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一百六十三章 襲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一百六十三章 襲殺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六十三章襲殺

而此時,荊刺君一行人,則是還在以正常的行軍速度向著青陽鎮行進,按照他們的行軍速度,還有一天時間,便能夠抵達青陽鎮,血洗陳家莊。

「荊兄,陳家實力不弱,你萬萬不可調以輕心呀1

寧山涯吃過陳家的虧,所以,路上他反覆多次提醒荊刺君,對於陳家,一定要提高重視,否則,很可能會吃虧。

面對寧山涯三翻五次的提醒,哪怕荊刺君一開始聽進去了,現在也有些煩了。

寧山涯道:「寧兄,你怎麼如今變得婆婆媽媽了,一個小小的陳家莊,以前我隨便一支麾下軍隊,便能夠將陳家莊血洗,如今我親自帶隊,又有你們幾位高手同行,無論如何,這陳家莊也不會翻盤吧。」

寧山涯想了想,確實想不出陳家有什麼能力對抗這支隊伍,點點頭,道:「確實,很可能是我多慮了。」

然後,寧山涯不再多說,而是隨著大軍,向著青陽鎮逼去。

行了將近百里,寧山涯再次說道:「荊兄,前面便是鷹愁澗了,此地險絕,是最易遭遇敵人埋伏之處,還請多加小心一些。」

荊刺君笑笑,道:「寧兄多慮了,你看這是何物?」

荊刺君指著半空激飛而至的兩個黑色小點,笑著說道。

這兩個黑色小點,穿過雲層,若兩道流星一般,眨眼間出現在了荊刺君面前,卻是兩頭蒼俊無比的黑色鷂鷹,卻生著一隻狼頭,顯得極為可怖。

「此物叫做狼鷹,是我血狼盜匪團專門用來傳遞消息所用,這上面便記載著前方斥候傳遞來的消息,你可親自打開一觀。」

荊刺君無不自得的說道,寧山涯能夠想到鷹愁澗很可能會遇到埋伏,他這個老行伍又怎麼可能會忽略這麼重要的事情,早已經提前安排斥候前去打探了。

寧山涯打開狼鷹腳上綁著的竹筒,取出一個短小的布帛,上面寫著一行字:「一切正常,可快速通行。」

另外一隻狼鷹所帶來的消息,與這一隻一模一樣。

寧山涯雖然心中還是有些發慌,但是既然血狼盜匪團斥候傳遞迴來前方平安的消息,那麼,想必是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好了,寧兄,且放寬心吧,一定不會有問題。」

荊刺君哈哈一笑,策馬揚鞭,一馬當先向著鷹愁澗趕去,寧山涯等人,只得加快幾步,策馬跟上。

而此時鷹愁澗,血狼盜匪團的幾名斥候,早已經被悄無聲息滅口,屍體處理的乾乾淨淨,沒有留下一絲痕。

這些異族戰場退役的老兵,做這種事情駕輕就熟,彷彿如同本能一般。

陳雷看著下方這些人冷靜的擊殺發出平安消息后的血狼斥候,心中甚是佩服,這才是真正的精兵,將來陳家的弟子們,若有機會,也都要送上異族戰場進行鍛煉,只有從異族戰場活下來的,才是真正的精銳。

很快,荊刺君和寧山涯一行人便踏入了鷹愁澗。

鷹愁澗,如同一線天一般,是一條極為狹窄的峽谷,只有一條最多只容兩人並排前行的崎嶇山路,其他地方皆是峭壁險灘,難以通行。

一進入鷹愁澗,哪怕是得到了斥候消息,知道這裡十分安全的荊刺君,也不由的感覺到了一股壓力,這裡的地形實在是太險惡了,任何一名有著領軍常識的人,都會下意識命令自己的軍隊迅速穿過這樣一片險惡的地形。

「加快行軍速度,全速通行1

荊刺君心中有些焦燥,直接下達了全速通行的命令。

而隨著命令的下達,整個血狼盜匪團的成員們,不由紛紛加快腳步,行軍速度大大加快。

「殺1

待所有的血狼盜匪軍全都進入鷹愁澗后,突然,一聲巨喝在空山峽谷中回蕩。

然後,便見到無數巨石、油罐、箭矢等鋪天蓋地一般,向著鷹愁澗內的血狼盜匪軍砸去。

瞬間,這些巨石、油罐、箭矢等物,便將鷹愁澗唯一的一絲亮光遮擋住,將血狼盜匪團殺得傷亡慘重。

隨後呼嘯而來的,更是上千支的火箭,眨眼間,整個血狼盜匪軍便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從上空望去,下方宛若一條燃燒的狂蛇一般。

「有埋伏1

軍陣中,響起了荊刺君凄厲的叫聲,他手中多出一桿血色長槍,舞得密不透風,將砸向他的巨石、油罐等全都掃飛,撞在了兩側的峭壁之上。

至於寧山涯、孫飛、趙烈陽以及血狼盜匪團的一些高手,反應迅速,一個個施展功法,將砸向自己的這些巨石、油罐一一掃飛出去,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

但是,那些血狼盜匪團的一般成員,卻是遭遇了滅頂之災,被一輪巨石、油罐、火箭襲殺,只是一輪,便死傷了約有五成左右。

「殺1

一聲怒吼,埋伏在四周懸崖峭壁上的雇傭兵們,一個個嘴叼兵刃,雙手拽著長長的繩索,從懸崖峭壁飛落而下。

然後,這些老兵們如虎入羊群一般,衝進盜匪群中,向著這些被一輪突然打擊打懵的盜匪們展開了瘋狂而激烈的攻擊。

這些退役的老兵,一個個皆是百戰鐵血士兵,出手乾淨利索,每一刀每一劍,都直奔對方致命的要害招呼,他們人數又佔據優勢,僅是片刻間,剩下的二千多名血狼盜匪團的盜匪,便如同待宰羔羊一般,傾刻間被滅殺一空。

「好大的膽子,找死1

荊刺君看到這一幕,目眥欲裂。

這些都是跟隨了他十幾年的老部下,彼此之間的感情深厚,情同手足,轉眼間,被人幾乎全滅,荊刺君哪裡還忍得祝

他怒吼一聲,手中長槍帶起一片赤紅的火焰,便向著人群之中掃去。

周圍的無數巨石,在血焰高溫之下,傾刻化為岩漿,甚至於一些堅硬的岩石,被荊刺君這一擊散逸的勁氣切裂,露出深不見底的光滑裂痕。

「休得逞凶1

陳雷手持金光,縱身躍出,手中金光綻放萬丈金光,攔下了荊刺君,將荊刺君掃向眾人的那一槍完全接下。

「轟轟轟1

血焰與金光相撞,瞬間炸開,發生了巨烈的大爆炸,周圍無數巨石直接被炸成了齏粉,碎石、氣浪向外翻滾,直接將方圓百米內的所有人全都掀飛了出去,重重撞在了峭壁之上。

而這個時候,陳堂軒也出現,身形一晃,攔在了孫飛、趙烈陽兩人面前。

「原本想放你等一條生路,你等偏偏不知道珍惜,今天就將命留下來吧。」

陳堂軒看向孫飛、趙烈陽兩人,徹底動了殺機。