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一百五十一章 大勝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一百五十一章 大勝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五十一章大勝

此時,陳雷的父親陳滿堂,出手迅速而詭異,陰風陣陣,黑色陰寒罡煞瀰漫,只是數招,便將一名鎮守軍的高手擊斃。

而這名高手在死亡之後,屍體上覆蓋了厚厚一層黑色的玄冰,不停的冒著寒氣,讓周圍的溫度都為之下降。

而陳雷的母親,則是雙手持兩柄長劍,一柄冒著熊熊烈焰光芒,另一柄則是冒著深藍色的寒氣光芒,一陰一陽,一熱一寒,劍法精妙,威力巨大,同樣僅用了數招,便將一名趙家長老級高手頭顱斬下。

至於另外幾名孫、趙兩家的家主以及長老高手,還有鎮府軍的高手,則是被陳家的幾位長老和數座四象戰圍困,依舊在激烈的交戰。

只不過,候德文的戰死,對趙、孫兩位家主以及他們手下高手的打擊是巨大的,對於那些交戰的普通士兵的士氣,也是極大的摧殘。

在候德文戰死後,鎮府軍以及孫、趙兩家的士氣,降到了最低點,再沒有人想著反抗,而是都想著如何逃走。

而在戰場之上,士氣低落是致命的,一方士氣高漲,越殺越勇,另一方則士氣低落,主帥戰死,只想著逃命,戰局立即發生了明顯的變化。

原本就處於劣勢的鎮府軍、孫、趙兩族弟子,立即發生了崩盤,被陳府弟子單方面屠殺,根本沒有了絲毫抵抗之力。

孫、趙兩位家主,再顧不得廝殺,全力逼退了自己的對手,逃到了自己族人那裡,收攏殘餘族人,開始了大潰逃。

「殺,一個不留1

陳堂軒看到開始潰逃的孫、趙兩位家主以及殘餘的鎮府軍,沒有心軟,下令追殺。

一道道利箭射出,宛若奪命的追魂帖,將一名名逃走的鎮府軍、陳、趙兩家弟子又釘死了大片。

一千名陳府弟子,熟練的給血光穿雲弩上箭,扣動板機,一千支弩箭如烏雲一般落下,再次給對手造成了巨大傷害。

隨後,陳家家主親自帶隊,銜尾追殺,直殺得孫、趙以及鎮府軍屍橫遍野,潰不成軍,接連追殺了三條街,這才鳴金收兵,整軍回府。

這一通追殺之後,孫、趙兩位家主收攏各自的殘軍,經過清點,悲痛的發現,他們孫、趙兩家逃出來的弟子,各不滿百,而鎮府軍的近千名精銳士兵,活著的也不到一百人,可謂是大敗、慘敗、潰敗。

兩位家主在清點完殘餘的人數后,急怒攻心,皆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神色萎靡,神智都有些恍忽。

兩位家主彼此對望一眼,同病相憐,心中此時只有一個感慨:「陳府怎麼會這麼強,這些年來,在他們身邊著一頭猛虎,而他們卻認為不過是一隻花貓,以為別人可笑,最後到頭來,只有他們兩個最可笑。」

這一役孫、趙兩家,損失慘重,他們各自帶來了族中二千名的精銳弟子,這二千精銳弟子,是他們家族中堅力量,是維持家族威懾力的最根本所在,但是,一役而歿,每家只剩不到百人。

而鎮府軍出動的,則是一千名精銳士兵,這些士兵同樣訓練有素,是參加過無數大戰的鐵血戰士,但是,同樣幾乎全軍覆沒,逃出來的亦不足百人。

這一役,可以說直接將孫、趙兩家給打殘了,現在孫、趙這兩家想要再東山再起,沒有上百年時間,根本不可能。

至於鎮府軍,損失了千名精銳士兵,還有跟隨在鎮守身邊多年的師爺候德文,恐怕損失也只能用慘重來形容,不知道鎮守寧山涯知道這個結果后,會如何暴怒。

「孫家主,我們接下來應該怎麼辦?」

趙家家主趙烈陽一臉愁容的問道,現在他已經沒有了任何主意。

孫飛將心中痛苦壓下去,想了一會兒,說道:「趙家主,現在的局面,已經成了這樣,後悔亦於事無補,如今我們兩家,實力已經大損,根本不可能是陳府的對手,但這一次,我們又徹底得罪了陳堂軒,陳堂軒此人面善心狠,肯定會將我們兩族連根拔起,下場必然和王家一樣。」

趙烈陽聽了之後,一陣陣頭大,確實,陳堂軒此人平日脾氣溫和、溫文而雅,但一旦發起狠來,那絕對令人害怕,當年的王家,就是例子,不過這一次,卻輪到他們趙家和孫家了。

「難道我們就要坐以待斃不成?」趙烈陽不甘心的問道。

孫飛此刻自然理解趙烈陽的心情。

趙、孫兩族在青陽鎮紮根已有千年,若是不願意被陳堂軒滅族,唯一的出路便是逃離青陽鎮,但故土難離,他們又能夠逃到哪裡去?

況且是這樣一個數千人口的大族,若離開了青陽鎮這一片故土,在外面恐怕會在極短時間內,便被其他勢力連皮帶骨的吞下去,下場會更慘。

孫飛壓下心頭的煩燥,說道:「我們現在最主要的,是要牢牢抱住鎮守寧山涯的大腿,這一次寧山涯的損失,不比我們我想寧山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我們要想還在青陽鎮生活下去,那就絕對不能讓陳家還存活,我們要想盡一切辦法,動用一切力量,來掀翻陳家,只有如此,我們兩家才能夠繼續留在青陽鎮,而寧山涯,便是我們唯一的依仗,雖然我們兩家精銳弟子盡失,但這些年來積攢的財富都還在,都獻給寧山涯,我就不相信,他不接受,只要接受我們的供奉,就要庇護我們。」

趙烈陽此時已經是六神無主,不過他覺得孫飛說得確實是有一定的道理,點了點頭,道:「好,就按你說的辦,我們現在就去找寧山涯。」

趙烈陽、孫飛帶著剩餘的不到三百名殘軍,一路凄涼的向著鎮守府走去。

而在陳府,此時也在處理戰後事宜,這一次大戰,可以說無比慘烈,僅是屍體便堆滿了陳府前面的那一條大街,大街之上可以說是血流成河。

陳堂軒命人開始搜刮戰利品,處理屍體,然後,便和陳雷等人返回府內,商量下一步應該怎麼辦。

雖然這一次取得了大勝,但是,也徹底得罪了鎮守寧山涯,如今孫、趙兩家,已經被打殘,不足為慮,但鎮守寧山涯,可是上面縣府派來的官員,又有著龐大的背景,並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