來的陳府,趙烈陽、孫飛兩人瞠目結舌,說話都有些顫抖。

他們沒吃過豬肉,總見過豬跑,眼前陳府所展現出來的這一幕,絕對只是陣法才能夠做到。

「砰砰砰砰」

這個時候,趙、孫兩家各位長老發出的無數攻擊,連綿不絕的斬在了這一層護罩之上。

只不過,護罩紋絲未動,那些攻擊落在護罩之上,彷彿給這護罩撓痒痒一般。

候德文看到這一個護罩升起,臉上也微微露出驚容,這小小的陳府之中,怎麼會布置了這樣一座防禦法陣,這下可有點麻煩了。

「趙家主、孫家主,這是怎麼回事,以前怎麼沒有聽說陳府布置有防禦法陣的?」

候德文聲音有些陰冷,興師問罪一般質問趙烈陽和孫飛兩人。

趙烈陽、孫飛兩人心中同時一寒。

他們兩人和候德文接觸時間雖然不長,但卻知道此人疑心極重,且心狠手辣,若是誤會他們兩人知情不報的話,恐怕他們兩個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

趙烈陽連忙說道:「候師爺,這件事情委實不怪我們呀,我們也不知道陳府什麼時候布置成了這樣一座防禦陣法,陣法師的稀缺程度您也了解,我們這樣一個小地方,怎麼會有家族布置陣法呢,在說,就算真有陣法師肯出手幫我們布置陣法,我們也不可能掏得起聘用陣法師的費用呀,不信您可以問問孫飛孫家主,我們真不知道這件事情。」

孫飛也開口道:「候師爺,趙家主所言句句屬實,我二人既然已經帶領全族投靠鎮守大人,斷斷沒有必要為陳府再隱瞞這樣的大事,這件事情我二人真不知情,還請候師爺明查。」

候德文哼了一聲,沒有說話。

他心中也知道趙烈陽、孫飛兩人絕不敢在這樣的大事上隱瞞。

不過,他還是要不時的敲打敲打這兩人,免得他們自以為是一家之主,便不將他放在眼中。

像趙、孫這樣的小家族,在候德文眼中,屁都不是。

候德文沉默片刻,開口道:「那你們說說,現在應該怎麼辦?這一座防禦陣法,據我觀察,最低也是一座二階的防禦陣法,憑我們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攻破,那我們應該如何才能夠攻進陳府,將這幫逆賊一網打盡呢?」

趙烈陽、孫飛兩人想了半天,也沒有什麼太好的主意,他們兩人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防禦陣法,現在就要他們拿出破解的辦法來,那實在是有些強人所難。

想了一會兒,孫飛突然說道:「候師爺,我這兒有一個辦法,不知道行不行得通。」

候德文看了一眼孫飛,道:「不管行不行得通,你先說出來看看。」

「是1

孫飛恭敬的答道:「候師爺,這陳家主宅這一塊兒,有防禦陣法,我們不可能攻破,但是,除了主宅之外,陳家還有大量外圍弟子、家人並沒有居住在主宅之內,而是分佈在這青陽鎮的其他地方。

還有,陳家在青陽鎮上也有幾座店鋪,裡面的掌柜、夥計,大部分也都是陳家弟子擔任,我們先將這些陳家弟子抓來,然後逼迫陳堂軒開門投誠。

若是陳堂軒接受的話,那陳家自然不攻自破,若陳堂軒不接受,我們就將這些陳家弟子當面斬殺。

這些人中,肯定有主宅裡面弟子的親朋、家人,若是因為陳堂軒拒絕投誠而被斬殺,裡面的陳家弟子肯定會心生怨恨,到時候陳家內部人心不穩,我們攻打陳家時,壓力也會小一些,您看如何?」

候德文聽了,兩隻眼睛滴溜亂轉,隨即哈哈大笑:「孫家主,姜果然還是老的辣,你的這個計策何止是可行,是大大的可行呀,就按你說的辦,這一次攻破陳家之後,我會向鎮守獻言,此役你當記首功。」

孫飛連忙謙虛道:「不敢,不敢,若真拿下陳家莊,一切都還是候師爺指揮有方,我們不過在下面胡亂出個主意罷了。」

聽了孫飛的話,候德文更是開心,這孫家主還是蠻有眼色的嗎,以後不妨多多提拔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