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一百五十八章 一拍即合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一百五十八章 一拍即合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五十八章一拍即合

荊刺君聽到上方有人居然喊他的名字,目光向上望去,發現站立著一人,他臉上立即露出了笑容,道:「原來是寧山涯寧兄,不知道你怎麼會在此處?」

荊刺君看到是寧山涯,一揮手,令大軍停了下來,然後,他這才向寧山涯打招呼。

寧山涯幾個飛縱,便從山峰峰頂躍下,落到了荊刺君身前。

寧山涯和荊刺君兩人,可以說是老朋友了,只不過,他們一個為匪,一個為官,平常里極難見面,沒想到會在這荒山野嶺相遇。

「荊兄,說來話長,一言難盡1

來到荊刺君身前,寧山涯也沒有拿荊刺君當外人,長嘆一聲,將自己這幾天來的遭遇合盤托出。

「哦,原來寧兄居然是栽在了陳家手中,實在是令人意想不到,若不是遇到寧兄,我還真不知道陳家實力居然會如此強大。」荊刺君說道。

寧山涯聽到荊刺君的話,說道:「聽荊兄的話,難道你們也是要去對付陳家嗎?」

荊刺君道:「既然寧兄問起,那麼,我也不便相瞞,正是如此,不過,我們此去,卻是不會打著血狼盜匪團的名號去的,而是會換一個身份,去圍剿陳府,殺他一個血流成河、雞犬不留。」

「哦,這是為何?」

寧山涯知道荊刺君的實力,這是一個已經達到罡煞境第八層的強者,是血狼盜匪團七大頭狼之一,一身修為高深莫測,若是他想要攻下陳家,抬手便可做到,何必遮遮掩掩?

荊刺君道:「陳府陳雷不知道什麼運氣,居然拜入了玄天宗玄雷峰門下,玄雷峰的雷瘋子鄭重警告我們狼王,一年內不準動陳家,那一個雷瘋子,我們狼王也不敢惹,不過,我血狼盜匪團不動陳家,並不代表其他勢力不能動,我們這一次來,便是要換一個身份,將陳家殺個雞犬不留,而且,做了這一票大案之後,便要脫離血狼盜匪團,永遠隱姓埋名。」

雷瘋子雖然警告狼王一年內不準動陳家,但狼王是何等自負之人,雖然暫時答應了雷猛,可是,卻並不甘心受雷猛約束。

再者,這一次,狼王又得到了一股神秘力量的幫助,那一股力量足以幫他擋下雷猛的報復,所以,狼王這才迫不及待命荊刺君血洗陳家。

只不過,雖然有底牌能夠擋下雷猛的報復,但狼王對雷猛還真是有些忌憚,所以,一些面子上的工程還是要做的。

因此,狼王才命荊刺君假扮其他勢力,血洗陳家莊,事後隱姓埋名,這樣,就算雷猛找上門來,他們也有理由可說。

寧山涯聽了,目光微微閃動光芒,問道:「不知道荊兄找到何勢力做掩護了嗎?」

荊刺君搖搖頭,道:「還沒有,不過,這片區域盜匪多如牛毛,各種勢力交織複雜,隨便扯個旗號,那還不是易如反掌之事。」

寧山涯道:「荊兄,不如這樣,我寧府的旗號如何,我寧府原本是想要將青陽鎮掌控在手中,沒想到的是,在關鍵時刻卻功虧一簣。」

寧山涯搖頭晃腦,將自己這半年多來在青陽鎮的謀划合盤托出,若是能夠藉助荊刺君的實力,想必不需要等到家族援兵到來,便能夠報仇雪恨,甚至重返青陽鎮。

至於陳雷的父親雷猛,他寧家可不怕。

「原來是這樣,若能藉助寧家旗號,那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荊刺君聽到寧山涯的要求,心道這真是瞌睡了有人送來枕頭。

雖然說隨便扯一個旗號,也沒有問題,但畢竟禁不住探查。

但若打著寧家的旗號,那就算雷猛追問查探,也絕對查不到什麼問題來。

「好,就按寧兄你說的辦。」

雙方一拍即合,確定了合作的意向。

「寧兄,不知道你認不認識此人1

荊刺君見和寧山涯達成合作意向,拿出了一幅畫像,向寧山涯打探。

「這不就是陳家的陳雷嗎?」寧山涯一眼便認出了畫像上的人,開口說道。

「什麼,此子就是陳雷1

荊刺君聽說之後,身上升起濃濃殺機,沉聲問道。

寧山涯點點頭,道:「不錯,此子確實就是陳雷,我可以項上人頭保證,對了,我身邊還有青陽鎮孫飛、趙烈陽兩大家主,他們幾乎是看著陳雷長大的,更不可能認錯,你若不相信,可以叫他們過來一同辨認。」

「好,我們一同過去1

荊刺君點頭,心中已經信了**分,不過,還是要再做最後確認。

畫像中這個少年,便是斬殺了他一千名精銳手下的那個人,荊刺君這兩天派人四處打探,卻是沒有得到絲毫消息,沒想到現在卻在寧山涯這兒得到了答案。

很快,兩人趕到了之前寧山涯他們駐紮的營地,見到了孫飛、趙烈陽兩位家主。

「孫家主、趙家主,這位是荊刺君,血狼盜匪團的頭狼之一,你們互相認識認識」

寧山涯見到孫飛、趙烈陽后,向孫飛、趙烈陽介紹荊刺君的身份。

「什麼,此人便是血狼盜匪團七大頭狼之一1

聽到了寧山涯的介紹,孫飛、趙烈陽兩人心中都極為震撼,半年前,他們還聯合陳家消滅了血狼盜匪團的一支匪軍,現在,居然站在了血狼盜匪團一位頭狼面前,還真是世事難料、造化弄人。

「孫家主、趙家主,我知道你們曾和我血狼盜匪團有仇,不過,那都是因為陳家,這是過去的事情,我們翻過這一篇,是恩是仇都一筆勾消,後面的路還長著呢,我們還要團結一致、精誠合作才是。」

荊刺君不愧為頭狼之一,城府極深,只是兩句話,便將眾人過去的恩怨化解掉。

孫飛、趙烈陽兩位家主一愣,本以為會被興師問罪,沒想到居然這麼輕鬆便揭過這一篇。

兩人當下哈哈大笑,道:「荊大人說的沒錯,這件事情的根源,還是在陳家,我們兩家只不過是盲從罷了,從此之後,我們彼此間的恩怨一筆勾消。」

荊刺君見打消了孫飛、趙烈陽兩人的疑慮,這才將那一副畫像拿出來,道:「還有一事要麻煩兩位家主,此人二位可曾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